温梨雨沈辞

温梨雨沈辞

主角:温梨雨沈辞
作者:佚名
时间:2024-02-04 12:21:38
状态:连载中
简介:

小说《温梨雨沈辞》,经典来袭!温梨雨沈辞是书里的主要人物,也是作者佚名精心所出品的,阅读无广告版本更加精彩,简介如下:“既然人都来了,那我们就好好说道说道,这事要怎么处理吧。”村长无视了周婶不满的眼神,“周艳你早上往沈老大身上泼……

温梨雨沈辞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过来的人是李婶的小儿子,叫王岩,不过大家都习惯叫他石头。

“是石头啊。”村长王建国摆了摆手,“有点小事,沈老大在不在啊?”

“在哩!”王岩在前头领着大家进去,半路才看到自家老妈,“诶!妈你咋也来了?”

“现在才看见我,你这眼神儿啊!”李婶抬手捶了他一下,就看到自家傻儿子看着温梨雨挪不开眼。

她翻了个白眼,拧着他的耳朵,“别看了,眼睛都掉人家身上了!”

王岩哭着喊,“妈!妈!疼啊!!”

他一边喊一边觉得丢人,怎么能在这么个美女同志面前拧他耳朵呢!!

“噗…”温梨雨看着李婶这样欺负自己儿子,忍不住笑出声。

而直面温梨雨笑容的王岩直接看直了眼,眼珠子差点从眼眶里掉下来。

他这副傻样让李婶又气又好笑,一巴掌把他拍懵,提溜着自家傻儿子往前走。

不知道李婶说了什么,王岩的表情就从欣喜若狂变成黯淡无光。

他又看了一眼温梨雨,大男人眼中都冒出难过的泪水,哭着跑到村长前头带路,再不看温梨雨一眼。

“李婶…”温梨雨也察觉到了些许不对劲,有些为难的皱眉。

“没啥事,小雨不用放在心上。”李婶豁达地挥手,“就得让他这臭小子难受一下。”

厂里虽然通风做得还不错,但是味道不算好闻,各种家禽的气味混杂在一起,让在温梨雨感到十分不适。

厂里到处都是忙碌的人,每个人都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有条不紊地处理着事情。

村长一行人数众多,厂里又大部分都是村里的年轻小伙子,他们纷纷探头探脑,出声询问。

“村长你们咋来了?还来这么多人啊?”

村长王建国一看,是村里的小伙子,先教训了他一嘴,“我们找沈老大有点事儿!不关你们的事儿!都认真干活啊,别辜负了人家沈老大的信任!”

“原来是找老大,难道老大又要招人了吗?”

许多同个岗位的人凑在一起,就着这事儿聊了起来。

“妈呀,二狗快看!中间有个仙女儿!”

“哪呢哪呢?”

“嚯还真有,她是谁啊,怎么还抱着咱们沐沐?”

“草,不会是老大媳妇儿吧?”

“还真有可能,昨天小羊不说了他去接老大媳妇儿,还说人长得特美。”

“哎!我咋没这种从小定下的漂亮媳妇儿啊!”

温梨雨走到哪都能感受到周围射来的视线,有的只是好奇和欣赏,有的视线却让她觉得非常不适。

她尽量走在婶婶们中间,用她们的身形挡着自己。

沈辞从一栋小楼里跑出来,目光快速掠过所有人,落在温梨雨身上。

他看到温梨雨抱着沐沐,连忙走过去,把沐沐接到自己怀里,低声关切地问,“手酸吗?”

温梨雨接收到周围人戏谑的视线,俏生生的脸蛋浮现出一朵红云,“…还好。”

“嗯咳。”村长王建国对着他们咳嗽一声,“沈老大啊,我们来可是有正事的。”

村长的语调中也带着善意的调侃,沈辞依依不舍地收回视线,心里正遗憾自己没有相机,没办法把媳妇儿这么可爱的一面拍下来。

“大家到那头说,这太阳大,晒。”沈辞一手抱着女儿,一手牵着媳妇儿,带着大家走到用塑料薄膜和麻袋随意搭起来的遮阳棚底下。

至于另外三个孩子,沈辞只是伸手挨个摸了摸脑袋,就没管了。

反正沈亭君三人经常来厂里帮忙,对路线都熟悉得很,丢不了。

这里是工人们吃饭的地方,随意地摆着十几张凳子和几张大桌。

温梨雨心里雀跃地被他牵着走,因为很舒服,忍不住用手指扣了扣他手掌的老茧。

刺刺麻麻又有些疼,但是更多的是舒服的感觉。

“别闹。”沈辞脚步微微一滞,靠近她,小声地警告后看了她一眼。

他目光深邃,里头含着温梨雨看不真切的情绪,像火焰,又像海啸。

温梨雨默默移开视线,低头抿了抿嘴唇,不让自己笑出声。

沈辞和她都没看到,不远处养鸭区,有个身型略微瘦弱的男子,盯着温梨雨的侧脸看直了眼。

大家在棚里各自坐下,沈辞把沈沐沐从怀里放下来,让沈亭君他们带着妹妹去别处玩。

他随手掏出几个木头玩具塞到孩子们手里,给他们带着玩。

木头拼装玩具是沈辞自己抽空做的,类似古代的鲁班锁,木头表面都小心地磨平磨光滑,没有木刺和尖锐的地方,可以让小孩随便玩。

四个小孩手牵手离开这里,去不远处的溪边找其他孩子,留下的就只剩下想要帮忙或者看热闹的村民。

村长看了眼时间,没多久他儿子王伟就带着周婶一家过来。

原本王伟在周家没找到人,是有人告诉他看到周艳一家子在村门口,他才赶过去,正好赶上,拦下他们。

周婶过来时满脸不情愿,要不是王伟围着她,说她要是不来,沈辞就报警,她才不想来。

不就把粥泼他身上了吗?这有什么大不了的。

沈辞皮糙肉厚的,又没受伤也没破相,一个大男人,至于这么小气吗?

况且她儿子以前可是救过小沈的命啊!

周艳越想越不担心自己会被怎么样,理直气壮地仰着头,用轻蔑的目光扫视在场的所有人。

目光掠过温梨雨时,狠狠瞪了她一眼。

小沈也是,为了个刚来的女人竟然一点面子都不给她,被泼也是活该!

现在把她找过来做什么?又没真把人泼破相,哼。

“既然人都来了,那我们就好好说道说道,这事要怎么处理吧。”村长无视了周婶不满的眼神,“周艳你早上往沈老大身上泼热粥,按道理说,你应该给他二十块钱当医药费…”

“什么?!我不给!”周婶嗓音尖锐地打断村长还没说完的话。

二十块钱!这能买多少肉了!这是要她的命吗?!

“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展开全部

章节目录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