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橘靳彦

秦橘靳彦

主角:秦橘靳彦
作者:秦橘
时间:2024-05-16 09:31:07
状态:连载中
简介:

秦橘的《秦橘靳彦》的描写展示了许多意想不到的元素,虽没特别新鲜内容,但是依旧不会觉得老套。主角是秦橘靳彦,讲述了:一边跟门卫聊闲,一边观察着星星纺织厂的结构,厂房办公楼都都非常新,进门正前方是一……

秦橘靳彦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赤果的人儿在床上纠缠,一黑一白。

难为情的声音在狭小的空间绵延不绝,若吟若哦,不知天地为何物。

秦橘女士凌乱了,她以为是太久没有自己解决,做了一个春梦而已。

这梦太真实,甚至不敢相信。

一睁开眼就是一个拧着眉头闭着眼的大帅哥在她身下,那手臂,那胸肌,那脸,呵,还是自己好事做得多,周公爷还给安排了一个喜欢的类型,粗犷又健壮,俊朗又性感。

反正是梦,不如大胆享受。

紧紧骑在男人的腰上,随着他的动作,像一艘不能靠岸的船,摇摇晃晃。

轻启樱口便是破碎的**,小脸绯红,发丝凌乱,那是极致的享受。

“这下你满意了。”

低沉带着一丝颤抖的声音直达耳边,无疑给这暧昧的情境添油加火。

“嗯,嗯,喜欢,用力点。你是不是没吃饭。”反正是梦,孟浪又如何?随心而去。

“老子弄死你。”男人一个翻身将两人姿势调转。

一声粗喘,随后又是大开大合,在海洋沉浮。

在这一亩三分地,喜欢的,不喜欢的,都得是男人做主。

他掌控,他主导,怀疑他的能力,只是自讨苦吃。可他心里为什么这么憋屈呢?

这一下午,翻来覆去,汗湿了满床,被子也拧成了一团,这战况,得多激烈。

一切平静下来,男人再睁开那眸子,平日里杀伐果决的男人,竟有那短暂的迷茫。迅速翻身下床,清理自己,看着床上没动的女人,皱了眉头。

秦橘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梦还不醒,身上的酸胀,尤其是那处,真实得有点吓人。

突然间“砰,砰,砰”的敲门声响起,不同的说话声在门口汇集,还有一个凄惨的女声。

“秦橘你个不要脸的,你赶紧滚出来。”

像母狮子般的嘶吼声,吓得秦橘瞬间清醒了,从床上坐了起来。

脑袋像电脑开机一样,轰的一下,涌入了许多不属于她的记忆。

原来她在2023年的冬天,28岁的她猝死在回家的地铁上,原因是过劳死。

随后穿越到了1980年,面前的男人是靳彦26岁她的死对头郑萍萍口中的未婚夫,是哥哥秦勇的战友,独立一营的营长。而她今年只有19岁,高中毕业两个月,是来部队探亲哥哥的。

她的父母是退伍军人,只不过父母不贪图名利不想过钩心斗角的生活,退去戎装回了老家做了农民。

在三小时前,她办了一件惊天动地的事。

在郑萍萍外出期间,她睡了她的未婚夫。还给郑萍萍写了一个纸条,叫她亲自来捉奸。

更准确来说,是强了她的未婚夫。

女人怎么强男人?很简单。

首先你要有一个哥哥,你的哥哥有一个高大帅气的战友,趁他吃饭喝醉,强了他。

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怎么实施,秦橘笑了,她是天生力气就大点,加上靳彦喝的酒加了点东西,所以她,就成功了。

作为一个本就在院里声名狼藉的女泼妇,强一个男人又怎样。

而现在,郑萍萍找上门了。

脑袋里感叹着原主的狗血操作,可不得不接受现实,立刻爬起来穿上衣服,看起来有一场硬仗要打,这都是什么事啊?

门在外面被踹开,一个风一样的女子和其他呼呼啦啦的人就冲了进来,脸上一疼,竟被打了一巴掌。

“秦橘,你真不要脸,你这个死肥猪,你勾引把我的男人我今天要打死你啊!”说话的女人纤细,柔弱,一双眼睛委屈又愤怒,可说出来的话一句比一句难听。

气不打一处来,关她什么事,她只不过穿越到这个身体来了,可灵魂不一样啊。

“要脸做什么!难道当饭吃!”捂着脸大吼,她还委屈呢。

人群里不知道谁在说“又丑又胖,还不要脸勾引男人,真是个骚蹄子,勾引男人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什么德行。”

还有人在附和,秦橘打眼一看,是一个戴着眼镜的女孩,跟郑萍萍一个类型的,好像叫徐燕?

“别吵了!”

