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灾年,我娇养了四个反派

穿越灾年,我娇养了四个反派

作者:小茳儿
时间:2024-02-06 10:30:19
状态:连载中
标签: 穿越 反派
简介:

知名网文写手“小茳儿”的连载佳作《穿越灾年,我娇养了四个反派》是您闲暇时光的必备之选,宋轻舒姜尚仁 是文里涉及到的灵魂人物,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她从原主记忆力知晓田氏把家里的银钱和粮食都藏在了杂物间,进了杂物间,一直没动静的空间突然诈尸了。【……

穿越灾年,我娇养了四个反派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第14章

装昏倒?装昏倒好啊!这种经典戏码最有意思了!

“我来!”

宋轻舒从头上拔下一根细簪子,招招手让姜尚仁做戏,“情况紧急,我之前在镇上学过一些急救手段,通过**脚底的穴位可以使她快速清醒。阿仁,去搬块石头来,让我磨磨针头,方便扎针。”

“针?那么大的簪子!”

“我天啊!这一下捅下去,脚底板不得被捅烂!”

林欣死死掐着手指的肉,哭着把林母揽在怀里,不肯把人交出去。

再纠缠下去肯定又要闹起来,宋轻舒的目的可不是这个。

她可不打算随便吓唬吓唬那对母子,就放水让她们离开。

目前核心的还是要解除村民的顾虑,这样买卖才能重新做起来。

想到这里,她看向其他人:“现在人多,我正好跟大家说一声。”

“刚刚这里也有几个人听到的,所谓的猪下水有毒,只是林家母女故意散播的谣言!朱家婆子可以给我作证。”

其实谣言就是朱家婆子跟自己几个姐妹散播出去的,她一张老脸羞得通红,哪里还会藏着掖着,恨不得把林母当时的表情都模仿出来:“那个女人手段高明的嘞,她不直接跟我说猪下水有问题,还做出一副想说又不敢说的样子,说什么以前在大户人家见过,这种东西吃死过狗,反反复复在我耳朵边上念叨。”

“我问她内脏是不是吃不得,她就做出似是非是的表情。那不就是引着老婆子这么觉得吗!然后她哄着我去跟别人说这件事,故意做出怪里怪气的模样,让我觉得事情严重......”

朱家婆子握着宋轻舒的手拍:“我没想害你啊......姜家的,你别记恨老婆子......”

这才算真正的真相大白,人群里一片唏嘘。

宋轻舒轻声细语地安慰一阵,招呼姜尚仁挑着担子回家。

“我知道大家其实也很想知道这东西到底如何,是不是真的和传言一样吃着和闻着一样香。”

“这样吧,我待会在家门口摆个桌子,大家都可以来免费尝一尝......你们觉得怎么样?”

怎么样?这可是天上掉下来的便宜!

大家当然是笑着起哄,互相开几句玩笑,气氛一下被调动起来,重心也迅速转移到另一边去。

原本只是卖东西,大家就算知道也不会多往心上去。得益于林家母女造的谣,许多人都记着有人在把有毒的猪下水做成香喷喷的东西害别人,现在谣言一澄清,来的人比预期的还要多。

许多人尝完后趁着头脑发热又买点回家,今天剩余的十几斤卤味很快就在村子里就卖光,最后几斤还是人们看着罐子已经快要见底,索性凑凑钱一并买走。

大家的生活都不容易,让他们偶尔掏一次钱已经是靠煽动,卤味摊子不能一直只在村子里。

这个晚上,姜尚仁还去找之前约定好的猪肉老板协商过以后,都提前一天提供猪下水。隔天起,他们跟着赶集的人潮先去镇上,把凌晨就开始做的卤肉支起摊子卖。

起先只是附近村子的人听说了传言过来凑凑热闹,很快就有许多城镇里的人也被香味吸引过来。

城里的人购买力要强的多,这东西好吃又算不上真的多奢侈,有人一订就是五斤十斤,买回家当礼送。

几天下来,每天三十斤猪下水反而不够卖,饥饿营销的效果达到了,每天也只需要高强度忙那么几个时辰。

宋轻舒对现在的生活非常满意,唯一觉得难受的是每天都要来回跑,她甚至开始琢磨自己身上这几十两银子够不够租个好点的店面,再买个院子,以后就住在镇上。

要么再去找找专门做肉猪生意的,多订点猪下水,把卤味生意扩大些?那收入一定能翻几倍,等手里流动资金足够,还可以雇信得过的人打下手......

梦还没做完,坏事先来敲了门。

那天他们刚卖完卤味,宋轻舒一边琢磨一边走在前面,姜尚仁挑着空担子跟在她身后,两人正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要怎么实施接下来的计划,说着说着,宋轻舒身后就没了动静。

“咋,你不喜欢那个老板咱就不买他家的呗,不吭声啥意思?”

她回头,才看到姜尚仁已经放下担子,蹲在地上扶着脑袋,迷迷糊糊地不断睁眼闭眼。

“阿仁!”

宋轻舒反应过来,跑过去扶他的这么点时间,姜尚仁已经闭上眼倒在路边。

她慌忙扶起姜尚仁的上半身,朝旁边的路人求救,“谁来帮忙搭把手啊!附近哪里有医馆?”

“这是咋的了?”

“医馆在隔壁街呢,哥!来帮把手!”

有个小伙子吆喝一声,他和他哥就真的把他们用来运货的板车腾出来,直接把姜尚仁放上去,推着板车走得飞快,宋轻舒小跑着才能跟上。

好在有他们帮忙,板车直接推到医馆门口,小伙子和医馆的人把姜尚仁一同抬进的门。

中间无论板车怎么颠簸,周围如何嘈杂,姜尚仁始终双目紧闭,在梦中依旧皱紧眉头,显然也正遭受着痛苦。

“你们家这个小伙子情况......很不对劲啊。”

今天在医馆坐镇的是个须发全白的老头,他先是检查姜尚仁的面部特征,看看眼珠子,看看舌苔,紧接着又给人把脉,一边把脉一边问,“你是他娘?他最近应该挺虚弱吧,你们家里人都没事?”

“最近家里生意做起来了,每个人都忙昏了头,我以为他只是忙累着了......”宋轻舒喃喃自语,“不是累狠了吗?家里其他人都挺健康的。”

“那不应该啊,你们吃什么了?”老大夫眉头紧锁,他一辈子没出过几回这座小镇,就算阅历再丰富,所学到的东西也十分局限,“你也让我瞧瞧。”

这会儿顾不上男女有别,老大夫给宋轻舒把过脉,脸色更加难看。

“也不是说找不到病灶......但他全身好几处出了问题,肺和胃最为严重。若说一同吃住的家人都健康,那需得知道他独自接触过什么。”

问题就在于现在病人已经昏迷,当然回答不上来,宋轻舒琢磨半天,在脑海里不断排查他们这几天的行动路线。

难道是......那个?

展开全部

章节目录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