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憨婿

大唐小憨婿

主角:徐牧李丽质
作者:风云乱啊
时间:2024-04-18 11:48:56
状态:连载中
标签: 大唐
简介:

《大唐小憨婿》是风云乱啊创作的一部令人着迷的穿越重生小说。故事中的主角徐牧李丽质经历了重重困境和考验,通过坚持和勇气找到了内心的力量。这本小说以其真实感人的情感描写和令人惊叹的想象力而闻名。现而今,大军即将开拔,朝廷为此的准备自然不会少,军粮,民夫,兵器,战马,哪个不要操心,李世宏更是忙的连……。

大唐小憨婿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卢国公府。

程咬金自玄武门之后,便一路升迁,如今已是官拜左领军卫大将军,普州刺史,受封卢国公,食邑七百户,子孙世袭。

在这长安城,的确是难以言喻的大人物了。

当程处浩回来时,府内的校场里,一个黑脸的汉子正拿着把马槊耍得虎虎生风!

正是程咬金。

程处浩让下人们将抬着的曲辕犁放下,恭恭敬敬行了一礼:“孩儿见过父亲。”

哗啦,长长的马槊悬停在空中,程咬金那如刀锋般锋利的目光便落在了儿子身上。

“今天不是去置业去了?怎么现如今才回来,还不知从何处搬了个犁?”

“是不是又去和狐朋狗友瞎混去了?”

这...

程处浩当即一哆嗦,有其父必有其子,爹是个混世魔王,他的脾气也不会好到哪去,自小也是京中一大纨绔,如今也算是收了心,可不能被冤枉了啊。

“爹,儿子今天可是有一番奇遇,立下了大功。”

程处浩急忙将今天的行程解释了一番,从前去买地,再到遇到徐牧这个憨子,最后便是这曲辕犁的神奇了!

听罢之后,程咬金眉头紧皱,略带探究的看着这样式奇怪的新犁:“这便是那新犁,当真有如此神奇?”

“爹,儿子亲自上手试过,若有不准,以性命担保!”

“好好好。”

程咬金也不怀疑,自己这儿子也是眼睛长到脑门的主,能入他眼睛,定然不会太差。

“明日为父就进宫,将此物献给陛下,若真得了陛下恩裳,别的不说,为父这回可是风光了。”

“朝中那帮只知道子曰诗云的酸丁腐儒们钻破了头都想不出的法子,竟被我老程小子随处捡了个憨子给解决了,要知道此事,长孙无忌那个老阴货,还有房玄龄他们,还不得羞愧死?”

程咬金哈哈大笑。

额...

这种话,程处浩是插不进去的,也不敢说,只是却没有忘了和徐牧的交易,便说道:“爹,您可别光顾着这些,还有那憨子的事,可别忘了说。”

“哼,为父堂堂国公,还能忘了他个憨子的功劳?他这犁能了了陛下心事,自然少不了他的功,到时候陛下还会让他去面圣,到时候还愁功劳吗?”

程咬金黑着脸瞪了儿子一下,随即道:“你这小子也是,既然那憨子觉得不放心,你便把他喊来我们府上住,为父倒要看看,谁敢来我们府上找茬!”

“孩儿当时...没想那么多...”

“哼!”

程咬金大臂一挥,将马槊丢在程处浩脚前,怒道:“你哪是没想那么多,你是贪功心切,失了分寸!”

“为父安排你到军里,的确是想让你立功,可在战场上你小子要还是这样,一定死的尸骨为父都见不到。”

“少废话,让为父看看,你的武艺有没有长进。”

这...

程处浩苦着脸捡起地上的马槊,这哪里是看看他的武艺,分明是找借口揍他一顿。

徐牧啊徐牧,我这顿打可是替你挨的啊!

...

与此同时,另一边,徐家。

再次回到徐家,徐牧的心情可是完全变了,之前哪怕他再自信,可还是有些忐忑的,而今事已经成了一半了,也就没有那么大的压力了。

而一旁,徐承厚也非常高兴,虽然不知道这憨子怎么弄出的犁,但哪怕立不了什么大功,榜上程家公子这条大腿,能给儿子保命他就知足了。

然而,眼看着徐牧那尾巴要翘到天上的样子,他还是强行板起了脸,冷声道:“天黑了还不快滚回屋里去?难道要老夫让人把你抬进去?”

“哎呦,你这糊涂爹,今天我办了这么大的事,你不奖我点什么就算了,怎么还这个态度?”

徐牧不高兴了,双手插腰说道:“你今天到地里打算干嘛?是不是要将家里的地给卖出去?你这败家的糊涂爹!”

“我!!!”

徐承厚恨不得一口老血喷出来:“要不是为了你这憨子,为父才舍不得卖地!”

“少废话,看你今天那憨劲,那程家公子帮了我们这么大忙不说,你还这么放肆,和他称兄道弟起来,还让人家留字据!”

“也就是他没有和你这憨子计较,否则,你还想立功,立个屁,人打一声招呼,就能让官府把我们全抓了,到时候再将你那犁夺去,你又能怎样?”

徐承厚能把生意做到家境富裕,自然是有其一套处事哲学的,以前这憨子只是单纯的憨,除了打架闹事,其没有任何的利益在身上,自然也不会有人去算计他,其也接触不到什么真正的达官贵人。

可现在不一样了,这憨子竟真立了功,徐承厚便想教教他如何和人相处...

“从明天开始,为父就帮你找几个私塾先生,教你为人处世,教你如何有礼有节,你要认真的学,现在苦点,总好过你这憨子哪一天无端得罪人被人陷害死,你还蒙在鼓里!”

徐牧一甩手:“什么私塾先生,我哪用得到这个,我又不想做什么官,无非就是多赚点钱,然后好好躺平,就算你找了,我也不会学!”

“再说了,程兄那边我心里有数,都是兄弟,爹你就是想太多了!”

他毕竟是现代人,对这些森严的礼教制度完全不感冒,至于程处浩,他也完全不担心,别说程处浩估计也为了要立功,一定会把曲辕犁上报上去的,这是利益相关。

哪怕程处浩真有什么别的心思,那曲辕犁也不是单独一个犁拿去了,就能复制的,**的图纸可还在他这呢!

徐承厚麻了:“哎,你啊!罢了,那你就老实在家待着吧。”

也是,这憨子哪怕有点匠作之才,他始终是那个憨子,想让他学这些,实在是难为他了!

“呆着多没劲,咱们家里有什么产业啊?爹你跟我说说,明天让我一个个去看看,只要想到点子了,立刻就能帮你赚大钱!”

“咱们家的家当还是不够啊,照这架势下去,还怎么娶十个八个啊?”

徐牧心里痒痒,今天他还是不过瘾,区区一个曲辕犁算什么,他脑子里的东西,还多着呢!

“你这憨子歇着吧,挣钱的事,还轮不到你操心,回屋去吧。”

哗啦啦,下人们都围了过来:“公子,回屋吧。”

徐牧也有些困了,此时恼怒的说道:“你这糊涂爹,等我挣了大钱,到时候可不分给你!”

“这臭小子!”

徐承厚听罢呵呵一笑,挣大钱?哪有那么简单。

不过,这憨子有这份心,其实也挺让他欣慰了,比起以前至少像个人了。

展开全部

章节目录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