郡主重生,大杀四方

郡主重生,大杀四方

主角:芫芫沈煦
作者:雪染江山
时间:2024-02-06 10:48:46
状态:已完结
标签: 重生 郡主
简介:

《郡主重生,大杀四方》这部小说看得很舒适,有一种越看越想看的感觉,雪染江山笔下这部小说有一种神秘色彩,还有小说还有很多笑点令人看得不乏味.非常不错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婆母很快反应过来,拉着我的手,假装亲昵:“娘日日盼着你回来!只是你回来没说一声,这也没什么准备,怕怠慢了你。”……

郡主重生,大杀四方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第三章看清真面目

絮絮一直都是个善解人意的好孩子,上一世,她也是一直希望我跟储茗兰和平相处,她一直被储茗兰欺骗,直到最后,我死了,她被储茗兰嫁给一个死了五个老婆的老头,最后被那个有怪癖的老头折辱致死,沈蓉絮才知道那一生被储茗兰欺骗。

这一世,我便要帮助沈蓉絮提早认清楚储茗兰的真面目。

于是,我停下脚步,稍作停顿,站在沈蓉絮的面前,与她认真对视:“絮絮,娘并不是挑拨你跟储茗兰的关系,只是想问你一句,你上次生病,你清醒的时候,是不是一次储茗兰的面都没有见过?”

沈蓉絮点头:“嗯,那个时候兰姨受不住晕了过去,没办法再来照顾我。”

我冷笑一声:“你昏迷不醒的时候,到底是谁在你跟前伺候,你只是听你身边储茗兰安排来的丫头跟你说,却从未自己见过,是吗?”

沈蓉絮不好意思的点点头:“对。”

“所以说,絮絮,眼见为实,耳听为虚,你三岁开始启蒙,启蒙的时候我便教过你,不要随意听信别人的说辞,怎么我才离开不过两年,你便忘了曾经我对你的教诲了?”

经我一说,沈蓉絮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我便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跟沈蓉絮继续说道:“当然,娘这样以最大的恶意去揣摩别人,也是不对的,所以,你应该多去听听,多去问问。”

“我......”絮絮扯着自己的衣袖,有些不知所措:“我要去问谁?”

“这府上,已经全被你祖母还有储茗兰换上了她们的人,自然是问不出什么。”

我冷笑,又摸了摸絮絮的脑袋,继续教育:“絮絮,你可以问问娘留在府上的那些老人,若是他们也对储茗兰赞不绝口,那才能说明,她是真的不错。”

“对,如果连娘的人都对兰姨赞不绝口,那说明兰姨是心存大爱的人。”

沈蓉絮抬眼看着我,眼神晶亮,可是很快,她眼里的光便又落了下去。

“可是娘留给我的沈嬷嬷,总是骂兰姨。”

骂的还很难听。

沈嬷嬷是我的奶娘,我特意将她留下照顾我的一双儿女,可我走了以后,婆母便随便找了个由头,把沈嬷嬷打发去了后院做杂役,根本不给沈书锦和沈蓉絮近身的机会。

即便如此,沈蓉絮顾念着她是我身边的老人,时常偷偷去看她,可沈书锦,却是一次也没去看过沈嬷嬷,只认为婆母说的对,沈嬷嬷手脚不干净,偷了府上的东西。

可是沈书锦却不想想,沈嬷嬷从小在长公主府,什么好东西没见过,将军府里能有什么好东西,还去偷将军府上的东西。

只是沈书锦这人,跟他爹一样,分不清好赖。

既然分不清好赖,这一世我也不再管他们,自生自灭去吧。

等我找了个由头和离,便只把絮絮一人带走。

我敛了心思,摸了摸絮絮的脑袋,便笑着说道:“絮絮,以后要用心去看人,用脑子去思考,千万不要让别人骗了去。”

沈蓉絮点头,我牵起絮絮的手继续往院子里走,却不想,沈书锦却从半路杀出来。

他看着我们的眼神带着仇恨,还带了些嫉妒。

“娘你只会说别人坏话,絮絮,娘说的一句话确实很对,你要用心去看人,用脑子去思考,你想想兰姨是怎么对你的,别让娘骗了你。”

沈蓉絮紧紧的拽着我的手,看着沈书锦的眼神中,带了一些郁气:“哥,不管怎么样,娘是我们的亲娘,谁会害我们,娘也不会害我们!”

“絮絮,我理解你许久不见娘,如今见到后,想跟娘好好相处的心情。可是絮絮,你想想,你生病的时候,是兰姨在衣不解带的在照顾你,那个时候,娘在哪里?”

“在庄子上,在养伤,在为了你爹的大业,替你爹的主子诬陷二皇子,让你爹的主子登上储君之位。”

“如果当初没有二皇子殿下错误决断,误使南北郡主受伤,你以为二皇子殿下会这么快倒台?”

沈书锦已经开始学过很多关于这方面的知识,知道一点常识。

上一世,我为了沈煦在孩子们面前的形象,并没有跟沈书锦说明真相。

如今,我才不会为了这几个**小人,自毁形象。

我的形象,要自己高大起来。

我冷笑一声:“沈书锦,你不是觉得兰姨好吗,我马上要跟你爹和离了,到时候你也可以如愿跟你的兰姨在一起了。”

沈书锦脸色难看:“娘,男人三妻四妾,这不都是正常的事情,你又为何这般善妒?容不下他人,亏得还是太后娘娘亲自教导,礼仪方面也不过如此。”

“放肆!”

我脸上黑沉下来,转头对青枝说道:“青枝!掌嘴!”

看我黑了脸,沈书锦也知道害怕了,不过是壮着胆子与我反驳:“你凭什么打我?可是被我说准了,恼羞成怒了?”

我看着沈书锦这衣服不成器的模样,脸上直冷笑。

“沈书锦,你枉议太后,有几个脑袋够你砍的?”

“作为你娘,我教导你,还打不着你?”

“你说我凭什么打你?”

“打你便打你,全看老娘心情,还需要你同意?”

对于沈书锦,仅有的母子情分,早便在上一世被他消耗殆尽了。

“你只生我,却并未养我!”

沈书锦被我说的恼羞成怒,竟冲我咆哮出这么一句话来。

我当即变冷下了脸来,甩了他一巴掌。

“沈书锦,我亲自教养你到六岁,我去上阵杀敌,庄子养伤,不过两年光景,如今我已回府,后面还是有我教导,不过是空了两年时间,便被你说成,只生了你,却并未养你?沈书锦,前六年你是吃屎长大的吗?”

说完,我便头也不回地牵着沈蓉絮离开了这个当口。

刚刚我并没想过沈书锦会跟着我们一起过来,没想到我跟沈蓉絮说的话,竟被他听去。

想起刚刚沈书锦眼中的嫉妒,我便觉得好笑。

他有什么资格嫉妒我跟絮絮亲近。

上一世,我死后,他也没落的好下场。

沈煦跟储茗兰又生了个儿子,沈书锦作为将军府中的嫡长子,自然是碍了储茗兰儿子的路。

储茗兰把沈书锦养废,直接不堪大用。

最终落了个斗鸡遛狗,无所事事,后来染上堵博的恶习,欠了人家的钱,被人家剁了手去。

沈煦嫌他丢人,根本不管他。

我的一双儿女,最终没得善终。

展开全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