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湛终顾清越

景湛终顾清越

作者:佚名
时间:2024-02-07 13:41:36
状态:连载中
简介:

《景湛终顾清越》是一部跨越时空与命运交织的短篇言情小说,讲述了顾清越景湛终在佚名的笔下经历的壮丽冒险。顾清越景湛终身负重任,必须穿越不同的时代,寻找神秘的宝物并阻止邪恶势力的复活。这部小说充满了历史、谜团和感人的故事,她柔情似水的眼眸,将千真万确演绎的淋漓尽致。景湛惨巴巴抿起薄唇。抬起手背,将挂在眼尾的泪……将引领读者走进一个令人陶醉的世界。

景湛终顾清越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景家陆陆续续多出不少前来拜访的人。

手中昂贵礼品目不接暇。

美玉,人参比比皆是。

按照往常,景老爷子不喜搞这套繁复的商业交际。

但偶尔特殊情形,热闹热闹总归是好的。

毕竟,景家人丁也不是多么兴旺……

往日古堡中,除了佣人,保镖,医生规规矩矩干活工作,也没什么稀奇的事情发生。

借此机会,刚好欢闹一番。

等景湛和顾清越穿戴整齐,吃好早饭。

专门筹办礼宴,招待外宾的宴会厅内,早早堆满了人群。

“我们不去宴会厅吗?”

顾清越鼻尖泛红,张嘴说话的时候,口中还冒着缕缕白雾。

景湛原本蹲在银装素裹的雪地中堆小雪人。

听见顾清越问话,他转手抓起一团松散白雪。

盈盈白雪揉搓在掌心里,三五下,旋即变成一颗霜洁的白心。

盯着他手中实诚的小爱心,顾清越稍稍跺了跺冻僵的脚。

不知道他又整什么幺蛾子……

冰天雪地,大冷天的,非要出来堆见鬼的雪人。

景湛抬头看她,眼中笑意渐深。

继而,手法精细的将爱心放到两个小雪人中间。

做完一切,他倏然站起身,挡住顾清越头顶的冬日暖阳。

高大俊秀挺拔的身躯,在她身上拢起大片阴影。

顾清越后知后觉发现,从前比自己矮半头的小男孩,

现今已经比她高出一头,还多出些许。

景湛舔了舔冰凉的唇瓣,薄唇霎时添上层润泽晶亮。

刺眼的阳光,映射在雪面上,顾清越看久了,有些头晕目眩。

景湛曲起食指,刮蹭她细密睫羽前端欲欲落坠的水珠。

开口时,语气莫名轻颤,还伴着点紧张,“阿狸姐姐,喜欢吗?”

“什么?”顾清越后退半步,躲开他自作多情,亲昵不已的手。

女孩地躲避,使景湛立马低垂下桃花眼,墨黑的眸子中闪过略微失落。

相处这么多年,少年每一帧情绪变化,她都能轻而易举捉捕和察觉。

顾清越纤白的手偷偷背过身后。

隔着衣料使劲掐了掐自己后腿软肉。

肌肤传来的钝痛感,时刻提醒她,要笑,要顺着景湛,赶紧哄他。

顾清越虽内心煎熬,脚底步伐却故作轻盈。

仙丽的脸蛋顷刻笑靥如花。

她主动上前,牵起景湛冻得冰凉僵硬的手,软声软语道:“雪人?还是爱心?”

顾清越眨眨眼,歪了歪头,蜷曲如海藻般的发丝吹散在一侧。

她转瞬捧起少年忧郁寡欢的脸哄着:“不管哪个,只要是你做的,我都很喜欢。”

“不是。”景湛薄唇轻掀,低低说了声。

他被女孩哄得心脏热乎乎的,眼圈也热乎乎的。

景湛垂下脑袋,将头抵进女孩肩窝里。

温热的泪流,顺势浸透顾清越身上的外衣。

顾清越烦的头疼,很想推开他。

不哄不开心,哄了也不开心……

他到底想怎么样?还想飞天遁地不成?

