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后炙吻

婚后炙吻

作者:西南西
时间:2024-04-02 16:19:39
状态:已完结
简介:

精选的一篇现代言情文章《婚后炙吻》,热度非常高,小说里的主要人物有沈梦苑谢承佑,无错版非常值得期待,作者西南西,文章详情:我看着他冷沉的脸,别过头淡声开口:“这里不是我家,谢先生都迫不及待带新欢回来了,我还是早点给您腾位置……

婚后炙吻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第1章

从八岁暗恋到结婚,我自以为对谢承佑了如指掌。

和他耳鬓厮磨之际,声声爱意如雷贯耳。

直到白月光回归,我才看清破碎的婚姻......如梦幻泡影,不过一场空。

我如他所愿放手,离婚后追求者排到了法国。

却不想他却又红了眼,满脸悔恨,跪求我复婚。可我爱意已消散,注定难回头......

1

“都快三年了,怎么还这么紧张?”微凉的唇落在我耳际,手指把玩着我耳边的发丝。

我紧闭着眼,浓密的睫毛颤得厉害,死死抱住谢承佑的脖颈:“我,我才没有。”

男人喉间溢出一丝低笑,耳边传来衣物摩挲的声音。

“呜......阿佑......痒......”

男人淡淡的笑了一声,“只有痒吗?”

我埋头不语,面色却异常绯红。

那微凉的唇逐渐升温,一路从我脖颈落在锁骨。

我呜咽一声,眼前逐渐灰迷。

结束时,窗外已经亮起了鱼肚白。

我浑身酸软,连手指都抬不起来,蜷在被窝里睡眼朦胧。

谢承佑倒是很有精神,掀了被子下床走进浴室。

丝丝寒意让我不自主的往被子里缩进去只露出一双眼睛,看着那迷人的宽肩蜂腰,我眼中闪过一丝迷恋和羞怯。

我跟谢承佑结婚已经三年了。

刚嫁给他时,我心里其实很忐忑。

虽然我爸爸在出事前也算是富豪,但跟能在京市只手遮天的谢承佑比,真的不算什么。

一开始他不愿意娶我,只是被家里人和我爸爸逼的,因此对我的态度冷淡到几乎漠视。

可是我喜欢他很多年了,加上谢家对我还算满意,铁石心肠的谢承佑也终于有所改变。

不管是什么原因让他松口,但既然结婚了我就要好好和他在一起。

想到刚刚的抵死缠、绵,我只觉得心里又羞又甜。

也不知道最近身体不舒服,是不是真的像阿姨说的那样,如果真的能给阿佑生个宝宝就好了,最好是龙凤胎......

我正埋在被窝里幻想,脸上挂着痴痴的笑,沉重的脚步声却忽然由远及近。

被子被重重掀开,谢承佑腰间裹着浴巾,一头黑发湿漉漉散着,水珠从发梢流下,沿着结实的胸肌和腹肌滚入浴巾,让我的脸又是一热。

“怎么了?”

我带着笑抬头看向谢承佑,注意到他脸色冷沉,蓦地一愣。

男人将我早上买的验孕棒抵到我鼻尖,声音凉薄:“这是怎么回事?你怀孕了?”

我看着那双晦暗莫名的眸子,莫名觉得心里有点慌。

他好像......不高兴?

定了定神,我咬着唇小声道:“我还没来得及验。”

谢承佑的目光定定落在我脸上,又滑向我**的腰:“有什么反应,多久了?”

我听不出他话语中的喜淡,攥着床单乖乖回答:“就是最近老是有点想吐,有点身上没力气犯困,阿姨说可能是怀了,所以才买了。”

谢承佑面色冷沉:“那就现在去验。”

我咬紧了唇,解释:“可,可我现在那个不出来......”

谢承佑拧眉,眼中闪过疑惑。

看我直勾勾盯着说明书,他垂眸扫了一眼,便一语不发去倒了一大杯水,不轻不重放在我床边。

我不知道他怎么会这么急,却不敢惹他不高兴,乖乖把水喝光。

而他也不厌其烦的一杯一杯倒着。

肚子胀鼓鼓的,很快就有了反应。

“去吧,我在这里等你。”

我拿着验孕棒进去,按照说明书的步骤验,等上面出现红杠才出来。

谢承佑点了根烟,拿着手机烦躁不安坐在落地窗边的沙发上。

我握紧了手里的验孕棒。

他好像很久都没抽烟了?是心烦吗?

看见他出来,谢承佑撩起眼皮,漆黑的凤眸定定看着我:“怀了吗?”

我抿着唇瓣,把只有一条杠的验孕棒递过去:“没有。”

我声音也有点哑,是失望的。

谢承佑是家里的独苗苗,他比他大八岁,今年都快三十了,还没有后代,家里催得很急。

我自己也很想有孩子,虽然谢承佑现在不太抗拒跟我亲密,做这种事还很热情,但他很少回来,到家之后......也只是做这事。

要是有孩子的话,说不定他回家的时间更多呢?

谢承佑脸上的神色喜怒难辨,得知答案后看也没看验孕棒一眼起身走向衣帽间。

我有些困惑,半晌,看见他穿着衬衣和西裤走出来,蓦地一愣。

“你要出门吗?”

谢承佑对着镜子打好领带,语气一如既往的疏离:“嗯,你睡吧。”

除了在床上,他很少跟我耐心交流。

我有点丧气,但还是点了点头:“那你开车小心,工作也别太辛苦了。”

谢承佑不置可否,正要拿外套,电话忽然响了。

他接起来,我隐约听见那头是个女人的声音,娇滴滴的叫他承佑。

我无意识掐紧了掌心,目不转睛的盯着谢承佑。

谢承佑冷硬的脸变得柔和又焦急:“我很快就过来,别怕。”

我忽然感觉有点冷。

那是我没见过的温柔和耐心,他给了另一个女人。

见他挂了电话,我抿着唇将外套递过去,迟疑着开始开了口:“你......要去做什么?”

我抬头看向他,视线在空中交汇,眼神的平淡冷漠是与刚才的态度截然不同。

谢承佑没接我手里的外套,自己重新拿了一件同色系的穿上:“和你没关系。”

胸腔似乎都是一阵闷痛。

我是他妻子,可是他晚上要去见别的女人,却说跟我没关系?

腹部那股难耐的不适又开始了,我感觉疼得眼前发黑,手里的外套掉在了地上。

我下意识抓住他衣角:“我有点难受......你能不能不走?”

谢承佑顿住脚步,拧眉不耐看向我,大手箍住我的腕将我扔开。

“我有重要的事情,别胡闹。”

我被他扔在床上,隐约看见他开门大步走了出去,头都没回。

胃部传来剧烈的灼烧感,我哇的一声吐出一滩秽物,全洒在刚刚那件西装上。

我面色煞白,努力扶着墙想站稳,痛的有些头晕目眩使我直接倒在了地上。

意识越来越模糊了。

我勉力捂着腹部挪到床边按下内线电话:“宋姨,我,我好痛......”

眼前一黑,我彻底晕了过去。

展开全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