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精糊咖,霸道金主太难缠

作精糊咖,霸道金主太难缠

主角:黎小小周景
作者:唐古拉
时间:2024-02-08 11:26:06
状态:连载中
标签: 霸道 金主
简介:

《作精糊咖,霸道金主太难缠》中的人物设定很饱满,每一位人物都有自己出现的价值,推动了情节的发展,同时引出了黎小小周景的故事,看点十足,《作精糊咖,霸道金主太难缠》故事梗概:分手三个多月后,我在一次宴会上见到了周景。他身边站着的是我的死对头,陈飒。早就听说陈飒有意重返娱乐圈,没想……。

作精糊咖,霸道金主太难缠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第一章重逢

周景捧了我六年,圈子里的人都说也就只有我才能降得住这位混不吝的主儿。

一次争吵中,我口不择言,彻底惹怒了他。

他转头就把原本属于我的资源尽数给了我的对家。

......

分手三个多月后,我在一次宴会上见到了周景。

他身边站着的是我的死对头,陈飒。

早就听说陈飒有意重返娱乐圈,没想到助力之人竟是周景。

他明知道我最讨厌陈飒。

我不愿深想,淡淡看着两人。

他们衣着简单但得体,举止周到。

不带私心地说,和谐登对。

可那亲密无间的模样就是让我不爽。

周围人的目光在我和陈飒之间流转,有关系亲近的劝我:

“黎姐,你可千万别和那位计较,忍忍也就过了。”

我没吭声。

陈飒而已,退圈三年,我就不信她还能搅混水。

两人朝我们走近。

身边人纷纷上前打招呼,一改不屑的脸色。

我臭着脸躲在人群后。

酒不错,喝到就是赚到。

眼尖的陈飒很快发现了我,她看着我认真品味的样子轻笑出声,主动打招呼:

“黎小小,好久不见。”

随即看了眼我的酒杯,

“我以为这三年你多少得有些长进。”

“你也是呢,还是那么嘴不饶人。”

我可不是三年前的小傻子了。

她笑了,回望周景,说:

“没办法啊,有人宠着。”

周景闻言笑了笑,眼底尽是温柔。

陈飒迈着胜利者的步伐回到他身边。

我瞬间消了气焰,红酒的酸涩味儿在嘴里漫开。

我不愿再纠结于此事,叫了几个人一起打台球。

我迟迟没进入状态,好不容易进了个球,一抬头就看见在一旁观战的两人。

陈飒凑近周景:“听说你打台球很厉害,能不能教教我?”

我收回眼神,周景的确厉害,我的台球就是他教的。

只听他言中带笑:“荣幸之至。”

心里苦涩,收杆准备走人,却被周景叫住:

“黎小姐打得很不错啊,继续玩。”

他都这么说了,现在离开好像显得小气。

这是一位别具一格的制作人组的局,我早就知道接地气,穿得收敛。

反观陈飒,小洋裙刚过臀线,实在不适合来台球桌上凑热闹。

我轻扫一眼,周景也注意到了,脱下西装外套系在陈飒腰间。

说真的,我要炸了。

接下来我根本无心打球,耳边是陈飒的笑声,心里是周景。

我在想这男人还能不能要了......

那天后来的事我记得不清晰了,只觉得心像猫抓的一样,闷疼得难受。

没想到我很快又和周景撞上了。

新剧制片人带我见投资人,他位列其中。

我下意识偷瞄坐在主位的他。

他一改往日风格,穿了件简单的灰色毛衣,头发也推成了寸头,却让人觉得魅力更甚。

在一堆挺着大肚子的油腻老男人中,他实在让人挪不开眼。

感受到我的目光,他淡淡瞥我一眼,勾了勾唇角,随即转头继续和别人交谈。

说实在的,不过一个嘲讽的笑,受挫感就翻涌而来。

制片人卖力夸赞我,希望大佬们能漏漏财。

几个老男人打量我一番,意味深长地表示有商讨空间。

猥琐的眼神将他们的内心想法显露无疑。

换作以前,我是不可能答应参加这些局的。

周景会替我打点好一切,只要是拟定用我的剧组就没一个缺钱的。

他们的谈话内容渐渐没边,我的脸烧得发烫,求救般递给周景一个可怜兮兮的眼神。

他向来最吃我这一套,只要我软下来,他就没半点法子。

他把玩着手里的酒杯,笑了笑,说:

“黎小姐这么贵,不如换了吧。”

我不可置信地皱了皱眉,他却笑意更甚。

“我这边刚好有个人选,陈飒,不知道李总你觉得怎么样?”

在场的投资人们都得给周景几分面子,听他这么说纷纷闭嘴。

制片人也懵了。

我和周景的关系隐藏得很好,但圈内还是有不少人知道他很“欣赏”我,凡是计划由我参演的剧,周氏集团都直接打钱。

可这次制片公司和周氏交涉许久都没得到好消息,才组了今天的局。

为的不过是逼周景一把,这场面没人预料到。

制片人尴尬得打哈哈,说:

“陈飒老师没得说,可惜她不是息影了嘛,我们黎老师也很不错的。”

言下之意,我不如陈飒。

周景放下酒杯,说:

“她上次跟我说想拍戏了,你们这部剧再合适不过。”

瞬时我脑瓜子嗡嗡的,这个角色我争取了很久。

上次他携陈飒出席,我以为跟我赌气而已。

没想到他来真的。

制片人显然心动了,面露难色地看向我,哼哼吱吱憋不出话来。

我后槽牙都快咬碎了,可还是努力维持着体面,笑盈盈地看着周景,说:

“周总这是看不中我?”

“有更好的而已。”

我一时分不清他究竟指的是什么,难堪得忘了回嘴。

周景很坚定,

“大不了让编剧们加班改改剧本,给黎小姐加个角色,费用我来。”

谢谢你大爷的!

明明我才是拟定女一,现在有个角色都成了施舍。

可我没底气拍案离开,毕竟这可能是我下半年唯一一部剧,缺钱的人没资格任性。

他们聊得很愉快,接下来的时间,周景甚至都没再看我一眼。

我满肚子气,自顾自地猛灌果酒,也从偷偷观察变成了直勾勾地盯着他。

这男人怎么就心这么狠呢?

结束的时候,我已经迷迷糊糊,嚷嚷着不要回家。

制片人怕惹事,准备打给我经纪人张姐,周景冷冷开口:

“刚好顺路,我送她吧。”

在场人很识相地火速撤离,最后一位甚至贴心地带上了包厢门。

周景走近我,

“走吧。”

我强撑起身子,眯眼瞧他。

他被我盯毛了,叉着腰长吐一口气。

我拖长尾音叫他的名字,清晰可见他的耳垂更红。

我笑了,满意起身。

脚下站不稳,好在他离得近,我刚好砸进他怀里。

展开全部

章节目录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