想着再说点什么哄哄小变态。

景湛先她一步,在她耳边可怜兮兮开口:“不是雪人,也不是爱心。”

“那是什么?”顾清越耐着性子问。

分明是寒冬腊月,然则,景湛耳根烧的通红。

他抬起头,剑眉之间的小红痣闪亮灼灼。

汪汪清泪蓄满他羞涩喃喃的桃花眼。

顾清越被他这么直勾勾盯着,盯得头皮直打寒颤,隐隐绰绰发紧发麻。

她搓搓紧绷的头皮,呵呵干笑:“你不想说就算了。”

顾清越转身走了两步,边走边说:“咱们去宴会厅吧,听说有表演,特别有意……”思。

“我想说!”景湛登时拽住她手腕,语气分外急切地打断她。

腕骨被大力拖住,顾清越不得已转回身,重新面对少年热切瘆人的目光。

景湛看了看她,然后,眸光怯答答闪烁,睫毛似是含羞般簌簌煽动。

他抿抿殷红的唇畔,小声说:“我想问的是……你,你喜不喜欢我。”

语落,景湛牙齿立刻轻咬下唇。

被咬那处,骤然多出一小块泛白牙印。

顾清越嘴角险些难以自控地下压,抽搐。

纯净的脸庞仿若比冬日雪莲还要圣洁高雅,

隐透着股淡淡的清冷疏离感。

她心中腹诽,喜欢?

我呸!春秋大梦都轮不到你做!

不管肉体还是灵魂,就算再轮回八百年,我都不可能喜欢你这个小变态!

得不到女孩回答,景湛瞬间焦急起来。

他掌心用了点力,捏捏顾清越细弱的腕骨,“阿狸姐姐,你…你怎么不说话?”

这九年来,都只是自己说喜欢阿狸。

唱了九年独角戏,他不想继续做默默无闻的单恋者。

尽管心里清楚,阿狸这辈子都是他的。

但是很想,特别想,特别特别想听阿狸说喜欢他,爱他,离不开他之类的话。

心里这么想着,渴望得到真爱的景湛,由单手改为双手,牢牢钳制住顾清越双腕。

“你不说清楚,今天我们哪都不去。”

纵然顾清越暗地里白眼都快翻上天了。

她张嘴依旧柔声道:“小孩子才总会说喜欢不喜欢。”

顾清越踮起脚尖,抬手拂掉景湛碎发中的雪花。

继续说:“姐姐现在是成年人了,这种话对于我来说,非常幼稚。”

“非常幼稚”几字,她故意加重音,咬字异常清晰。

所以……她是嫌弃自己幼稚了?

景湛的眼泪说来就来,噼里啪啦地往顾清越袖口上砸。

心脏揪的他喘不过气。

自己常年累月表达的绵绵爱意和喜欢。

在她眼里,竟只不过是幼稚…小孩子才会做的行为?

“我不管!”景湛看着顾清越猛然大喊:“我不管你怎么想的,你必须喜欢我!”

顾清越被他吼得耳膜“嗡鸣”作响。

心中特别想回怼他。

这辈子,下辈子,一千辈子,十亿万辈子,我就算喜欢秃毛的野狗!也不会喜欢你!

恍惚之间,李伯和许进的身影忽然闯进她的视线。

顾清越方才清淡的小脸立马转变。

紧忙抱住哭唧唧的少年,甜甜娇笑,连连开口:“喜欢,喜欢,当然喜欢啊。”

“景湛这么好,谁会不喜欢?”她还特意娇滴滴补充:“不喜欢我们景湛的,肯定是眼神不好。”

顾清越内心作呕。

我呸,呕,恶心!

谁喜欢你,谁才是眼神真的不好。

每次说违心话的时候,顾清越都有种自己得了精神分裂,或双重人格的想法。

前一秒恨不得掐死他,后一秒又立马要装作温柔小意哄他。

景湛的病是有所好转。

这几年里,他基本没摔过东西,乱发脾气,做出损害自己身体的事了。

甚至说话的语句,通顺的都能同她吵架了……

但自己迟早被他折腾出毛病!

桃香丝丝甜甜飘入景湛的鼻息里。

女孩柔绵的嗓音落进耳畔,听起来,格外娇美清软。

景湛挪开点身体,睁着泛红的桃花眼与她四目相对。

心中虽信以为真,嘴上仍然小心翼翼向她确认:“真的?”

展开全部

章节目录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