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风十里,不如取悦自己

春风十里,不如取悦自己

主角:王雨婷陆磊
作者:是柚柚呦
时间:2024-04-01 12:44:32
状态:已完结
简介:

精彩小说春风十里,不如取悦自己本文讲述了王雨婷陆磊两人的短篇言情故事,春风十里,不如取悦自己给各位推荐,小说内容节选这天陆磊给我打电话,想叫我去外面,「我去接你,咱俩好好谈谈吧。」我毫不犹豫拒绝,「我……

春风十里,不如取悦自己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05

我端起碗去婆婆的卧室,门打不开。

婆婆举起钥匙在我面前晃悠,笑得一脸得瑟。

「我早把门锁住了,没有钥匙你打不开。」

呦,还来这一套,但她以为我就拿她没办法吗?

我把碗全部朝着客厅摔去。

一个、两个、三个……

哗啦啦的碗瞬间变成碎片四溅到地面。

婆婆心疼的赶紧阻拦,「你个败家娘们,这些碗不是你买的你不心疼对吧!」

我微微一笑,「说对了妈,我还真不心疼。」

「第一次发现碗落地的声音格外好听。」

我准备进卧室去拿剩余的碗,婆婆从背后抱住我,「王雨婷,你不许再拿。」

我用力挣扎,可怎么也挣不了她的摆脱。

陆磊正好回到家,他看到混乱的一幕。

呵斥道:「王雨婷,你又作什么妖,你看家里被你弄成什么样子,还能不能住人了!」

我这暴脾气啊,不分青红皂白说我一顿。

「陆磊,睁大你的狗眼看看,这是我弄的吗?你妈把垃圾弄我一卧室,你怎么不说。」

陆磊咬牙切齿:「你无理取闹!」

呵,我无理取闹,我看是他们倒打一耙!

我不想再理他们,我穿上衣服便出门了。

等我再回来时,客厅卧室干干净净,唯独我的房间脏乱不堪。

婆婆还在我房间乱翻。

我双拳紧握,猛的把她推开。

「你又在我这翻什么翻。」

「天天翻这翻那的,你没完没了是吧!」

婆婆扬起下巴,双手叉腰,「我想翻就翻,我不想翻就不翻,你管不着我。」

我怒吼,「这是我的屋,你经过我同意了吗,你就随意乱翻。」

婆婆拿起我的口红边涂边说,「我就翻了,怎么滴。」

我上手推搡她,「你用了我怎么用。」

她涂完把口红用力扔到地上,口红在地上滚了好几圈,断裂成好几块。

「切,你爱怎么用怎么用!」

随后大摇大摆走了出去。

我死死瞪着她,气得我汗毛直竖。

前世我婆婆就特别喜欢翻我卧室,我有个啥东西,婆婆就翻出来自己拿上用。

护肤品、化妆品、衣服、首饰……直接不说一声,占为己有。

更让我生气的是,当时我妈给未出生的儿子准备了俩金手镯,也被她不问自取,5000块钱给卖了。

等等,金手镯?!我赶紧打开床板。

06

我害怕婆婆会拿走孩儿的金手镯,特意放到床底,一个很隐蔽的地方。

可我翻箱倒柜半天,连个影都没找见。

看来还是被她找见了。

我走出去质问她,「我妈给我儿子买的金手镯,你放哪了。」

婆婆磕着瓜子看电视,闻言瞥了我一眼,不慌不忙道:「你说的啥,不清楚。」

我气不打一处来,好一个装模做样,她要不清楚,就没人清楚了。

好啊,她不说,那我就自己找。

**脆直接进她卧室翻找。

婆婆一边追我,一边急切吼叫,「你进我卧室干嘛,你给我出来。」

我置之不理,打开门,就开始翻柜子。

根据前世经验,她一般喜欢把贵重物品放到柜子最里侧。

陆磊拽住我的胳膊把我拉开,「王雨婷,你够了!你自己没本事把金手镯弄丢了,你来怀疑我妈。」

我气不打一处来,但我知道他们人多势众,不可轻举妄动。

我回到卧室反手就是一个报警电话。

没过一会儿,敲门声响起。

陆磊还在疑惑谁大半夜敲门,把门打开,直接一动不动地愣在原地。

反应过来,立马点头哈腰道:「警察同志,大晚上的您怎么过来了?」

中年警察面无表情的走进来,他环顾了下四周,「接到王雨婷女士报警,说是家里进贼了,贵重物品丢失。」

陆磊大声反驳,「怎么可能!这中间肯定是误会。」

我听到动静赶紧从卧室出来,朝中年警察微微一笑,「警察同志,幸苦您半夜来走一躺,但那对手镯对我来说很重要,真是麻烦您了。」

中年警察淡淡道:「没事,这是我的职责所在。」

他一一向我询问,比如什么时候丢失,东西原来放在哪,东西最近有碰过吗……

我一一回复,当中年警察目光犀利的从婆婆陆磊身边扫过时,两人手握在一起,眼神闪烁。

警察微微一愣,又看了我一眼。

而后拧着眉头询问他们。

婆婆疯狂狠毒的目光如寒针似的,向我射来。

我亦不服输的回瞪她。

生气吗?愤恨吗?那就对了!既然敢偷我的东西,我就给她放明面上,让她好好改掉她的臭毛病!

