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泽叙郁清

温泽叙郁清

主角:郁清温泽叙
作者:佚名
时间:2024-04-01 11:17:04
状态:连载中
简介:

《温泽叙郁清》是佚名的一部现代言情小说,文章里的内容复杂,一环扣一环,发人深省,人事写的非常鲜明,耐人寻味!小说描述的是:“你们金融系的疯了?”校长怒目圆睁,“有贵客,像什么样子!”安然余光偷偷瞟假山石,扶正头顶的毛线帽子,“钟雯是故意的,我……

温泽叙郁清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周家是压轴入场吊唁。

周夫人亲自上了三炷香,温泽叙和郁清三鞠躬。

他走到家属答谢区,“华伯母,节哀。”

郁清附和了一声,“华夫人,保重。”

华夫人悲伤过度,帕子捂住嘴痛哭流涕。

倒是华**独当一面,“泽叙,我父亲生前最爱收藏玉石,多谢你的玉如意。”

“晚辈尽一份心意,应该的。”温泽叙庄重颔首,算是行礼,没再和她握手。

华**目光顺着移向郁清,只一瞬,又移向下一位,并不理会。

郁清心知肚明,华**瞧不上她的身份,索性一言不发,随着温泽叙去楼上宴厅。

一等贵宾受邀参加晚宴,其余宾客没有入席资格,一共七百多人吊唁,席间不足六十人。

华家作为家主,坐主桌,周家坐相邻的2号桌,在全部是权贵大鳄、重磅贵宾的酒席上,是莫大的尊荣了。

不过郁清被安排在末尾的8号桌,U字型的宴场,8号桌正对着2号桌,挨得近,周夫人也没挑剔什么。

华家祖祖辈辈根正苗红,席间不摆洋酒,只摆50度的酱香杜康酒。

3、4号桌的客人敬酒,因为是白事宴,不好驳,温泽叙一一干了。

其他桌见状也起身敬酒,一轮过后,他不免受不住,去楼下醒酒,实则是躲掉二轮的敬酒。

周夫人不放心,让郁清跟着。

大堂一群没吃上酒席的客人在闲聊,温泽叙特意绕过他们,回车上休息。

郁清坐在前面,从后视镜观察他。

他像是醉了,又像是清醒的。

温泽叙无时无刻是别人看不透的。

驾驶位的车窗留了一道缝隙,鸣笛和嘈杂声辗转灌入,吵得温泽叙不胜其烦,指了指缝隙。

郁清合上窗。

“水。”

他嗓音喑哑,含着酒意。

置物柜只有一盒消毒湿巾。

她下车,“我去大厅接一杯。”

郁清找礼仪**要了浓茶,温泽叙挪到另一侧,这一侧空出,她坐进去,

“是普洱。”

温泽叙一饮而尽,将纸杯捏碎,缓缓抬眼。

他指腹在郁清的面孔流连而过,他眼中是年轻鲜活没有瑕疵的白瓷釉。

“见到叶柏南了?”

郁清摇头,“没见到正脸。”

“想见正脸吗。”

她也不晓得想不想,周淮康夫妇一心把她嫁进叶家,她早晚是要见的,晚不如早,早见早有准备。

都说叶家的大公子相貌才干没得挑,可萝卜青菜各有所爱,她遇到太惊艳的温泽叙,兴许毫无悸动。

郁清沉默的间隙,温泽叙胸腔压着她,气息慢慢变得不规律。

车里是汹涌的烫意,车外是人来人往,酒楼的灯火照在他脸上,仿佛是濒临绝境、九死一生的禁忌。

在膨胀。

直至毁灭。

温泽叙关闭了后座所有的灯。

郁清整个人往昏暗里藏,难以自控的害怕。

男人撩起她衬衫,解了里面的搭扣,里衣外衣一并朝上推,她只觉得热,烟熏火燎的热。

温泽叙一边吻她,一边摸索到座椅中间,摁下按钮,车载冰箱的一丝冷气弥漫,极度反差的温度,**她猛地打个寒颤。

他掌心的茧子研磨着每一寸肌肤,干燥糙野的触感像一汪巨浪,情潮恣意地滚过来,又恣意地滚过去。

郁清情不自禁仰起脖颈。

温泽叙结结实实地抚过她,她完全没了方向,没了意志,她经验太少,在男人的主导下,是如此不堪一击。

他的吻有酒味和茶味,唾液是苦辣的,又有淡淡的回甘,灼她的舌。

下一秒,她感受到什么,狠狠地哆嗦了一下。

是冰块。

泡洋酒的小冰球。

郁清瑟缩着,“温泽叙...”

他吻没停,一路向下,“换一个喊我。”

“好凉...”她扭动身体,难耐啜泣。

华夫人和几名娘家表亲陪着周夫人出来,径直走向红旗L9,敲了敲窗户,“周公子醒酒了吗。”

郁清缩在角落,脸色泛白。

温泽叙帮她整理了衣裤,泰然自若降下车窗。

“母亲,华伯母。”

华夫人的娘家哥哥看了他一眼,“眼睛还是红的,没醒酒,坐送客车吧。”

宴场配备了十台送客车,凡是喝多的,私人司机没来的,华家统一护送回家。

“有司机,不麻烦了。”温泽叙斯文有礼。

后排黑漆漆的,华夫人借着前排微弱的光打量郁清,比温泽叙的眼睛红,是情动的潮红,小女人的风情。

“郁清也喝酒了?”华夫人存了个疑影儿,没忍住开口。

郁清一僵。

她现在裤子是湿的,冰融化成水,滴滴答答地淌在座椅,她勉强坐直,“喝了半杯。”

“禧儿的酒量差,这么多年没长进。”周夫人笑,“回周家住吧。”

郁清正要答应,温泽叙拦了一句,“我送她回宿舍。”

她溜到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

不自觉焦躁起来。

今晚已经失控了。

再独处,一切会更失控。

她和温泽叙的关系如同一团乱麻,不理不行,越理越乱,除了逃避别无他法。

周夫人坐上送客车,在十字路口拐了弯。

温泽叙系好纽扣,也下了车。

他倚着车头,拿出烟盒。

在警局抽过两支,再没碰过。

横向的停车场是西北方,风口呼啸,他拨开打火机的防风盖,点燃一支。

烟头的火星吹得忽明忽灭,他右手拢了拢,深吸一大口。

激烈的喘息声闷在喉咙,汗液在风里散去。

郁清望着他的背影。

这六年里,她第二次看到温泽叙抽烟。

点火的姿势很生疏。

又格外的迷人。

邪性的,堕落的,错误的迷人。

温泽叙平复着,却平复不了。

只抽了一口,便扔掉那支烟,拉开车门,俯身吻住她。

他没有坐,大半的脊背暴露在车外,膝盖跪在座椅上,最大限度弯下腰,西裤褶皱蔓延进他下腹的阴影。

展开全部

章节目录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