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伊贺霖

沈伊贺霖

主角:贺霖沈伊
作者:佚名
时间:2024-04-01 11:04:28
状态:连载中
简介:

口碑超高的现代言情小说《沈伊贺霖》,贺霖沈伊是剧情发展离不开的关键角色,无错版剧情描述:“小州也在家的。”沈伊看到她这种冷笑就一肚子的火气。贺霖觉得很疲惫,她垂下手臂,手扒着门,眼睛里已经失去了光彩,“你有家……

沈伊贺霖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当晚,沈伊没有回来。

第二天一早贺霖就去学校了。

中午吃饭的时候,乌芸端着饭走到贺霖身边坐下,拿着手机递给她看,“你看,韦雯一回来就成了M珠宝的品牌代言人了。”

一听到韦雯的名字,贺霖嘴里的饭瞬间不香了。

她没经得起考验还是瞟了一眼,果然看到韦雯出席了M珠宝品牌方的签约仪式。

签约的人并不是沈伊,而是陆铭。

呵,可不是得经常见面嘛。这么一来一往,近水楼台,早晚会搞在一起的。

不得不说,韦雯确实是有实力跟她叫战的。

“奇怪了,就算韦雯有着全民热度,但也不至于一回来就拿到M品牌的代言合同吧。我记得M珠宝以前是从来不用代言人的,这次破了例,你说公司老板和她是不是存在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呀?”

乌芸自言自语,翻看着视频下面的评论,大多都是说韦雯好漂亮!韦雯值得!M珠宝有眼光!最重要的是不少韦雯的粉丝已经开始去了M珠宝的各家店面购买珠宝,用行动来支持韦雯。

“不得不说,她确实挺牛的。”乌芸放下了手机,见贺霖神情暗沉,兴致不高,不由担心,“怎么了?脸色这么差?”

贺霖已经没有什么胃口了,她摇头,“可能是天气热,没有什么胃口。你慢慢吃,我先走了。”

回到办公室,贺霖点开了微博头条,视频里韦雯身穿清新的碎花吊带长裙,扎着丸子头,露出清纯动人的五官,耳朵脖子都戴着珠宝,摆着各种姿势,亮出了M品牌的珠宝。

昨天还躺在医院,今天就接代言,还真是敬业。

沈伊为韦雯考虑得挺周到,一回来就给了这么大个代言,韦雯想不火都难。

有沈伊这个资源在,韦雯要真正在娱乐圈站稳位置,那是指日可待。

“江老师。”裴明州站在门口敲门。

贺霖吓得把手机都掉在桌上了。

她赶紧关掉手机,调整着状态淡然地问,“有事?”

办公室这会儿没人,就贺霖。

裴明州站在她的办公桌前,眼神落在她反扣在桌面上的手机,“你看到了吧。”

“看到什么了?”

“韦雯代言M珠宝。”

贺霖微微耸肩,“跟我有什么关系吗?”

“我舅舅是M珠宝的幕后老板。”裴明州观察着她的神色。

贺霖微笑,“还是跟我没关系呀。”

只有她自己知道,在这样的轻描淡写和毫不在意下,她心里有多么的憋屈。

裴明州见她还死撑,也没再说什么。

转身准备走又停了下来,回头跟她说:“江老师,晚上请你吃饭吧。”

“为什么?”

“谢谢你照顾我。”也不给贺霖拒绝的机会,就走了。

晚上下了自习,贺霖走了校门就看到裴明州在树下等着。

“江老师。”裴明州喊她。

贺霖略有几分无奈,“你明天还要上课,饿了的话我请你在前面的小馆子里吃点。”

裴明州摇头,“我带你去个地方,很快。”

“裴明州。”贺霖带着一丝威严,“你明天还要上课!”

“不会耽误太久的。”

裴明州的坚持让贺霖只能妥协,在路边打了车,没多久就到了一家高级酒店,他径直往里面走,直接推开了一扇包厢房门。

里面有好几个人在谈笑风生,听到动静都戛然而止,齐刷刷地看向了裴明州。

贺霖站在裴明州身后有些尴尬,她真的不想以这样的方式出现在这些人的视线里,感觉自己像个小丑。

“舅舅,你吃好的都不叫我跟舅妈?”裴明州吊儿郎当地往里面走,看到沈伊冷冰冰的脸,他也没在怕,回头喊贺霖,“舅妈,你赶紧进来呀。”

贺霖真的是想挖个地洞钻了算了。

她不该相信裴明州,更不该跟着他一起来。

沈伊盯着门口那个只看得到一半的人影,薄唇紧抿。

韦雯听到裴明州喊贺霖舅妈的时候笑脸就变得很僵硬了。

在场的人都是M珠宝的高管,陆铭也在。

见这气氛不对,陆铭赶紧打圆场,“江老师也来啦。才下课吧。谢谢你送州州回来,要是不嫌弃的话,就坐下来吃个便饭吧。”

陆铭知道沈伊不太喜欢把自己的私事暴露在外人面前,包括公司的人。

他可不敢在这个点叫贺霖嫂子。

贺霖听着陆铭的话,只觉得可笑。

她只是浅笑着看了眼一动不动的沈伊,要不是他的授意,陆铭怎么会这么说?

“不了。”贺霖礼貌地婉拒,“其实送裴明州同学来找明先生,是有件事想跟明先生说一下。裴明州同学现在正处于青春期,作为他的监护人,还是需要多关注青少年的身心健康。工作虽然很重要,但是孩子的身心也十分重要。所以,请明先生尽量把工作之余的时间用来关注孩子本身,别总让他一个人在家。”

“嗯,就这么多。你们慢用,我先走了。再见。”贺霖从头到尾都保持着理智,也很冷静。

她自认为每一个字都非常的公事公办,至于裴明州喊的那声舅妈,大家应该都会自动忽略的。

微微点了点头,从容大方地转身离开。

走出了酒店大门,贺霖才狠狠地喘息片刻。

回家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联络了换锁师傅,连夜把锁换了,也把密码换了。

她洗完澡躺在床上,现在连哭的欲望都没有了。

再一次审视自己的这段感情,就像是一个笑话,她也不知道自己从中得到了什么,拥有了什么,还在畅想什么。

刷着朋友圈,看到表姐发了几句话:人生那么长,走错几条路又有什么关系?不过就是绕了道,最终都能回到终点。我们的终点,都是一样,是死亡。

贺霖在下面评论了一句:人生的每一个阶段都只是个过渡,只有那一抔黄土才是最终的归宿。

表姐回复她:你又怎么了?

贺霖回复:配合你的感慨,显得我有文化。

表姐回复了一个:【捂脸】

贺霖翻到了底,没什么可看的了,就直接退出微信放下手机睡了。

半夜,手机嗡嗡震动,她皱着眉头摸索着手机,也没有看是谁打来的,就接听了。

“喂?”

“……”

电话那头没声音。

半夜被打扰了睡眠,她也有气。

“不说话就挂了。”

“嗯……轻点……啊……”

电话那头传来让她瞌睡瞬间清醒的不堪声音。

她打开灯,赶紧看了来电人,上面赫然显示着两个字:沈伊。

展开全部

章节目录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