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岚胡君山

时岚胡君山

主角:时岚胡君山
作者:佚名
时间:2024-04-01 10:17:28
状态:连载中
简介:

时岚胡君山以其扣人心弦的情节和独特的风格而备受赞誉,由佚名精心打造。故事中,时岚胡君山陷入了一个充满危险和谜题的世界,必须借助自身的勇气和智慧才能解开其中的谜团。时岚胡君山不仅面对着外部的敌人和考验,还要直面内心的挣扎和迷茫。通过努力与勇往直前,时岚胡君山逐渐找到了答案,并从中得到了成长和启示。胡君山一步一步的走近,一脚踩在对方的腿上,不知道踩到了哪里,脚下的人发出凄厉的惨叫声。……将带领读者进入一个充满惊喜和感动的世界。

时岚胡君山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时间总是不经念叨,转眼就到了除夕,时家一大家子都在为迎新年做最后的准备。

“嗷嗷嗷”黑乎乎一坨的谢盛世比一开始大了一圈,端正的坐在院子里,歪着脑袋晒太阳,时不时和隔壁的大公鸡隔墙嚷嚷几声。

圆圆的脑袋里满满的困惑,一根鸡毛飘到面前,下意识扑过去按住,闻了闻,用爪子扒拉扒拉,然后顺着鸡毛飞过来的方向,迟疑的走过去。

和隔壁“喔喔喔”叫一样的东西,怎么不叫了,毛还乱飞。

胡君山正皱着眉头拔鸡毛,一只手抓着鸡的一只脚,一只手飞速的拔毛,不放过一根毛。

谢盛世站在胡君山腿边,探着脑袋好奇的看着,然后伸出一只前爪,试探的按在胡君山抓鸡脚的手上。

胡君山大手盖在谢盛世的脑袋上,一用力就把狗掉了个头。

“一边玩去,找你哥去。”

谢盛世也不知道是不是听懂了,跑到墙角叫了两声,汇报了一下杀鸡进度,得到回应后就小跑着去找谢山河了。

谢山河正忙着削土豆,谢盛世冲过来对着没削皮的土豆就是一顿糟蹋。

“你不是说谢盛世学习去了?这是随了你,学习不好吗?”

时岚动作熟练的炸肉丸,看到谢盛世那蠢样凉凉道。

“哪里蠢了,它是饿了。”谢山河把没被嚯嚯的土豆放高,被咬了的那个土豆则是放进土灶里烤。

一旁捏肉丸的谢无恙加快了手上的动作,忍不住在心里惊讶,她哥竟然是真的蠢!他竟然不反驳谢盛世随了他的蠢!真是没眼看!

客厅里,谢海川正眼冒星星的看着胡荣生手下写出一个又一个漂亮的毛笔字。

胡荣生一副小孩子没见过世面的样子,其实快美上天了,他赚了一堆钱都没有现在得意。

“这个是行书,讲究的就是一个行云流水,舒展有型。”

难得好为人师的胡荣生决定带着谢海川写一遍。

“这个墨还是太差了,一两徽墨一两金啊。”没忍住感慨了一下,再多胡荣生却不敢说了。

谢海川是不知道胡荣生的惆怅,他满脑子都是想学,娘说过,曾爷爷会的都可以学,他要学!

夜幕降临,忙碌了一天的一家人看着桌上热腾腾的饭菜,心里暖洋洋的。

时岚没有那个感慨的想法,一马当先动了筷,这年夜饭可是发挥了她全部的功力,家里能做的,她都做了。

吃饱喝足后她才有心思问胡君山,“学会了吗?”

“六成。”

胡君山知道时岚什么意思,他的学习速度快,已经学的差不多了,不说一比一复刻,还原九成还是没问题的,但他还是保守的说了六成。

“够用了,以后家里的饭菜你看着做就行。”

时岚十分满意自己以后可以不用做饭了,起身拿出了自己准备的红包,三个孩子,两个大人,一个不落,就连谢盛世,她也给了对方两个肉丸子。

胡荣生意外的看着手上的红包,多稀奇,他老人家几十年没收到过红包了,现在竟然收到了。

几个孩子没有两个大人想的多,开开心心的商量压岁钱要怎么花。

叽叽喳喳的,很吵,却很安心。时岚默默的想。

收拾好碗筷后,一家子就围在一起包饺子守岁。

谢山河闲不住,听到外面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左扭右扭,还是扭了出去,紧随其后的是蹲在铁皮炉子旁取暖的谢盛世。

“你们也出去玩吧,跟在谢山河身边。”时岚把两个乖巧的孩子也打发出去了。

双胞胎一听就哒哒哒跑出去了,到底还小,再懂事也是对外面充满了好奇。

手牵手跑出来的姐弟俩,一眼就看到了正跑过去点鞭炮的谢山河。

姐弟俩拍着手迎上了谢山河,谢山河抱住妹妹,替妹妹捂住耳朵。

谢海川则是有样学样的自己捂上了耳朵,眼睛直勾勾的看着飞起来的鞭炮。

鞭炮放完了,巷子里的孩子们又凑在了一起玩抓人,像风一样呼啦啦的跑过去跑过来,伴随着孩子们天真无邪的笑声。

“啊”

跑在最前面的谢山河听到熟悉的声音,一转身就发现他那短腿妹妹摔地上了,急匆匆的跑过去把人拉起来。

“都说了腿短就在旁边看着,海川都在旁边站着。”

单纯因为觉得跑来跑去很傻没跑的谢海川跑过来,拉着谢无恙上上下下的检查。

他在旁边站着,眼睛一直没离开谢无恙,他是最先发现谢无恙被撞了的,就是腿短跑慢了。

确定谢无恙没摔伤,他才沉下脸,看向黑暗的角落,三羊巷因为过年,家家户户都在门口挂了红灯笼算是照明,但也有角落没照到的。

“出来。”

同样四条腿都短的谢盛世终于挤过小伙伴的一双双腿跑到了谢山河身边,不等他嗷两声就发现了陌生的气息。

随着谢海川的话音落下,它猛的扑到了黑暗里,磨的尖尖的小奶牙犹不犹豫的咬了下去。

“啊!滚开!”

角落里蹦出来一个小小的人影,拼命的想要甩掉手上的狗,但越甩,谢盛世咬的越紧。

谢盛世:开玩笑,我可是进修回来的狗,你能甩开我就得回炉重造!

人影发出的尖锐爆鸣声,引起了大人的注意,巷子里这么多孩子在这里玩,自然是有几个大人在一旁受着的。

手电筒照过去才发现是一个乞丐,头发乱糟糟打成结,身上的棉衣破的都露出里面的棉絮了,或者说是芦苇花。

两个大人对视了一眼,看向对方细胳膊上肉墩墩的黑狗崽。

“咳,这狗崽子是谁家的,赶紧让狗松开。”

谢山河不情不愿的把谢盛世叫了回来。

谢盛世慢吞吞的松开了嘴,在对方想要打它的时候,一溜烟就跑回去了。

正好出来的时岚就这么正好的看到了乞丐的脸。

时岚敢肯定,绝对不是手电筒太亮了的原因,灰扑扑的小乞丐自带光环,闪的她眼睛疼。

疑惑谨慎的走了过去,她听到了什么?

“宿主,快装可怜寻求帮助,让他们帮你找到亲生父母。”

展开全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