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儿一女无人送终,老娘六亲不认

四儿一女无人送终,老娘六亲不认

作者:午睡的雨
时间:2024-04-04 12:20:40
状态:连载中
简介:

《四儿一女无人送终,老娘六亲不认》非常非常好看,没一个情节重复,不啰嗦,主线很强,宋春雪江夜铭人物塑造的很好。主要讲述的是:老大蹙起眉头,“可是我问过阴阳先生了,那块地旁边的水沟太深,不易聚财。而且,那里都是李……

四儿一女无人送终,老娘六亲不认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看到宋春雪凑到自己的箱子前,陈凤慌了。

“娘,你在找什么呢,我也没藏什么东西啊。”她跟老大使了个眼色,“我怕你们回来的太晚,饭做得太早就不好吃了,我现在就去给你们做。”

宋春雪挑眉,这是服软的意思?

“好,那你就将箱子里的白面饼子拿出来,给我们烧些鸡蛋汤就好。”她并没有要顺坡下驴的意思,“你怀孩子嘴馋我可以理解,但你不能自己做主。”

“如今这个回家还没分,虽然你是长媳,但你们偷偷吃独食,还将家里的好东西全都锁到你的箱子里,以后这日子怎么过?”

“我以前偏心老大偏心的过了头,是觉得他温顺听话,将来会好好孝敬我。可事实证明,他眼里根本就没有我这个当娘的,从今往后,我会尽量待你们公平一些。”

她盯着江夜铭一字一顿道,“老大,我以后不会偏袒你了,以后在这个家,多劳多得,谁付出的多谁就分得多。”

但此时的老大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胸中的火苗越燃越旺。

“我们家最值钱的东西握在老三手里,娘是因为这个忽然偏袒他的吗?”

老大咬着牙愤愤不已道,“不就是放羊吗,我也会!”

宋春雪笑了,“好啊,那以后你上午放羊,下午让三娃放。”

“这可是你说的,”江夜铭露出志在必得的神情,“到时候羊必须分我一半。”

呵,他可敢想。

但一想到他这样理直气壮的毛病,是她自己惯出来的,宋春雪心里堵得慌。

“你想得可真美,等你放一个月再说吧。”她轻轻地敲了敲陈凤的箱子,“还有,今天若是不把里面的白面饼子拿出来,你们今晚就给我滚到驴圈里睡,我说到做到。”

陈凤气得吹胡子瞪眼,还是忍痛将箱子打开,不情不愿的将包裹的严严实实的白面锅盔拿出来。

看着烤的焦黄,品相甚好的锅盔,宋春雪不由笑道,“做馍馍的手艺不错,还知道在里面加猪油,就是这面没发好。”

陈凤瞪着江夜铭,气的直翻白眼,转身便躺到炕上。

“躺下干什么,还不快去做饭。”宋春雪眸子发暗,“我们还没吃呢。”

“娘,凤儿她困得厉害,你就……”

“那你去做饭。”反正他那么疼爱媳妇儿。

“……”江夜铭张了张嘴,当场就要回绝。

但对上母亲压迫感极强的视线,他认怂了,低头推了推陈凤,“快起来去做饭。”

陈凤气得狠狠地捶了他两下。

宋春雪懒得看他们互相推诿,拿着饼子往外走,“不做也行,我自己有手有脚,不至于饿死。”

这话听得江夜铭头皮发麻,不由抬脚踹了陈凤一脚,“还不快去。”

本来还在气头上的陈凤当场撒泼,对江夜铭拳打脚踢,自己哭得贼大声。

“我怀着孩子你还踹我,我都说了肚子不舒服,孩子还踢我……呜呜呜,我不活了,我怎么就嫁给了你啊……”

江夜铭最怕她来这招,连忙穿鞋下炕去做饭。

……

等吃饭的时候,宋春雪跟三娃在北屋,让他将新鞋穿上。

“你要是舍不得,也不用放羊的时候穿,每天从外面回来换上,在家里穿新的。放羊的时候穿旧的那双,但那双破了三四个洞的,我已经添了炕了。”

三娃有些舍不得,但看着新鞋好看,便穿上试试。

这时,老二挑起门帘进来,低着头盯着自己的新鞋跺了跺脚。

“娘,我的鞋好看吗?”

宋春雪的视线落在老二江夜辉的身上,他一直在读书,考了三年童试没考上,半年前才改主意,跟同窗一起参加征兵的。

他没干过粗活,白白净净的,笑起来有一点点傻,但他身上有一股不服输的劲儿,一向很傲气。

但一副文弱秀才样的他,还是毅然决然去了军营,熬了五年混了个小官。

那五年,他一定很辛苦吧。

他一定是因为特别感激在他最艰难的时候,将他拉出泥潭的异姓兄弟,才会娶了他的妹妹,将他的母亲来当亲娘孝顺的吧。

其实,她也没什么好怨怼的。

儿孙自有儿孙福,孩子过得安稳,便是她的安慰。

何况,在军营的前几年,他每年还会往家里托人带银子的……

“娘,你怎么了?”老二看到她盯着自己哭了,顿时慌乱起来。

他指着三娃,“你又跟娘犟嘴了?小心我抽你信不信。”

说着,他做出要抽嘴巴的架势,咬牙切齿的看着三娃。

但他只是吓唬着三娃,并没有动手打他。

宋春雪的鼻子更酸了,她忽然想到他们兄弟俩起初关系很好的,尤其是他们各自刚成家那会儿。

那时的老二只有一个女儿,他会带着妻女一起回来过年,他们兄弟俩围着火盆彻夜长谈,有说有笑。

可是后来……

宋春雪忽然心口一痛,好像是她说错了话,让他们弟兄俩有了隔阂的。

老二一家待得不愉快,他媳妇也不习惯这里的生活环境,一起离开了。

之后,宋春雪再也没见过老二的女儿。

“娘,你哭什么?”

看到自家老娘对着她流眼泪,越哭越凶,老二慌的不行。

“三娃,你们刚才说什么了,是不是说我坏话了?”老二急得冒冷汗,不由摸了摸后脑勺,“我也没干什么伤天害理的坏事啊,好端端的,这是做什么。”

宋春雪起身,抓着他的双臂,努力控制住眼泪。

“没事,没事,我就是想到你要去当兵了,刀剑无情,若是过几年不太平是要打仗的,你若是……”宋春雪紧握着他的手臂,“要不我们不去了,就在家里种地好不好?”

“其实种地没那么辛苦的,去军营是要吃大苦头的的,我听说艰难的时候连睡觉的地方都没有,下雨天还得睡在雨地里,咱们不去行不行?”

虽然她也清楚老二后来不愿意来,是嫌弃她穷嫌她脾气不好爱唠叨,是想彻底摆脱贫农的身世。

但终究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想到以后见到他的次数越来越少,难言的痛苦将她淹没。

他不像老大那么自私,也不像三娃那么闷,他虽然不爱干活,但总会冒出一些新奇的点子。

老大端着两碗麦擦面节节进屋,看到娘对着二弟哭得泪一把鼻涕一把,而且老二跟三娃都穿着新鞋。

“娘,你给他们俩买了新鞋,为什么我没有?”

展开全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