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给克妻侯爷后儿女双全了

嫁给克妻侯爷后儿女双全了

主角:秦萧然宋仰
作者:江上数峰青
时间:2024-04-02 14:59:25
状态:连载中
标签: 侯爷
简介:

秦萧然宋仰是一位普通的年轻人,在江上数峰青的小说《嫁给克妻侯爷后儿女双全了》中,他意外发现自己拥有了超能力。从此之后,他踏上了一段充满冒险和挑战的旅程,与邪恶势力斗争,保护世界的安全。这部古代言情小说将带领读者进入一个充满惊喜和震撼的故事世界,宋夫人将桌子一拍,叫来两个粗使嬷嬷道,“给我把她压住跪下,好好学学女德女训,怪不得沈家不要你,……。

嫁给克妻侯爷后儿女双全了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2

可还未等我想明白,那个叫瑶姬的舞娘就梨花带雨跪在我面前。

“秦**,您出身高贵又有父母疼爱,可我只有一个云郎,我们是真心相爱的,求您成全。”

美人哭得我见犹怜,沈云澈连忙心疼得要扶她起来。对着我就指责道,

“瑶姬自由父母双亡,身世已经这么可怜了,你为何还要刁难她?”

疯狗乱咬人?

是我害得她父母双亡,还是我逼她与沈云澈私奔的?

我瞧着眼前被美色迷昏了眼的男人,心里泛起来阵恶心。

“**凑一对了,不百年好合都说不过去。”

我毅然决然拔下白羽孔雀簪随意丢在地上,散开万千青丝。

冷冰冰对着他说道,“从前是我错付了,信物还你,婚约做罢。”

说罢就转身对着圣上请罪,“是臣女忤逆太后旨意,要杀要剐绝无怨言。”

皇帝脸上阴晴不定,半晌才出声,“既然如此,那就压入天牢等候发落吧。”

在天牢里挨过一遭,轻则扒掉层皮,说不害怕是假的。

可比起被沈云澈恶心一辈子,受点皮肉之苦又能如何?

爹在一旁哭得老泪纵横,心疼唤着我的闺名。“萧萧,萧萧。”

就连沈云澈都有几分慌乱,放软了语气道,

“萧然,你别说气话,安心嫁给我,我不会亏待你的。”

可身边沉默半天的镇北侯忽然出了声。

“微臣宋仰,愿以一身军功,求得秦**为妻。”

所有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求亲震惊到说不出话。

我也不知何时招惹上了这尊大佛。

只知道他战功赫赫又地位尊贵,不过杀戮太重被大师算出命格克妻,孤寡至今。

这是刚出虎穴又入狼窝啊!

可不容我多思考,圣上威严的声音就传来。

“萧然,你可愿做嫁给镇北侯为妻?”

我心里完全乱了分寸,不知该不该应允。

拒绝了他的求娶,我不仅要被下入诏狱,秦家的名声也要一败涂地。

可转头就嫁给个素不相识的男人,更何况他还有克妻名声。

沈云澈却忽然着急了般,“婚嫁之事,岂能如此草率。她是我的女人,别人休想沾染。”

望向那副虚伪至极的嘴脸,我立马跪下谢恩。“侯爷威风凛凛,臣女爱慕已久。”

我一脸崇拜看向宋仰,恰好看见他勾唇浅笑,我顿时觉得脸颊滚烫起来。

宋仰生得很俊朗,剑眉星目,身材颀长,严肃时周身冷漠的气场让人不敢靠近,可粲然一笑又似清贵公子让人见之忘俗。

不等沈云澈继续跳脚,皇上大手一挥定下了我与宋仰的婚事。

“下月初五是个好日子,宜嫁娶。”

出了宫门,我仍然觉得一切都变化得太快。

宋仰已经等在我家马车前,在众人看好戏的眼神里我硬着头皮过去。

“小女谢侯爷救命之恩。”

他生得丰神俊朗,因为久经沙场身上有股不怒自威的寒意。

一双覆着薄茧的手伸在我面前,“夫人不必多礼,今日受委屈了。”

我们还没有成婚呢,谁是他夫人了!

但手还是搭在他掌心,温暖而厚重的力量让我安心起来。

下一秒,沈云澈就大吼着破坏了这份宁静,“秦萧然,你真是好本事,竟然背着我早就勾搭上新欢了。”

不要脸的狗男人,自己不检点就觉得其他人都如他一般**!

宋仰微微用力攥住我的手,似在安慰又像宣誓**。

我有了底气,冲着他就嘲笑道,“我与侯爷是今日一见心意相通,轮得到你说三道四?”

见我们郎情妾意的样子,沈云澈彻底失了分寸,竟然想直接上手拉走我。

我忽然感觉周遭升起寒意,眼看宋仰面色冷得吓人。

他按紧佩剑,盯着沈云澈不悦警告道,“若是想死,本侯不介意成全你。”

宋仰可是能止小儿夜哭的战神,保不准一剑就送了他见祖先去。

沈云澈只能咬着牙道歉,“是末将莽撞,可萧然对我用情至深,苦等三年,侯爷不会不知道吧。”

我立马对着宋仰撒娇道,“夫君,我都与你许了婚约,他居然还敢如此轻浮于我,你可得为我做主。”

宋仰似乎很受用我的示弱,脸上如冰山消融,“自己去军营领三十军棍,再有下次,休怪本侯不给沈老将军面子。”

沈云澈只能脸色难看道,“末将遵旨。”

一想在沈云澈要被打得皮开肉绽,我乐得心花怒放。

能不能在军棍上抹点酒精,边打边消毒?

正在局面僵持之时,瑶姬如弱柳扶风跪在我身前哭哭啼啼。

“萧然姐姐,是我的错,求您别迁怒云澈哥哥。他受的伤还没有好全,那三十军棍下去如何受得住啊。”

明明是宋仰下的命令,她可倒好,想把我架在火上烤。

那表情仿佛在说,得不到他的坏女人只想害他,不像我只会心疼哥哥。

“受不住正好,唢呐一响,红事白事一起办了。”

听我说罢,沈云澈彻底破防,拉起瑶姬就要离开,恶狠狠对着我凶道。

“从今往后,你我恩断义绝!”

“求之不得,最好老死不复往来。”

皇上身边大太监恰好宣宋仰商议军机,他轻轻握了握我的手道。

“安心待嫁,一切有我。”

我装作羞怯点了点头,目送他远去的身影。

别说,一看就是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类型,还挺养眼。

但似乎忘了问他为什么要求娶我,罢了,总有机会问明白的。

展开全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