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雁洛屿泽

洛雁洛屿泽

主角:洛雁洛屿泽
作者:佚名
时间:2024-02-04 16:09:50
状态:已完结
简介:

洛雁洛屿泽是一部令人陶醉的精彩小说,由佚名精心打造。故事围绕着主角洛雁洛屿泽展开,情感细腻而深入,洞察力极强。这本小说揭示了关于仇恨和爱情的精彩故事,赢得了广泛推荐。“四妹妹,庙会开了,我带你去瞧瞧......”思绪愈飘愈远,忽被一声冷嘲打断。“只不过是一妾室而已,有什么值……

洛雁洛屿泽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爷,让妹妹跟我一辆马车吧,正巧我能教教她规矩。”

沈思琼放弃跟洛屿泽同乘马车的机会,扯着洛雁向后挪了一辆马车。

余清婉也要去,但她要跟着穆编修一同去。两家错开一点时间,方便入门同主家寒暄。

洛屿泽并没拦着,眸光却不自禁地落到那一抹淡红身上。

洛雁比沈思琼要慢一步,当她踩着车凳上车时,明明还差一步。

素莺装作没看见一样,直接伸手抽车凳,幸好石榴眼疾手快,直接把素莺的手挡掉,才没让洛雁出洋相。

出洋相是小,要是真破了相,就不好了。

素莺的心思被看穿,霎时耳根一红。

洛雁却无暇顾及素莺,掀开帘子进入车内,她拘谨地坐在沈思琼身侧,余光不敢乱晃。

最终还是沈思琼先开得口,“妹妹今日这打扮从何处学的?”

沈思琼眼下扬出不屑,打扮得再好看有什么用,妾就是妾,怎么都比不上她这个正妻尊贵。

洛雁觉察出沈思琼都试探,故作惊慌道:“奴婢愚钝,不知这种打扮可犯了禁忌?奴婢粗鄙之人,从前从未参加过如此重要的场合,昨日为了这宴席,奴婢愣是吃不下饭呢。”

沈思琼扯唇一笑,不过是个胆小的人罢了,连参加个宴席都战战兢兢,难成大器。

爷宠着她,不过是相中了她这张脸吧。

沈思琼得意地扬眸,“还算得体。”

沈思琼不得不承认,她虽然胆小,但还算聪明。她今日的打扮,于情于理都在应有的规制内,明艳但不显富贵,也越不过她这个主母。

沈思琼手中的帕子暂时得以松弛,素喜递过来半杯热茶,“夫人,离今日要去的地方有一阵距离呢,您喝口茶润润嗓子。”

沈思琼接过茶杯,轻轻抿了一口,随即又用帕子拭唇,仪态端庄。

她重新抬眸打量洛雁,神色已然恢复平静,“今日这宴席并非为你这种人所设,所以你也不必过于拘谨,坐在那席上,尽管吃喝就成,切记一道吃食不可叨三遍,否则便会让人家笑话我们洛家的人贪嘴。”

“你虽为妾室,但出门在外,也代表了洛家的颜面,以及我这主母的颜面,要是你哪里做的不好,旁人告状到我这里,我回去定要罚你。”

