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总别虐了,夫人已经死了

沈总别虐了,夫人已经死了

作者:春又晓
时间:2024-02-07 12:13:31
状态:连载中
标签: 夫人
简介:

在春又晓的笔下,《沈总别虐了,夫人已经死了》成为一部引人入胜的豪门总裁作品。主人公江晚梓沈郁寒经历了一系列惊心动魄的事件,以及与其他角色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故事情节扣人心弦,既能让读者沉浸其中,又能引发对人性、道德等问题的思考。白奕撑着伞挡在她头顶,水帘似的雨水被挡去,江晚梓迷糊间,感觉有人抓住她胳膊把她扶……。

沈总别虐了,夫人已经死了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江晚梓猛地回头。

章思思站在门口,双手环胸,身姿慵懒地靠在门框上。

对方试探性的声音让江晚梓紧张起来。

她随意含了口水漱口,抹去嘴角的水渍,笑了笑:“没有,可能是最近吃坏了肚子,没什么大事,我待会儿去买点药吃就行了。”

章思思没说话,目光落在她脸上。

她瘦了很多。

巴掌大的脸未施粉黛,脸色很苍白,秀眉下那双眼睛因过于清瘦,眼窝微陷,挺翘的鼻子下的唇色更是毫无血色。

印象中的江晚梓苏虽然也是一个很清瘦的人,但从没有像她现在这么瘦。

瘦到胳膊上的骨头微显,浮在表皮上的血管清晰可见。

她常年在外拍戏,很少回家,更别说回姥爷姥姥家了,除非是两老人什么生日会或者是家里有什么聚餐,她才会抽空回来。

或许是见面少,每次见面,她很容易看出她的变化。

章思思眉头微蹙:“我希望你不要怀孕。”

江晚梓脸色一僵:“为什么?”

“你变瘦了很多。”

“……”

“你身体不好,怀孕是一场大难。”章思思挑眉,神色忧虑,“更何况,在这个沈家,除了姥爷,谁期盼着你怀孕?”

“甚至连你丈夫沈郁寒都不期盼吧?”章思思勾唇,冷笑了声,“一个不被大家期待的孩子,一出生注定会被人嫌弃。”

江晚梓脸色顿时白了。

章思思说话向来难听。

但句句直戳人心,句句是血淋淋的事实。

确实,在这个沈家,除了沈砚誊,谁都不想她怀孕。

就连沈郁寒都不会给她一丝怀孕的机会。

一个连自己父亲都不期待出现的孩子,结局注定是被人嫌弃的悲剧。

江晚梓扯了扯苍白的嘴角,故作轻松地笑道:“好在我只是吃坏了肚子。”

章思思盯着她浅淡的笑容。

不知道为什么,她感觉整个人很飘忽,仿佛下一秒就要消失不见。

这种感觉很奇怪,就像是一个人在临死前做最虔诚的告别,绝望又无力,却还要笑着坦然面对死亡。

章思思秀眉紧皱,嘴巴张了张,想说什么,但最后开口说的话却变成了——

“嗯,照顾好自己,记得买药。”

-

两人从卫生间出来时,跟商业伙伴见完面的沈砚誊回来了。

厨师和保姆们在陆续上菜。

沈砚誊拄着拐杖走向主位,招呼道:“大家都饿了吧,都是在家里,大家不要拘束,快入座吧。”

经过江晚梓跟前时,老人特意叮嘱:“囡囡,你坐我旁边。”

往常家庭聚餐,沈砚誊都是坐在主位,霍君芸坐在沈砚誊的左侧,而他右侧一般都坐着长子。

只可惜,沈郁寒二十岁那年,父母出车祸意外身亡。

老人痛失爱子,白发人送黑发人,伤心欲绝中不得不扶持沈家唯一能掌家的孙子沈郁寒。

沈家家大业大,很多人都以为把这么大的家业交给一个刚从部队里退下来的年轻稚子很是欠妥。

沈郁寒刚掌权沈氏集团的时候,很多人都不看好,纷纷想着看他笑话。

但好在沈郁寒这人手腕刚硬,眼光独到,凭借几年的功夫,就把沈氏集团的商业蓝图从国内扩展到了整个东南亚。

那些在背后想笑话他的人,从此纷纷闭了嘴。

往常,右侧这个位置坐的是沈郁寒,可现在快到中午了,仍不见他踪影。

江晚梓意识到沈砚誊叫她坐的是他右侧的位置,心头一颤。

她视线微抬。

视线正中坐在左侧的霍君芸眼中。

旁边落座的众人纷纷看过来。

霍君芸一身定制的苏绣华服,妆容雍容华贵,唇角勾着淡淡的笑意,但看着她的眼底却透着一丝寒。

显然,霍君芸对这个邀请很不满。

沈郁寒的大姑沈华君,也就是张丝雪的母亲见此,嗤笑了声:“爸,您是老糊涂了吧,这个位置怎么能让女人来坐?还是个外娶的女人!”

张丝雪不忘掺和:“就是,姥爷,要是让表嫂坐了,表哥回来没地方坐,他坐哪儿?”

声音里尽是嘲讽和尖酸:“难不成您想让表嫂代替表哥的位置,掌管整个沈家吗?”

“砰”的一声。

拐杖猛地敲击地面,发出闷重的声音。

沈砚誊斜了一眼沈华君:“这个位置不能坐女人,怎么,你妈妈不是女人?”

沈华君一时被噎住,狠狠斜了江晚梓一眼后,闭上了嘴。

章思思突然笑出声。

张丝雪闻声,斜眼瞪她:“笑什么?”

“表姐,”章思思不顾桌下母亲沈华玲的阻止,勾唇,“你最近好像变瘦了耶。”

“?”张丝雪愣住,以为是被夸的,高兴地摸脸,“是吗?我也感觉我最近瘦了。”

“尖嘴猴腮的。”

“?”

“难怪那么尖酸刻薄。”

“章思思你——”张丝雪气得想跳起来。

“行了!”沈砚誊发了火,“吃的都堵不上你们的嘴。”

两人这才闭上嘴。  

江晚梓自知不该坐在这里,摇头:“爷爷,不了,郁寒很快就回来了,我坐在他旁边就行。”

“回来什么?”沈砚誊对沈郁寒迟到的事显然不满意,“这都几点了还不回来,也不知道是在工作还是在鬼混!”

旁边一直沉默的霍君芸不乐意了,解释:“别动怒了,我临时叫他……”

视线看到从门口走进来的人,笑了:“他们这不就来了吗?”

众人纷纷抬眼看去。

江晚梓也抬眼看过去。

正值秋季,虽万物萧条干枯,但沈家偌大的院子里却繁花似锦,美轮美奂。

在这绝美的繁花似锦中,她看见沈郁寒和林婉晴肩并肩,踏着雨后微湿的鹅卵石踏步走来。

霎时间,江晚梓整个脸色都白了。

展开全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