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白月光替身后我逆袭了

穿成白月光替身后我逆袭了

主角:傅迢迢李昶
作者:圆圆大魔王
时间:2024-04-01 13:41:21
状态:已完结
标签: 逆袭 替身 白月光
简介:

穿成白月光替身后我逆袭了是一部令人陶醉的精彩小说,由圆圆大魔王精心打造。故事围绕着主角傅迢迢李昶展开,情感细腻而深入,洞察力极强。这本小说揭示了关于仇恨和爱情的精彩故事,赢得了广泛推荐。趁这会儿昭庆恋爱脑上头,跟那个绝世渣男打得一片火热,赶紧让她去奔赴人间疾苦。毕竟稳固边防,促进经济文化交流和民族……

穿成白月光替身后我逆袭了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穿成白月光的替身,原书中我几次三番破坏别人的姻缘,被污蔑成「惯三」,被虐得渣都不剩。

穿越后,我不再插手任何人的姻缘,一心搞钱搞事业,独自美丽。

嫡母被家暴了?我装瞎。

公主被婚恋杀猪盘?我装哑巴。

白月光被白嫖了?我装心痛。

太子重金求娶?我装死。

最后,太子用牙签撑开我的眼皮约24h后,眼尾泛红:「你还要装到什么时候?」

1、

我穿成了太子的白月光替身。

我原是鸿胪寺一名专心搞外交建设的司仪,因与卫府大**容貌相似,被太子一眼相中,抬进东宫,成了床榻上逗趣的物件儿。

当替身三年,我给了太子极致的情爱体验,凭借社交手腕,帮他与藩国建交,立下太子威信。

可是最后白月光回来了。

李昶为了她刻意冷落我。

白月光笑我烟花女是下品,仗着家世,各种构陷欺辱,李旭不肯为我辩解一句,由着旁人骂我惯三。

直到我因病虐死,他才痛悔莫及。

可人都死了,后悔又有什么用?

我虽恨他不珍惜我不珍惜曾经拥有的爱情,但我更惜命。

穿书进来的时候,太子正给我下定,他把银票塞在我敞开的衣襟中:「你以后只用伺候我一个人。」

我把钱票抽出来,捂紧衣领子:「可我不想离开鸿胪寺。」

太子拧眉:「鸿胪寺比东宫还好?」

我虽然出身不好,但在鸿胪寺当司仪,接待外藩来宾,不是可汗就是将军王爷,还有那进贡的宝物,都是我一锤子定价。

而我上司,鸿胪寺卿,掌朝会、燕飨礼节。

傻子都知道,这是个油水多多的肥差啊。

我决心施展我的才华,搞钱搞事业,独自美丽,至于太子,先晾一边,他在我心里并没有多么无可替代。

太子原以为我会屁颠屁颠跟他走,毕竟是攀高枝儿,多少人求不来的福分。

可我却把银票绑在他腰带上,顺手打了个死结。

原书中,我是暗恋太子,所以他向我抛出橄榄枝,我想都没想就接过了。

谁知掌心一旦朝上,那例银赏赐是完全看心情的。

我为何要捧着金饭碗要饭呢?

太子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我不一样,我丢了这个金饭碗,提着灯笼也找不见第二个了。

「鸿胪寺每月给我发例银。」

太子眉毛一拧,单手壁咚我:「你是觉得我实力不够,买不起鸿胪寺?」

嗐,我当然不是嫌他穷。

从前太爱他了,没想过从他身上捞银子,要留清白在东宫。

现在想想,真的蠢。

他再尊贵再多金,我也不是太子妃,没名没分地跟着他,花销不愁,最后还不是被嘲骨头轻。

所以……我摊牌了。

「听说太子垂怜臣女,只是因为臣女长得像太子的心上人?」

2、

「卫氏虽被贬黜,但皇恩浩荡,说不定哪天就召回京城了。卫姐姐若知太子变心,难道不会生出嫌隙?太子不懂妇人心思,那纯洁的爱情,是不能被第三者玷污的!」

太子一愣。

男人三宫六院,妻妾成群,不是很正常吗?

他淡淡地瞥我一眼:「你怎么知道她一定会回来?」

他和卫雯梓青梅竹马,两人都是烂桃花体质,不缺人追求,好不容易互通心意,他还未求娶,卫氏就被罢黜回乡,在朝中失了势。

太子明哲保身,并未替卫氏求情。

幸好是地下恋,没曝光,不然太子回头不得落个薄情寡恩的名声?

