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给渣男小叔后,楚小姐恃宠行凶

嫁给渣男小叔后,楚小姐恃宠行凶

作者:章章子
时间:2024-04-03 12:53:13
状态:连载中
标签: 恃宠 渣男
简介:

《嫁给渣男小叔后,楚小姐恃宠行凶》这本小说章节很吸引眼球,让人看了爱不释手,故事情节一环扣一环,故事之中的主角楚蔓歌凌夜湛,曲折传奇的故事真的很耐人寻味,看了很多小说,这是最好的!小说精选:但她此刻看着**,欲望直接被**的冲上来,**虽然只是简单的换气,但是暧昧的厉害,仿佛空气里面都是升腾的荷尔蒙。……

嫁给渣男小叔后,楚小姐恃宠行凶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楚黎哭着点头:“好。”

现在也只能这么办了。

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楚氏破产,自己成为人下人。

次日。

楚蔓歌简单的洗漱好便驱车去医院上班了,一路上同事纷纷打招呼,其中有一个八卦的问道:“楚副主任,您不是休假的吗?怎么又回医院了?”

她敷衍的笑道:“爱岗敬业呗。”

同事酸溜溜:“也是,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二十五岁成为副主任的医院绝无仅有,放眼整个云城,好像也是没有的。

楚蔓歌五岁上学,凭借着超高的天赋和优异的成绩一路跳级被保送到大学中医专业,然后在大学里面研究出来惊世之作,提前毕业,十五岁的年纪便拿到了毕业证。

五年住院医师,五年主治,后来因为攻克严重的疾病,一举成为副主任医师。

在整个云城,几乎没有人不知道楚蔓歌的传奇故事。

楚蔓歌脚步未停,一路往前走,突然,人群中出现了短暂的暴乱。

“啊——有人吐血了。”

她脸色变了变,快步往前走,看着一个约莫八十岁年纪的老人躺在地上,艰难的捂着胸口,嘴巴里面全部都是吐出来的血,刺目的厉害。

楚蔓歌反应很快,解开脖颈上带着的丝巾缠绕在一起,抵在老人的牙关里面,防止他因为疼痛咬舌,然后迅速开始紧急抢救。

一系列的操作后,医院安排的担架推过来。

她脸色变了下:“他不能移动,防止血液逆流,暂时还不能放上去。”

楚蔓歌为了不让他吐血,专业的按压着他的穴位,长时间的保持一个姿势,小腿肿胀麻木的疼痛,全身也跟着僵硬。

“人群散开,让老人能够保持呼吸。”

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护士不得不喊保安过来疏散。

半个小时后,楚蔓歌吩咐:“好了,可以放到担架上面了,他的发病过程和注意事项我会告诉你们主治的。”

“好的,好的,辛苦了。”

担架匆匆将老人推走救治。

长时间保持一个姿势很难受,楚蔓歌从地上站起来的时候差点摔倒,萧宴霖伸手搀扶着她,关切的询问:“小楚,你人没事吧?”

说话的是她们中医内科的科主任。

她对上男人的视线,摇了摇头:“没事的,就是有点麻了。”

萧宴霖松口气:“没事就好。”

楚蔓歌抬眼发现凌夜湛的身影,他被院长带着视察医院,男人颜值很高,身体也好,修长的腿被西服裤子包裹着,放在人群里面是逆天的存在。

他就单单站在那里,就是里面的焦点。

可能是医者父母心,她有点担忧凌夜湛的病情,但现在也不好贸然上前。

凌夜湛自然也发现了楚蔓歌,两人的视线有那么一瞬间的碰撞,很快,男人将视线移开,好似看到的只是一个陌生人而已。

她也讪讪的转移开视线,看着萧宴霖:“走吧,主任。”

“好。”

两人在去科室的路上,商讨的都是病人的事情。

凌夜湛听着院长一直介绍医院,有些头疼的揉了揉眉心:“好了,今天就到这里吧,投资的事情我会让他们分析分析的。”

言外之意,还有商量的余地。

院长十分的恭维:“麻烦凌总了。”

虽然这位爷是刚从国外回来的,但是凌氏集团的大权可是全部掌握在他的手中啊。

凌夜湛抬脚离开。

豪车前,他没有上去,看了一眼助理,淡淡吩咐着:“先在这里等着。”

助理恭敬的点着脑袋:“是。”

凌夜湛返回到医院,因为刚刚视察过,所以轻车熟路的找到楚蔓歌的办公室,推门进去刚好看到女人在换白大褂,她的身材意外的好。

想起昨晚女人紧贴着他胸膛的柔软,他将视线移在别的方向。

楚蔓歌见他过来,眼眸里面带着几分开心,有些期待的问道:“凌总,你是来给我送**的吗?”

凌夜湛嗤笑一声:“你觉得可能吗?”

楚蔓歌转念一想觉得也是,倒也不尴尬,继续问道:“那您来是找我治病的?”

他不耐烦起来:“闭嘴。”

女人乖乖点头:“好的。”

所以,他过来是做什么的?

凌夜湛一字一句的吩咐着,磁性低沉的声音里面夹杂着明显的警告:“我病情的事情,如果多一个人知道的话,你知道自己的下场。”

楚蔓歌立马做出发誓的举动:“您放心,我必定守口如瓶,但我觉得你确实应该治疗一下,如果你不嫌弃的话,我们可以签订个保密协议。”

她很愿意代劳,主要是这类疾病她确实没有见过,激起她强烈的征服欲。

凌夜湛冷冷拒绝:“不需要。”

他转身离开。

楚蔓歌看着男人渐行渐远的背影,有些不解的眨了眨眼睛,所以他过来只是为了警告的吗?看来,病情对他来说确实不能外传。

她坐在办公椅子上的时候,看正巧到上班的时间,便开始喊号面诊,就这么忙忙碌碌一上午,到下班的时间,她站起来最大幅度的深了个懒腰。

还是工作的时候惬意。

楚蔓歌刚准备去食堂吃饭,凌泽轩就闯了进来,她能从男人的身上闻到一股淡淡的膏药味,专治跌打损伤的那种。

她往后退。

“让开。”

凌泽轩被罚的长时间跪着,膝盖痛的没有办法他只能来医院,放弃距离家里近的,特意的来楚蔓歌上班的地方,他进入楚蔓歌办公室的时候,反锁上门,冰冷的逼问。

“告诉我,那个男人是谁?”

楚蔓歌眉头狠狠地皱着,不悦到了极点:“什么男人?”

凌泽轩想到楚黎拿出来的那张照片,就被**的全无理智,他手掌放在女人的肩膀上,狠狠的晃动着,双目猩红:“告诉我,是谁?哪个野男人是谁?我跟你在一起这么久了,他凭什么横叉一脚?”

她被捏的很疼,挣扎着无辜否认。

“我没有男人,到底要跟你说几遍你才会相信?以前没有,现在没有!”

她根本就没有性生活。

凌泽轩将她推在桌子上,发疯一样的扯衣服:“那就让我试试。”

展开全部

章节目录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