婆婆笑得谄媚:「警察同志啊,肯定是她忘记放哪了,她就很毛病,这么点芝麻大的小事还来麻烦您。」

中年警察眉峰一蹙,严肃道:「贵重物品丢失,并不是小事。还是查清楚最好,以免还有其他群众物品丢失。」

婆婆笑容一滞。

任由警方询问。

**在门框,双手抱胸,静静看着两人表演。

还够镇定,到现在了,还不承认自己悄悄拿走。

既然如此,不妨再加把柴火,毕竟火烧的越旺才越有意思。

07

询问完毕,警察看了眼手表,已是晚上十点。

他淡淡道:「已经很晚了,你们早点休息。」

「今晚我会把监控调取出来观看,等明天再详细调查。」

陆磊笑容僵硬道:「好的,麻烦您了。」

等警察走后,陆磊立马变了脸色。

他指着我大声呵斥:「王雨婷,不过是区区手镯,你有必要如此较真吗?」

呵,他说的可真够轻描淡写。

「那是姥姥对孩子的一片心意,我怀孕这么久,你妈给孩子准备了什么?」

「只会上嘴皮子下嘴皮子动一动就完事了?」

陆磊黑着脸,「你别无理取闹,赶紧和警察说找见了,撤销案件。」

我睁大眼睛,歪头,疑惑道:「可是手镯并没有找到啊,你这不是叫我撒谎骗警察吗?」

婆婆脸色不好看,「那手镯我拿了。」

我装作惊讶,「你拿了?妈,我晚上问你,你不是说没拿吗?你到底是拿还是没拿,你可别骗我。」

婆婆瞪了我一眼,跑卧室拿出那对金手镯让我看,「看到了吧,赶紧和警察说找到了。」

我哦哦点了点头,「等明天吧,已经很晚了,警察也需要休息。」

陆磊有些着急,「等明天就晚了,你现在说。」

我看了眼我的卧室,若无其事道:「卧室太脏了,让我心情不好,我心情一不好,就不愿意说话。」

婆婆狰狞着脸,咬牙切齿:「王雨婷,给你点阳光你就灿烂是不是,还指望着我们替你打扫卧室呢,做梦!」

我缓缓站起身,面无表情道:「那你们就等着吧。」

泥人尚有三分火气呢,就别说他们做的这些腌臜事,还指望我去澄清,笑死!

陆磊额头青筋跳动,他猛地掐着我的脖子,把我摁在沙发上,我咳嗽,感受到他愈发用力的拇指。

「王雨婷,你说还是不说!」

我一字一顿:「不说!有本事你就掐死我,大不了咱们黄泉路上见!」

陆磊气的胸口急剧起伏,婆婆见状害怕的不行,赶紧阻拦他,「儿子,你千万别冲动,因为这溅女人把自己毁了,不值当。」

陆磊闻言松开了手,“呸”吐了我一口,「晦气!」

我喘着粗气死死盯着他们,恨不得把他们千刀万剐!

08

那天晚上我没有睡,我坐在沙发上,盯着钟表,听着时间滴答滴答地流逝。

凌晨一点,两点,三点。

夜深人静,他们已睡熟。

我叫了个滴滴,把昨天出门买的东西从卧室拿了出来。

我把白色塑料盒子打开,然后出了门。

我回到家,爸妈也已睡了,我就悄悄回到卧室,拿出被子一觉睡到天亮。

「婷婷,你怎么回来了?」

耳边响起妈妈惊疑的声音。

我缓缓睁眼,爸爸听到声音也赶紧跑了进来。

我和爸妈说了事情的经过,两人都非常气愤。

爸爸脸色铁青,捋起袖子就要起身:「陆磊太过分了,看我怎么收拾他!」

我拦住我爸,「爸,我已经想好对策了。」

“砰砰砰!”一声声响亮的敲门声。

我爸去开门,一看是陆磊和他妈,当下阴阳怪气道:「我还没来得及找你们,你们倒不请自来了。」

婆婆和陆磊冲进来,指着我破口大骂,「王雨婷,你咋心这么坏,往家里放蟑螂!」

**着沙发背,长腿交叠,轻蔑的勾了勾唇。

看来是来找我算账了,昨晚我去外面买了些蟑螂,离家前把它们全放了出来。

既然把我卧室弄脏,那他们也不能好过!