洛雁点了点头。

实际上,对于这种宴会,她从前并没少去。

虽都是小时候,印象却极深。

左不过是因为这庶女的身份被人针对,再加上她这张脸生得妖艳,常被那些贵女们形容是狐媚子转世,次次去,次次受尽冷嘲热讽。

后来,她便装病不去,渐渐地,也就没人请她了。

毕竟她只是个庶女,去了,不过是给她们提供了些乐子,不去,她们也没什么损失。

沈思琼说完,便当洛雁听了进去。反正这规矩她也没什么可学的。

一个妾室,本就接触不到那些夫人们,她只管跟别的妾室打好照面就成,反正她们才是一路人。

洛雁清楚自己跟余清婉坐不到一起,于是便想着找一靠边的位置图个清净。

这京中贵女每年都办春日宴,洛雁第一次听说还有秋日宴。

想必是这地方官员为寻个由头请洛屿泽两人出来,便借口办了这秋日宴吧。

春日是万物复苏时,那这秋日便是万物结果时。

胡县令将这宴席设在自己在郊外的宅子里,面积颇大,男宾与女宾娱乐的场所也是分开的。

客人还没到齐,又不是用餐时辰,女眷结伴入了后院,大多是在玩乐。

项目同春日宴上有的也没差多少,除了乐舞、抚琴、投壶、捶丸等,还多了些洛雁从未见过的乐子,例如傀儡人偶,听说是胡夫人专门请了人偶班子来表演的,绘声绘色的人偶说书唱戏确实惹人稀奇。

除了这人偶,还有毛毽子、打马棋和解玉板,设宴的人还拿出了不少稀奇玩意儿设筹,引了不少人来解。

沈思琼才刚到,就被众星捧月般围了起来,也无暇顾忌洛雁。

洛雁得了空闲,便领着石榴在院中闲逛。

不得不说,这外宅竟修的这般气派,亭台楼阁恨不得耸云而立,假山奇石四处罗列,二人漫步在绿荫花径间,听得潺潺流水,嗅得菊香四溢,更有灌木里传来的蝈蝈声增添灵气。

远远地,见一亭子,里面坐了六七名少女,正在缝香包和编百索。

洛雁走过去,并没强行介入她们,而是静静站在一旁观望。

亭中的少女有几人已经把想把上的图案绣制完成,还有几人刚打算开始,在她们面前,还摆放的一堆木盒,上面分别贴着“藿香”、“茱萸”、“艾叶”、“肉桂”和“樟脑”等药末,非过节时,这香包不过图一乐子,做完后也是彼此互赠。

还有那百索呢,就是用五彩的丝绳拧成手链,送给自己的心上人或是珍重的家人可以祈求平安长寿。

旁边的少女注意到她这个外人的参与,竟抬手递给了她一块布料和一根针,洛雁也有些忍不住,抽了几根用得到的丝线,打算在这香包上绣一只蝴蝶。

少女间,绣香包是次,闲聊是真。

不知是谁先扯了话题,“我听说,这次科举的新科状元还有探花郎也会过来,不知道长相如何?”

“定然不会差到哪里去,我兄长说过,能过殿试前三甲,容貌定然生得极好。”

“是了,我听我嫂子说,这状元郎的相貌是数一数二的好,这探花郎嘛,虽然差一点,但也俊朗。”

“只可惜,那状元郎已经娶过妻子了,还是首辅家的女儿,要嫁过去,只能是贵妾。”

“算了,我娘说过,宁为寒门妻,不为高门妾。”

“贵妾跟普通的妾又不同,也能掌家。”

“毕竟是嫁到京城去,他们那的贵妾定然比我们这小地方的更尊贵。”

“......”

几人似乎很相熟,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很快便有人注意到洛雁绣的蝴蝶,少女止住闲话,只剩惊叹。

“天啊,这蝴蝶绣的也太妙了,竟跟真的一般。”

“这么小的图案,却能绣的如此精密,我娘的女红都不如这位姐姐。”

“别说你娘了,就连我家重金请来的绣娘都不如她。”

“不知姐姐是谁家的......嗯,姐姐已经嫁人了?”

嫁人的女子需要盘发,未婚配的少女既可以散全发也可以半扎。

洛雁起身见礼,“奴婢便是你们口中那位状元郎纳的妾室,姓洛,单字一个雁。”

真是说曹操,曹操到。

一绿衣姑娘站出来化解尴尬,“娘子莫要笑话我们,我们不过是过过嘴瘾。”

洛雁笑笑,“姑娘们的聊天,怎能当真呢。”

有了她这句话,众人便安下心来,没一会儿,竟同她热络起来,“洛娘子,状元郎当真如传闻中那般俊美吗?”

展开全部

章节目录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