「皇上知道卫相想培养女儿当皇后,罢黜只是考验卫家的忠心度测试,太子怎么能着急把我抬进东宫,寒了老丈人的心呢。」

太子茅塞顿开,放开我,又理了理衣冠。

我直接焊死他和卫家的关系,连老丈人都帮他喊上了,他却犹豫起来。

「卫雯梓贤惠貌美,是个男人都会喜欢她。这次罢黜事件,她又很生我的气,恐怕是再无可能了。」

他的担忧不无道理,卫雯梓在扬州嫁过人,回京后刻意隐瞒了这段历史。

「那太子觉得卫姐姐喜欢你什么?」

「长得帅。我这样的人物,只能说是天下无双,人间少二的了,难道还有第二个人赶得上我不成?」

我疯狂摇头:「帅和能被享用的帅是两码事,自卑才是男人最好的嫁妆。」

「我有一招,可以让卫姐姐疯狂迷恋你。」

我勾了勾手指,太子把耳朵凑到我唇边。这该死的侧颜杀,还真是有点让我想入非非。

想起那床榻之上,他生龙活虎的样子,更是骨头一酥。

「太子先请回吧,我有些累了,今日不收徒不卖课。」

怎么也得让他三顾茅庐,多在我这儿受挫。

对,这叫渣男的挫折教育。

以前一抬回东宫就睡了,当然不会珍惜。

李昶顿时恼火,「我诚心诚意,你让我空手而归?」

我三下五除二,画了张他八块腹肌的肖像,体态暧昧,引人遐想。

「喏,拿去寄给卫姐姐,可以大大延长你们的爱情保鲜期。」

太子惊呆了,只一眼,便急忙将画像藏于袖中,狼狈又羞赧:「大胆,你何时偷窥于我?」

这是他三年里最喜欢的姿势了,我懒得解释什么:「我只能教你这么多,剩下的你慢慢消化。等领悟了,再来找我。」

3、

太子第二天就来了。

他越是急切,我越是淡定自若。

既然决定了蹲草丛当老六,那就一定要耐住性子,不见兔子不撒鹰。

太子来找我,不再谈买卖,而是虚心请教业务。

那画像我并未过多解释,这寄的不是画像,而是春梦,是让女子在心底泛起情爱的涟漪。

可惜李昶没有勇气寄出去,被人发现时,吓得塞嘴里吃了。

而我也很少搭理他。

毕竟社交应酬是我的长项,年年稳居鸿胪寺业务组KPI第一,我这业绩表现,压根不愁升职加薪,那些外藩使臣,尚未离开京城时,都会私下约我。

这太子吃了几次闭门羹,终于将我堵到墙角,语气凶狠:「你昨夜陪谁喝酒去了?」

哦,他吃醋了?

朝贡使者,负责迎送接待,朝贡之物,先上数于鸿胪寺,估定其价值,定出回赐物品多少。

那使者怕我估得不准,约我和几位同僚一起,交流技术,促进商贸。

「都是职责所在。若太子感兴趣,正好一起。」

今夜公费宴请,我带了太子一起去。

然后我发现,李昶是个大社恐。

我精通各国语言,与这些外藩异族人士交流信息,相谈甚欢。

李昶坐在我旁边,跟个小媳妇似的,见我性情豪放,眼睛都看直了。他叫我少喝点,在我端酒杯时一个劲儿地抓我胳膊。

喝酒交朋友,我心情舒畅。

真的,比在东宫里受窝囊气强一万倍。

我是天生的业务型选手,一顿酒食饭饱,席间人对我夸赞有加。

酒过三巡,我装醉,考验太子人品。

李昶背着我回了鸿胪寺,亲手交给我的婢女。

我假寐,装难受,装娇嗔,一遍遍喊他的名字。

堪称大型真爱表演秀现场。

他在屋外守了我一夜。

真是深情款款,又风度翩翩啊。

我望向窗外的月亮,眼角的泪水悄然滑落。有点没想通,从前我真爱他的时候,他是一点都不信的。

我在想,他为什么不信呢。

原书中,他将我当块破布用完就扔,毫无尊敬可言,连平视的目光也不曾有过。

如今,我只是学会了一两次的拒绝。

他就待我不一样了。

男人嘴上说着喜欢顺从听话的女人,可实际上,那样的女人只是摆设花瓶,而真正激发他们征服欲的女人,他们才懂得收敛起暴虐的性子,装样子立人设,给予宠爱。

很快这件事在京城传开了。

都传太子疯狂追求鸿胪寺小司仪,卫氏女回京无望了。

流言散布第三天,太子妹妹,昭庆公主找上门来。

昭庆公主和卫雯梓是闺蜜,我知道,她来是帮闺蜜出头的。

4、

「你配不上李昶,别痴心妄想了。要像卫姐姐那样,白玉无瑕,世家大族的嫡**,祖上享受赞誉,福荫子孙,和李昶才是绝配。」

生来就是公主嘛,最喜欢用身份压人。

除此以外,她那个脑子,还真是一点都不好用,不然也不会被人婚恋杀猪盘了。

原书中,我看破渣男做局,用妙计拆散她和渣男,为她择良人,一辈子享好命。

结果她却反咬一口,说我和她抢男人,破坏了她和渣男之间的感情。

骂我是狐媚子,小偷惯犯,就会爬男人的床。

我真是没想到啊,我待她如亲妹,她会将我说得如此不堪。

我就不该管她,尽管让她被杀猪盘好了,一辈子在淤泥中打滚。滚成泥鳅,我也不会再多看一眼了。

我的善意,只对值得的人发射。

小黄门当面传话:「太子传话,请傅姑娘今夜一起赏月,不知傅姑娘赏不赏脸?」

「赏。」我浅笑,看向昭庆。

昭庆脸都气歪了,揪着小黄门的衣领与我对峙:「你给李昶灌什么迷魂汤了?你!你不过是卫姐姐的替身!你这个小偷,等卫姐姐回京,有你好看!」

我一点都不介意当替身:「等卫姐姐回京,我儿子都会打酱油了,到时候,她可得加把劲哦。」

小黄门又补了一刀:「这傅姑娘可是难得答应一回呢,太子说了,只要约到人,回禀消息就可领赏。」

昭庆大受**。

「你凭什么!卫姐姐数十年如一日树立的贵女典范,你这贱婢,凭什么?!」

是啊,卫雯梓可是她学习的榜样,又怎么会阴沟里翻船,找了个极品渣夫呢。

我扯了扯嘴角,忍住不笑:「你猜啊。」

说完我就准备赴约去了。

「贱婢,本公主让你吃不上皇粮!」

这昭庆就会告黑状。

很快我就被鸿胪寺卿叫去,很含蓄地列举了我的罪状,有要开除我的架势。

展开全部

章节目录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