岑洛陆屿臣

岑洛陆屿臣

主角:岑洛陆屿臣
作者:佚名
时间:2024-02-07 12:51:44
状态:已完结
简介:

书名叫做《岑洛陆屿臣》的短篇言情小说是难得一见的优质佳作,岑洛陆屿臣两位主人公之间的互动非常有爱,作者“佚名”创作的精彩剧情值得一看,简述:陆屿臣坐在床上,过了许久,拿出手机对着岑洛今天给他的那份药方拍了张照,发了出去。…………

岑洛陆屿臣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话落,周围顿时一片哗然,刚才买了东西来办手续的人都在这里,听到这话,一个个皆像看傻子一样看着岑洛。

“哪里来的小丫头,好大的口气。”身后,一道苍老的声音响起,紧接着一个身影就走了过来,其余人见了,面上皆是诧异。

岑洛不明所以,眨了眨眼,不明白她只是说了一句实话,怎么就惹来这么大的反应。

“胡老。”

很快就有人认出了来人的身份,恭敬地喊了一声,也好心跟岑洛科普了一下。

他是医药协会的会长,也是鬼手门的弟子,宁神医正是他师叔祖,虽然辈分看着是低了点,但他可是现在医学界除了宁神医之外地位最高的人了,医术超绝,堪称国手,现在除了宁神医之外,也就他会炼制回春丹了。

胡明煊背着手走了过来,他头发半白,看上去六十多岁的样子,但看起来精神矍铄,不显老态,手脚也很利索,走到岑洛跟前,他停了下来,一脸不悦道:“小丫头是什么意思,这份回春丹正是我亲手做的,你这么说,是在羞辱老夫吗?”

岑洛看了眼他的面相,眉毛浓密,嘴唇内敛,眉宇间有些傲气,但眼神清明,心眼不坏。

心下有了底,岑洛摇头道:“老先生误会了,我并没有羞辱您的意思,只是实话实说而已。”

“实话实说?”胡明煊轻哼一声,“真是大言不惭,好,我也不欺负你,既然你说你的回春丹比我的好,那我们就来比一比,拿事实说话。”

岑洛耸了耸肩,“我没带。”

回春丹放在她包袱里,她总不能时时刻刻都背着。

然而这话说出来,越发显得她刚才的话是在无理取闹。

看着她,胡明煊又是一声冷哼,“小丫头怕了就直说,现在的年轻人,太虚荣了可不好。”

闻言,岑洛眉头皱了皱,淡淡看着他,开口道:“那就定个时间比一场吧,到时候就能见分晓了。”

“小丫头净胡闹,胡老那么忙,谁有时间陪你玩。”主事的人摇了摇头,摇头道,看着她的眼神也满是不赞同,正要把她请出去,一只手却拦住了他,他扭头看去,对上那双清冷的目光,气场顿时弱了下去。

陆屿臣站在岑洛身侧,看向胡明煊,淡声说道:“胡老,正好今天有时间,不如就现在比一场吧,也好过毫无意义的唇舌之争。”

他语气淡淡,嘴里说着公正的话,但话里却也能听得出来维护之意。

岑洛看了他一眼,眉眼弯弯,紧接着看向胡明煊,说:“比不比,还是说,你不敢比?”

太嚣张了!

胡明煊气得吹胡子瞪眼,“好,比,现在就比。”

他知道这是激将法,但今天就是要好好教训一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辈。

主事急得不行,不知道该怎么劝说才好,陆屿臣淡淡看了过来,“去准备药材,钱我出,包括胡老的那份。”

他都发话了,他们也不敢不听,乖觉地点了点头,立马出去准备了。

胡明煊也不恼,扫了他一眼,说:“你是沈家那小子吧,我跟你爷爷也算是认识,既然药材钱是你出的,那一会儿炼出来的回春丹就给你吧。”

“谢谢。”陆屿臣微微颔首,“不用了。”

他相信自己的判断,也相信岑洛的话。

这还是胡明煊第一次主动给人药,却被拒绝的,顿时更气了。

岑洛一下子就笑了,“别呀沈总,白给的干嘛不要,你拿着还可以卖钱啊,再说了,这药材还是你出的呢,你给这老头一点手工费就行了,我帮我三师父炼一颗药他给我一块钱,这老头手艺不如我好,你就给他……嗯,五毛吧。”

她思忖半天,才说了个五毛,还一脸肉痛的样子,仿佛是觉得给五毛都给多了一样。

这模样看得胡明煊的胡子吹得更高了,周围人也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不敢说话,生怕自己做了炮灰。

看到她这古灵精怪的样子,陆屿臣眼里浮现出笑意来。

这一次岑洛看得分明,她戳了戳他的胳膊,笑眯眯道:“沈总,我这主意不错吧?”

“嗯。”陆屿臣应了声,声音里也带了几分浅浅的笑意。

岑洛满意地欣赏着冰山融化的盛世美颜,看胡明煊也顺眼了些,总算这老头还有点用。

很快,服务生就把拿着两份药材过来了。

药方是按照岑洛和胡明煊刚才现场写的药方准备的,打眼一看,居然一模一样,就连分量都相差无几。

见状,胡明煊眼里倒是闪过诧异,看岑洛的眼神也多了几分郑重。

至少能写对药方的人,倒不至于真的是无能之辈。

但回春丹的药方是他们鬼手门特有的,非高层拿不到,这丫头是怎么知道的?

想着,他眉头皱了皱。

“开始吧。”岑洛不知道他心里所想,慢悠悠把袖子挽了起来,说道。

胡明煊也收回思绪,“好,开始。”

他心里虽看不上她,也不觉得一个小丫头真能比自己厉害,但一上手,便是万分专注,绝不因低估对手而大意,更何况回春丹炼制程序复杂,难度很大,他也不愿意浪费任何一份药材。

保密起见,不相关的人也被清理了出去,眼下房间里就只有岑洛胡明煊和陆屿臣三人。

相比胡明煊的谨慎,岑洛见显得随意多了,药材随手一掂就一股脑扔到了炉子里,胡明煊甚至还看到她往里面扔了张黄色的符纸进去,顿时胡子又飞了一下,胡闹,太胡闹了!

他甚至都觉得自己刚才想多了,这丫头根本就不会制药吧!

摇了摇头,他继续忙着自己手上的动作,不再看她。

陆屿臣看着她的动作,却没说什么。

过了一会儿,岑洛把盖子盖上,懒洋洋打了个哈欠,拉着陆屿臣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托腮看着胡明煊的动作。

见他每一步都十分仔细,面色严肃,十分谨慎的样子,她不由得歪了下头,有必要这样吗?炼药不是直接把药材扔里面烧火就行了吗?

很简单啊,搞这么复杂做什么。

花里胡哨。

她百思不得其解,看了一会儿就没兴趣了,摇了摇头,原本以为他吹得那么神,还以为多厉害呢,结果,就这?

展开全部

章节目录

热门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