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锦儿是十里闻名的扫把星

赵锦儿是十里闻名的扫把星

作者:一朵尘烟
时间:2024-05-15 15:59:06
状态:已完结
标签: 扫把星
简介:

经典之作《赵锦儿是十里闻名的扫把星》,热血开启!主人公有赵锦儿秦慕修,是作者大大一朵尘烟倾力所打造的一篇好书,小说主线剧情为:秦慕修给她说了张寡妇家的大致位置,很快便找到了。刚在一块大石头后面蹲好,就见秦珍珠从张家小院出来了,连忙聚精会神的盯过去……

赵锦儿是十里闻名的扫把星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第19章

说起来,之前捡的狐狸更贵重,但是卖出去的钱几乎都给秦慕修抓药买燕窝用了,家里没见到什么实实在在的好处。

这回可不同,这么大一辆驴车活生生在眼前,是个人心里都喜得慌。

“锦儿,你可真是我们老秦家的福星,阿修娶了你,也是他的福气!”秦大平乐呵呵道。

她大嫂刘美玉也难得开口夸道,“锦儿过门才十多天,咱家添了几头羊、一头驴,快赶上大户了。”

王凤英心里滋味怪怪的,说不上来是高兴还是酸:

这丫头莫非真像戏里唱的,是天上的福禄星君转世?

赵锦儿被夸得不好意思,“先吃早饭吧,要不该凉了......”

秦老太是越看这个孙媳越顺眼,又有好福气,又勤快,谁能不喜欢呢?

“锦丫头说得不错,都去吃早饭吧!吃完都下地,提前把稗子拔了,过几天割麦的时候省得再费工夫。”

用完早饭,秦大平夫妇带着儿子儿媳先下地了,赵锦儿和秦珍珠在家里收拾完也戴着草帽去帮忙,只留秦老太看家并照看秦慕修和牲畜们。

秦家一共五亩地,三亩半麦子,一亩半水稻,都抽了沉甸甸的穗子,长势非常喜人,只等全都黄了,便可下镰刀收割。

看今年这长势,来年一年的口粮稳妥不说,还能省下不少卖出去。

一家人都干得十分有劲,赵锦儿也埋头手脚不停。

忙了一会,突觉脑袋一阵发晕。

一股熟悉的感觉涌上脑门。

紧接着眼前便有一幕画面闪过:

天空乌泱泱的下起拳头大小的冰雹,村里房子大都被砸坏了房顶,更惨的是十里八乡尚未完全成熟的庄稼也被砸得东倒西歪,冰雹一过,又开始下急雨,把那些砸倒下的庄稼全都泡在了水里。

因为秦珍珠的事,赵锦儿知道这个画面绝不是简单的幻觉。

这是即将会发生的事——

马上就会有一场天灾降临,老天爷会把老百姓一年来的辛苦收成全部收走!

胳膊被人扶住,“你怎么了?脸白成这样?”

抬头一看,是秦珍珠。

赵锦儿擦了一把冷汗,“没、没事......”

秦珍珠白她一眼,从田埂拿了热水壶过来,“喏,喝点茶吧!真是金贵,这才干了多半点的活儿,就虚成这样!”赵锦儿被她说得怪不好意思的,抱壶喝了两口,正准备接着干活,秦珍珠就对着王凤英喊道,“娘,我晒得晕,和三嫂先回去啦!”

王凤英挥了一把汗,连忙道,“早就叫你不要来,小姑娘家家晒得黑黢黢怎么找婆家!”

但,赵锦儿凭啥回去?

秦慕修已经歇着了,她也吃白饭,往后万一再生出个孩子,哎哟哟,不得白养他们一家三口啊!

“你三嫂留下接着干,人多拔得快。”

秦珍珠把水壶递到王凤英手上,“娘,我头晕,三嫂扶着我一把,要不摔了。”

娇娇闺女这么说,王凤英也就没话了,“行吧,锦丫头啊,你回去把下午的茶水烧好,再把你大哥前两天打回来的柴劈了。”

哼,回去也不能让她闲着。

赵锦儿便应道,“好。”

秦珍珠悄悄道,“咱家劈柴是男人的活儿,大嫂嫁进来几年都没劈过柴,别干,干了以后就是你的了。”

赵锦儿奇怪的看了秦珍珠一眼,这丫头,自从把她从拍花子手里带回来,跟变了个人似的。

嘴巴虽然还是不饶人,但明显对她没有敌意了,甚至还有些......关心?

小姑子突然的示好,叫人受宠若惊啊!

两人到了家,秦老太下菜地扒菜了,堂屋和灶房都没人。

秦珍珠就道,“你回屋歇一会,水我来烧。”

赵锦儿确实头晕眼花,“那我先去看看你三哥,等会就出来劈柴。”

秦珍珠恨铁不成钢,“不是叫你不用劈吗?”

赵锦儿笑道,“没事,我在娘家劈惯了的。”

秦珍珠眼里现出一丝同情:扫把星,哦不,三嫂还怪可怜的......

回了房,只见秦慕修正倚在床头看书,身上的衫子也比前几日穿得薄了些。

阳光透过窗户孔洒在他身上,衬托得侧颜如削,赵锦儿一时看走了神。

还是秦慕修先发现她,“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大娘让回来劈柴烧水。”

秦慕修就皱起眉头,“怎么叫你劈柴?”

赵锦儿只得又道一遍,“我在家做惯了,不要紧的。”

秦慕修唇线抿紧:小妻子是因为他不能下地才被大娘拿捏着干重活,眼下他的身体情况也维护不了她,只能等将来补偿。

“你脸色看起来不大好,不舒服的话就不要干,大伯和阿虎哥会做的。”

赵锦儿倚在门旁,咬着唇瓣,支吾半晌没吭声。

秦慕修见她似乎有话要说,便问道,“怎么了?”

赵锦儿思前想后,决定把自己恍惚看到的画面告诉秦慕修,让他拿个主意。

听完赵锦儿的话,秦慕修大觉不可思议。

“你是说,你可以看到未来的画面,上次珍珠被花子带走,就是你提前看到的,这回,你又看到了地里的庄稼遭了冰雹?”

他觉得不可思议,是因为赵锦儿的预感都是上一世发生过的。

秦珍珠如是,过两天的冰雹也如是。

上一世的这一年,秋收前突然下了一场百年罕见的冰雹。

他们所处的泉州郡乃至周围几个大郡都深受荼毒,老百姓颗粒无收。

以至于到了冬日,四周山里的树皮都被扒光了,饶是如此,还是饿殍遍地,许多灾民没了活路,为一个烂山芋都能烧杀掳掠。

光是他们小岗村,都饿死了一半人不止,怎一个惨字了得!

老天爷既然给他重活一世的机会,他有责任尽力将灾祸降到最低。

只是,赵锦儿怎么也会有未卜先知的能力呢?

上一世,他并没有娶赵锦儿为妻,甚至不认识她,不知她是不是在那一世就已经拥有了这样的能力......

“是的,我看到的麦子稻子都还没黄呢,就像是这两天。阿修,你说这是真的还是只是我的幻觉?”

赵锦儿焦急的声音将秦慕修从回忆拉回现实。

展开全部

章节目录

热门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