「我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罢了。」

陆磊额头青筋跳动,低吼道:「有了蟑螂那地方怎么住!?」

我耸耸肩,「你们爱咋住咋住,不过是区区几只蟑螂罢了,咋这么矫情。」

婆婆胸口急剧起伏,「那叫几只?那明明是一群,几十只!一大早起来发现哪都是蟑螂,把我们恶心怀了,你还好意思说这话!」

「你的良心呢?都喂了狗吃了是吧!」

扬起手就想扇我脸上。

但我爸怎么可能给她机会,非但没得逞,还被我爸推到了地上。

“哎呦~”婆婆仰躺在地,吃痛的叫着。

陆磊担心极了,赶紧扶起婆婆,「妈,你没事儿吧?」

陆磊死死瞪着我,面目狰狞,「王雨婷,你们太过分了!我要跟你离婚!」

过分?和前世相比,这点算什么。

我做的远不及他们在我身上所留下的千倍、万倍的伤痛!

在我即将生产,痛的我脸色煞白想打无痛时。

婆婆说:「无痛就是麻醉,大人能受得了,小孩儿哪能受的了?打什么打?不打!」

陆磊选择听他妈的。

在我还在手术,胎盘严重粘连,医生人工剥离的过程中,发现我子宫上面有一个严重的畸形,需要紧急手术,但不排除会摘除子宫,需要家属签字时。

婆婆说:「没了子宫她就不是女人了,保子宫,一定要保子宫。」

陆磊选择听他妈的。

若不是我妈及时赶到,签了字,我说不定就死在了手术室里。

当我刚生完孩子,浑身疼的动弹不得,婆婆和陆磊只顾着看孩子,没管过我一分,是我妈在我身边跑前跑后伺候我。

当我坐月子,身体还没恢复好时,婆婆和陆磊想起来了抱抱孩子,逗逗孩子,其他时候他们打麻将的打麻将,玩游戏的玩游戏,甚至还需要我去伺候那两个四肢健全的废物,洗衣做饭看孩子!

不仅如此,还天天pua我,说我难看,嫌我身材走样,损我儿媳妇做的不达标。

后来我变得自卑、敏感,也越发奔溃,一次又一次质问自己,是不是我太差劲,否则他们为什么都不喜欢我。

渐渐我对生活失去信心,彻底绝望。

笑不出来,哭不出来,像一个傀儡,麻木无趣。

我缓缓走到窗边,从十楼一跃跳下,结束了年轻的生命。

眼泪不自觉从我眼眶流下,我快速抹掉,面无表情道:「行,我等着,你看能不能离成功!」

还有,你们接受我的报复吧!

09

等他们走后,我和爸妈去警局找到中年警官。

「警察,您好,这是昨晚陆磊他们家承认偷拿我手镯的录音证据。」

警察蹙着眉头,「虽然这个行为属于盗窃行为,但偷拿自己家的财物或近亲属的财物,一般不按犯罪处理。」

我点点头,「我知道,我就是请求警察能帮我要回,毕竟到她手里的东西,不好要回。」

警察同意了。

当天,我跟随警察在门口找到婆婆。

大老远就听见她吐槽我的话。

「那个女人往家里放了几十只蟑螂,太狠毒了。」

其他几个女人一听这,赶紧离她远远的。

「你不会身上也有吧,那玩意可是繁殖能力强着呢。」

婆婆笑容僵硬,「怎么可能,我们买的蟑螂药正在消除呢。」

我和警察走近,四周的人一脸八卦的看着我们,

「妈,警察找到证据,请你把我妈给孩子买的手镯还给我。」

我婆婆还死不承认,她扬起下巴,倨傲道:「我可没拿。」

呵,死到临头还在嘴硬。

我当场把昨晚的录音放了出来。

四周一片沉默。

随后窃窃私语。

我环顾四周,我相信凭着这群大爷大妈的传播程度,肯定不消片刻,整个小区就都知道了。

我似笑非笑道:「妈,证据确凿,你还狡辩吗?」

我婆婆愤恨瞪向我,我朝她微微一笑。

她越生气,我就越高兴。

但这只是刚刚开始。

我要让她们家彻底身败名裂。

我平淡道:「妈,我身为儿媳,本不该和你闹得太僵,但你总是翻我东西,偷拿我的一切,这次我实在没办法了。毕竟那对手镯对我来说很重要,那是我妈的心意。」

中年警察呵斥道:「你知不知道,未经允许偷拿别人东西属于犯罪?若不是你们是亲属,今天这牢你就做定了。你赶紧还给你儿媳,以后不许再犯!」

婆婆低低垂下脑袋,频频点头道是。

随后剜了我一眼,回家把手镯扔给我,咬牙切齿道:「行,你有种王雨婷!」

展开全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