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头无他

白头无他

作者:微草
时间:2024-05-14 17:08:49
状态:连载中
标签: 白头
简介:

白头无他描绘了赵文岳顾知雅的一段异世界冒险之旅。他身世神秘,被认为是命运的守护者。微草巧妙地刻画了每个角色的性格和动机,小说中充满了紧张、悬疑和奇幻元素。精彩的情节将带领读者穿越时空,探索那些隐藏在黑暗背后的秘密。

白头无他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第一章我和大**那些不可告人的过往

我出狱那天正是荣兴集团千金顾知雅正式继承家业的日子。

狱友们幸灾乐祸,纷纷猜测我会以什么样的姿势死去,毕竟八年前我胆大包天,爬上了这位大**的床。

哪怕后来我以**罪的名义坐了八年牢,怕是也难消大**心头之恨,可是没人知道,那天晚上顾知雅一整晚都在喊我的名字,甚至生下了我的孩子。

正想着一辆迈巴赫停在了我的面前,八年未见的顾知雅从车上走了下来,穿着十公分的恨天高,顾知雅却走的极稳,她早就不是当年那个穿不稳高跟鞋的小姑娘了。

痛意丝丝缕缕蔓延,我看向顾知雅,有泪想落,可我只能生生忍着。

我轻笑了下,可就在这时,顾知雅一巴掌甩在了我的脸上,到底是这些年养尊处优,顾知雅打人的力道并不重,只是让我有些发愣,她就这么恨我?

事实似乎的确是这样,顾知雅一挥手,几个保镖上前将我强拉上了后面的一辆面包车。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之下,顾知雅还真是嚣张啊。

为什么我们之间走到了这一步,我们明明是最亲近的人,怎么就变成了这样?

在回顾家的路上,我已经挨了一顿拳脚,被粗暴的丢下车时,我的头撞在门口的石狮子上,磕的我生疼。

顾知雅细细的鞋跟踩在我的手上,她满脸恨意:“赵文岳,我实在是很想知道,到底是谁给你的勇气,让你居然敢碰我?”

我没有来得及说话,顾知雅也没要我说话,她一抬手,那些保镖将我拖进了地下室。

几十种刑罚在我身上来了一遍,这是多年不见,顾知雅给我的见面礼。

我在疼痛之中恍惚想起了我和顾知雅的过往。

很少有人知道那位颇负盛名的顾家大**顾知雅其实是一个私生女,甚至十九岁以前都是在穷乡僻壤的山沟沟里长大。

也不会有人知道,她是被她后来最不屑的我用在工地上搬砖的钱一点点养大的。

她在十八岁时说了要嫁给我,可十九岁时她被顾家认了回去,原是她的那些哥哥姐姐早在豪门内斗中死光了。

只剩下了她一个人,从山沟里的野丫头到荣兴集团的继承人,顾知雅几乎是一夜之间飞上枝头变成了凤凰。

可是我这个曾经沾上她衣裙的泥点子要怎么处理呢?

顾知雅起先不知道,甚至做了一个愚蠢的,要把我留在她身边的决定,可是后来她后悔了,她要处理掉我,连同曾经是山沟里野丫头的过往。

可我也不知道她到底是心慈手软还是心狠手辣,既不肯让我死个痛快,也不肯让我活得舒坦。

我被吊在墙上,血一点一点的落在地上,太疼了,疼到极致似乎就麻木了,这都是我自己选择的路,我怨不得旁人。

眼前一阵阵发虚,我有些怀疑,我是不是要死在这里了。

高跟鞋踩在地上的声音像是踩在我的心尖上,一阵一阵钻心的疼。

我费力抬头,就见顾知雅走了进来。

“大**。”

保镖放下手中的鞭子,对着顾知雅弯腰问好,顾知雅一挥手,几个保镖走了出去。

顾知雅走到我的面前,满意的打量着我现在这副狼狈的姿态。

她是应该满意的,我不知道我身上究竟有多少道伤口,有些地方已经疼到麻木,就好像那已经不是我身体的一部分了。

进了这个房间不死也得没半条命,我知道的。

顾知雅这个时候来这里干什么呢?想看笑话吗?她现在看到了,她应该很开心吧。

“赵文岳,我最后再问你一遍,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顾知雅的眼神带着滔天恨意,那样的眼神是在一遍遍将我凌迟,让我不得好死。

我明明那样爱她,想护着她一生一世,不让她伤心,最后却让她这么恨我。

我的心尖又疼了疼,像是被一根根针扎了一样,八年前,顾知雅也问过我这个问题。

那时我站在她的床边,顾知雅躺在床上,满身痕迹,她茫然又无措,委屈又无辜。

更多的是生气,失望,愤怒,她不相信她那么信任的人,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才二十岁的顾知雅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她只知道我在她喝醉了酒之后侵犯了她,而很快她爸爸就要过来了。

捉奸在床,我怕是不会有什么好下场,同样的她也是,毕竟她是要被送去联姻的,现在这样还怎么去联姻?

那时我低下了头,我不知道怎么说,可我这副模样落在顾知雅的眼里就是心虚。

于是愤怒之下,她报了警,说我**她,把我送进了监狱。

两个月以后,我被判处八年有期徒刑,同时得到两个消息,第一,我妈知道我做了这件事情以后,伤心之下来到城里想找我,可是不幸遇到了车祸。

已经死了,烧了,埋了,我再也见不到我妈了。

第二件事情,顾知雅怀孕了,她决定生下来。

那是之后八年,我最后一次听到顾知雅的消息,直到今天我出狱。

如果那个孩子生下来了,应该已经七岁多了吧。

可顾知雅还是问我当年的事情,我无法回答。

我要怎么告诉她,那天晚上其实不是意外,是她的爸爸顾彭给她下了药,准备将她送到一个投资人的床上。

顾彭一生重男轻女,怎么会愿意把自己的产业交给一个来路不明的私生女?

可是他的儿子都死光了,他实在没有办法,顾知雅是一个女人,他虽是看不起,但勉强还有点用。

挂着他顾彭女儿的名头,卖也能卖个高价钱,这才是顾知雅被接回顾家的真正理由。

我也是在那一天晚上才知道的,可我根本已经来不及跟顾知雅说什么了。

她被下了药,整个人神志不清,根本就不知道她在做什么,她只是迫切的想要,甚至根本不知道她抱着的人是谁。

展开全部

章节目录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