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川不安徐济川

云川不安徐济川

主角:商北彦黎梨
作者:佚名
时间:2024-02-07 12:02:33
状态:连载中
简介:

《云川不安徐济川》是一部引人入胜的现代言情小说,由作家佚名精心创作。故事主角商北彦黎梨的命运与爱情、权力和背叛交织在一起,揭示了人性的复杂和社会的黑暗面。这本小说以其深刻的洞察力和紧张的剧情而备受赞誉。我只能挂断和大家说了一声抱歉。宋薇薇一愣,随即故作惊讶道:[这么巧吗,济川老师关机了黎梨姐就打不通电话,我……。

云川不安徐济川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节目采用的实时直播的录制方式。

为了增加观众的参与感,导演还在微博开通了网友投票渠道。

呼声最高的游戏将会被节目组采纳。

因为节目的创新和徐济川的空降,直播间一经开通就吸引了百万观众。

主持人浏览着投票数据开始cue流程:

「第一轮游戏,就是咱们经典的真心话冒险。不过这次大冒险和真心话的具体内

容,我们都是从点赞最高的弹幕中选择的,网友们的八卦之魂在熊熊燃烧,各位

老师可要做好心里准备哦。」

宋薇薇瞥了我一眼,笑得人畜无害。

她也是节目的嘉宾之一。

[黎梨姐姐,你怎么又迟到了。那你可要自罚一局大冒险哦。」

宋薇薇的话语看似亲昵,实则用一个「又」字将我打上了失礼的标签。

也不知道是无心的随口而出,还是有意为之。

但毕竟这次是自己理亏,我没有争辩,顺从点头。

主持人抽出一张卡牌,笑得揶揄,目光在我和徐济川之间打转。

「请黎梨老师给通讯录置顶打电话,说我想你了。」

徐济川刚拿了影帝,众星捧月般坐在C位,闻言冷笑一声,掏出手机按下了关

机键。

宋薇薇吃惊般面向镜头:「济川老师怎么突然关机了?」

于是徐济川这个无声的小动作立刻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怕有骚扰电话影响录制。]

徐济川眼神落在我身上,像是警告。

一时间,弹幕疯狂刷屏。

「黎梨真会蹭,拍戏时拉着徐哥炒CP,综艺还要拉徐哥下水。]

「我没看错吧!徐影帝是直接拉黑黎梨了!

[破案了,果然是黎梨单方面纠缠徐济川,徐济川都快烦死了。]

我对他俩的互动感到莫名其妙,顾自拨通了商北彦的号码。

但对面始终是忙音,估计在开会。

我只能挂断和大家说了一声抱歉。

宋薇薇一愣,随即故作惊讶道:

[这么巧吗,济川老师关机了黎梨姐就打不通电话,我还以为黎梨姐的置顶是济

川老师呢。」

没等我解释,徐济川抢先道:「之前剧宣合作而已,别多想。」

宋薇薇立刻羞涩地低下了头,好像这句话是专门解释给她听的。

弹幕直呼磕到了。

[我们家济川哥哥一向不喜欢参加综艺,这次突然空降肯定是为了薇薇。]

[黎狗快滚,千万别影响真cp的感情。]

[啊啊啊啊,他们好甜。薇风徐徐上大分!]

在宋薇薇的引导下,主持人似乎也觉得之前我是徐济川舔狗的传闻是实锤:

[方便透露一下您打给谁了吗?]

商北彦身份特殊,我不想被打上资源咖的标签,因此并没有公开恋情的打算。

沉默几秒,我笑着说:「不方便透露。」

网友们像是抓住了我的把柄,一个劲地嘲笑。

[黎梨强行挽尊哈哈哈哈哈哈。]

「被徐影帝拉黑,当然打不通。]

「我就说黎梨才是插足宋薇薇和徐济川的第三者!]

宋薇薇眼里是掩饰不住的得意,朝我挑衅一笑。

几轮下来,又轮到我真心话。

主持人念出了问题:「请问您近期有结婚的打算吗?」

脑海里不自觉浮现出商北彦的面庞,我隐晦道:「快了。

现场爆发出一阵起哄声,大家纷纷猜测我的结婚对象是谁。

宋薇薇优雅的神情有了一丝裂痕:「黎梨姐,您的爱人答应和您结婚了吗?怎么

会……」

她越说眼眶越红,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

我愈发感到莫名奇妙,无语地移开视线。

开录前小助理就告诉我,宋薇薇喜欢徐济川是圈内公开的秘密。

我之前和徐济川炒CP闹得沸沸扬扬,因此她可能对我会有敌意。

原本我就对雌竟没有兴趣,也不打算和暖昧上头的小女生计较。

但她三番四次找我麻烦,让我实在忍无可忍。

于是我笑得张扬,一字一句道:「我的爱人不答应我,难道答应你吗?」

宋薇薇面色一寸寸白下去:「黎梨姐,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

我支着下巴,逗趣般看着她。

她单薄的身子摇摇欲坠,匆匆捂住脸颊离开。

[不好意思,我身体不舒服。」

徐济川立刻追了出去,录制被迫中断。

休息室里。

我浏览着网友对我的恶评,正疑惑着他们对我的敌意。

徐济川突然闯进来,猛地掐住我的脖子。

[黎梨,我真是小看你了。当众逼婚是吧!我什么时候答应要娶你了!]

[薇薇从剧组摔伤才大病初愈,你就非要当这么多人的面给她难堪,非要**

她。]

[你现在就跟我去给薇薇道歉!]

毫无防备,我猝不及防地往后摔去,腰部直直撞在化妆台的边缘。

疼得我倒吸一口冷气,艰难启唇:「你在胡说什么?放开我!」

徐济川满眼都是厌恶,冷笑一声。

「哦,我忘记了,你现在的人设是失忆对吧?」

他手中的力道泄愤般加重。

我咳嗽不止几乎窒息。

崩溃地试图伸手去掰开他的手指,却被他毫不留情地拍掉。

生理性的痛感逼得我掉下眼泪,我费力地喘着气,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濒临脱力的时刻,徐济川才不急不徐地撒手。

身体骤然失去支撑点的我脚步虚浮慌乱,堪堪扶住椅背才勉强没有摔倒。

胸口隐隐作痛,我难受到开始不可控地干呕。

徐济川漠然地看着我痛苦的模样,转身从桌面抽出一张消毒湿巾,仔仔细细擦

手。

「黎梨,你不觉得自己很恶心吗。」

「徐济川,我们之间到底发生过什么?]

愤怒和迷茫交织成一张密不透风的大网,将我笼罩,堵得我心口发慌。

徐济川对我的憎恶,明显已经超过了工作矛盾的范畴。

「啧。」

徐济川讽刺般发出一个单音节,似笑非笑地扯了扯唇角。

[黎梨,在片场的时候我怎么没发现你演技这么好。」

没等我回应,门被重重摔上。

我望着镜子里自己苍白的面色,莫名觉得不安。

直觉告诉我,我忘记了一些很可怕的事情。

展开全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