棠清婉黎行野

棠清婉黎行野

作者:佚名
时间:2024-02-05 11:41:04
状态:连载中
简介:

虐心十足的豪门总裁小说《棠清婉黎行野 》,讲述主角棠清婉黎行野的爱恨纠葛,作者“佚名”倾力创作而成,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如下:他不紧不慢地摆摆手,窗户的阴影就消失了。“……你大爷的!”棠清婉暗暗骂了一声。正要下床,直接提鞋跑回去。却……

棠清婉黎行野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黎贤宇紧皱眉头,既不可置信又生气,他抵了抵后槽牙:“说我丑,你是眼瞎了吗!谁不知本大爷人见人爱,车——”

“滚开啊!”黎江媛觉得靠近黎贤宇之后,空气都不清新了,拍拍貂绒的灰尘,就踩着高跟鞋走了。

黎江媛从黎贤宇身边擦肩而过,他看到了黎行野眼神凛冽,像野狼一样不动声色地盯着猎物。

但也只是一瞬间,凶气收敛,随着黎行野远去的身影消散干净。

一众人,包括保镖都走远了。

黎贤宇极怒反笑,眼里闪烁着狠厉的光。

区区一条黎家的野狗,却始终摆不清自己的位置。

沙子就是沙子,就算混进黄金堆里,也还是不值钱。

黎行野能活到现在,都是那个女人造成的!

他,早该死在四年前了。

黎贤宇越是细想,怒火就越是灼心。

不过,现在死,也不晚。

正当他怒意滔天的时候,一个呆呆的慢半拍的保镖,完全不知状况。

还过来好心地拍拍黎贤宇的肩膀:“快走,待会儿要被头儿骂了。”

黎贤宇的眼神要刀人,点点自己身上五百万定制的花西装:“你看我长得像保镖吗?”

保镖认真打量,一本正经说道:“你第一天来干活吧?保镖得穿黑西装,不能穿这么花哨。”

压低声音:“会压咱们老板的风头。”

黎贤宇刚刚收回的拳头,毫不收劲儿恶狠狠地砸到了保镖脑袋上。

一拳不够,又补了几脚。

保镖踉跄地跌倒在地上,一脸懵圈地看着怒气冲天的黎贤宇。

“我TM是你老板!”

往老宅回去的路上,车里很安静。

棠清婉看到黎司宴嘴唇结痂的疤,不动声色地收回了眼神。

其实她现在的心思根本不在黎司宴身上,也忘了现在为何要回黎家。

黎贤宇的出现,让她整个人的神经都紧绷起来,哪怕车里开着暖风,她的手还是冰凉得缓不过来。

四年前,她护下的黎行野,差点就死在黎贤宇的手里。

黎贤宇,黎司宴,还是黎家……群狼环伺,虚虚实实,或许她根本分不清到底是谁要杀一个孩子。

以至于哪怕救活他,却换来他一次又一次的主动寻死。

她的指甲随着蜷进的拳头,嵌进了掌心里。

不应该,她不应该相信黎司宴……

不应该答应黎司宴,放他回来。

“怎么了?”平静的声音将她的思绪拽了回来。

黎司宴轻声问:“清婉?”

他看到她的脸色愈加凝重,呼吸的声音逐渐急促得有些不正常。

她闭了闭酸涩的眼睛,缓缓地长舒一口气,摇了摇头:“我没事。”

黎司宴又问:“海风太冷,你穿得少,是不是着凉了?”

她胸脯因呼吸很明显地起伏着。

棠清婉掀起了眸子,看着黎司宴,眼底的情绪被极力压制着:“黎贤宇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黎司宴眼神沉了沉,读懂了她的质问,却回答得平淡:“接我们回黎家。”

顿了顿,他补了一句:“不用担心,现在他不是问题的重点。”

他,是说黎贤宇,还是在说黎行野?

棠清婉冷声说:“你记得自己说过的话吗?”

“黎老爷子听棠远志说,你和我同居了。”黎司宴神色平静解释了黎贤宇忽然出现的原因,没有顺着她的问题继续说。

棠清婉微微蹙眉,敛神时,方才恢复了几分冷静。

明白了黎贤宇那些话是什么意思。

他是奉了老爷子的命爷爷来接他们回老宅。

从棠家能出来,本就是是借由黎家要见她的幌子。

这几天家里没有任何动作,她也没回去。

一方面是不想被棠家发现,否则棠远志不知又要如何煽风点火;另一方面,就是不想惊动黎家。

可眼下,因为棠远志,显然已经超过了她的预料。

却也是某种程度的意料之中,棠远志还是一如既往地不择手段。

不过,黎家纵然对这桩联姻颇有微词,但是黎老爷子却一直很看好棠清婉。

至于原因,她也不清楚。

刚刚黎司宴提到的让她不用担心,是因为他们纵然看不惯棠清婉,可看在黎老爷子的面子上,也不会太明目张胆地作妖。

但她的家人,却成为了最毫不留情的捅刀子的人。

实在讽刺。

眼下不管这消息是真是假,黎老爷子都只当真的来看。

她又想起母亲的念念有词,像魔咒一样压迫着她的灵魂。

——若是,能和司宴有个孩子,自然就能稳住黎家的心。

所以他们还是在逼她,包括她的母亲。

即便知道她因何而逃,也还是要逼她为黎家生个孩子,拴住黎家人的心。

黎司宴金丝眼镜后的眼神晦暗不明,将她的沉默和隐忍看在眼里。

她语调毫无波澜:“就算他没有跟爷爷说,在大家心里已经默认了。如今说出来,也没什么大不了。”

“嫁我……”他轻声开口,不辨情绪,“你愿意吗?”

棠清婉摸不清他到底怎么想的。

但脑海里出现两个画面。

一个是昨夜隔墙听到的声音。

另一个,是他当初的见死不救。

若没有是是非非,她应该是愿意的。

至少不会像现在这样,不适的厌恶感越来越强烈。

哪怕像现在这样平静的说几句话,都觉得难熬。

她冷声说:“两家亲事已是定局,有何不愿?”

有何不愿,既是她的回答,也是她的反问。

“你是在给我反悔的机会,还是给你自己找一个反悔的理由?”

黎司宴没有说话。

棠清婉继续说:“既是互相利用,何必要问这些没有答案的问题。”

“那黎行野呢?”

话音落。

棠清婉原本垂着的眸子,缓缓掀起。

棠清婉有时候真的佩服黎司宴的面不改色。

“你与他的家事,我没资格做定夺。但我作为你的未婚妻,应当与你站在同一条线上,支持你的决定,不是吗?”棠清婉轻笑,“你也有权利告诉爷爷实情。”

回到黎家,棠清婉放包的时候,就已经有佣人走过来了。

黎老爷子责怪黎司宴:“明知清婉有了身孕,还带她出去疯玩,像什么话!”

棠清婉看向黎司宴,想看看他究竟要怎么回答。

“什么?谁怀孕了!”黎江媛大为震惊。

展开全部

章节目录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