众人一起看向一边站着的男人,绿衬衣加军裤,可那衬衣扣子都系错了衣服还皱巴巴的,那张脸像黑锅底一样黑,不用他说,众人也知道发生了什么,而且这屋子一股子**的味道。

“靳彦哥,我。”郑萍萍抹着眼泪,嘴巴瘪着看着男人。

“我会娶秦橘。这事就这样。”

男人说罢,郑萍萍哭得更厉害了,上气不接下气的,看得秦橘心里竟然有点爽。

这女的看似像个好人,实际背地里没少欺负秦橘。原来的秦橘本来是个老实人,高中毕业后是来部队探亲哥哥的。

可来了之后就因为皮肤不好,还有点胖被郑萍萍嘲笑。后面原主忍不了跟郑萍萍吵了一次架,郑萍萍借机还倒打一耙到处传秦橘欺负她,辱骂她,所以秦橘泼妇的名声才这样传出去。从此导致秦橘不爱出门每天窝在宿舍,要不是哥哥挽留早就回老家了。秦橘真的不知道,她到底哪里碍着郑萍萍的眼了,处处刁难她。

“发生什么事了?”浑厚的男声从人群传来,只见一个四十多岁的严肃男人走了进来。秦橘抬头一看,是李志刚团长。

看见来人靳彦立刻起身“团长,您怎么来了?”

李志刚看了看屋子里的人,然后遣散了,只留下了秦橘,靳彦,还有郑萍萍。

“你嫂子说好像出事了,我来看看。”

其实李志刚是听自己媳妇红英说,郑萍萍带了一群人在靳彦的门口捉奸,李志刚才来的,他也头疼啊,这是作风问题。

“团长,您得为我做主!这个不要脸的秦橘,她,她勾引我男人,还...”还了半天,也不知道怎么说出来对面俩人已经产生了夫妻之实的事实。

秦橘翻了个白眼,内心腹诽,那不叫勾引,那叫强上。

“靳彦,怎么回事?”

“团长,我会娶秦橘。”他都把人给睡了,不娶怎么办。

郑萍萍脸气的面色发青,两只手狠狠地揪着衣服。看着靳彦脖子上一块红一块青的痕迹,还有秦橘身上的痕迹,她恨不得撕了秦橘。

“靳彦,你在说什么!你娶秦橘,我又是个什么东西!”郑萍萍不顾这自己营造出来的淑女形象,大喊大叫着,秦橘只觉得此时脑瓜子嗡嗡的,像一千只母鸭子在自己耳朵边叫。

秦橘不说话看戏,李团长也不说话,看着靳彦站着面无表情,秦橘竟心里也没底。

“我已下定决心。”

郑萍萍没在说话,脏脏地骂了两句秦橘,被李团长叫人强制带出去冷静一下。

随后李志刚把靳彦也叫走了。

从靳彦的宿舍出来,往秦勇的宿舍走,一路上的人都对她行了注目礼,不时还有小声的议论,加快脚步。

刚到了家,秦勇不在,回到自己的房间。

一开门看到镜子里的那个脸,秦橘彻底无语了。

一脸的红疙瘩包,约莫着一百七八十斤的身材。一米六五左右的身高,眼睛还算大,可这一脸红疙瘩,是真吓人啊。

躺在自己的床上思考人生,发现秦橘的饮食习惯还行,但真的不太爱卫生,这衣服闻着都有味道了。长疙瘩要么是身体原因,要么就是不爱卫生导致的。

想到这,立刻去柜子里找了一身干净的居家的衣服,准备出去洗澡。

肚子里却咕噜噜地叫了起来,好饿啊。。

可是这个身材,只能吃减脂餐了。

走到厨房四处翻了翻,发现什么吃的都没有,平时都是在食堂吃,家里不开火的。

“啊天要亡我啊!”

最终决定今天晚上不吃了,直接去洗澡。反正一堆烂摊子,就这样吧,该怎么滴就怎么滴。

宿舍没有卫生间,只能去楼大头的公共浴池去,收拾好盆子,发现只有香皂和毛巾和最简朴的洗头膏,毛巾黑乎乎的像个抹布,内心嫌弃得不行,也只能先将就。

所幸浴池里一个人没有,而且还有几个有隔断的小单间,进去脱掉衣服,看着肚子上的肥肉,大粗腿直皱眉。不过皮肤还挺白,算是安慰。

打开开关,热水从头上淋了下来,洗头擦身,从身上落下去的水黑乎乎,洗头的水也是黑乎乎。

像泥水一样,一头长发洗了整整三遍才洗干净,洗干净头感觉人都轻松了不少。

心中骂娘一百八十遍,又拿香皂把那块像抹布一样的毛巾洗了好几遍,最后发现这竟然是个粉色的毛巾。。

热水澡洗罢,舒服得让人直感叹,把脏的衣服也就着水洗了,洗完衣服又出了一身汗,累的直喘气,又冲洗了一遍身体。

换上干净衣服,用毛巾包上头发,打开隔间的门里里外外看一个遍没有人,蹑手蹑脚地回了。

刚打开门,就看在坐在屋里一脸怒意的秦勇,秦橘拿着盆的手差点哆嗦了。

秦勇听到自己妹妹干的蠢事后,一开始是完全不相信的,结果团长找到了他,看着靳彦的脸,脖子上的痕迹,他才知道竟然是真的。

回到家之后发现这姑娘不在,正想着出去找人,没想到她回来了,还端着盆,换了干净衣服,看样子洗澡去了。

有点震惊,他妹子可真是不太爱干净,衣服,床单都是黑乎乎的。

“秦橘,你可真是我的好妹子。”

秦橘傻眼,看着秦勇阴沉的脸,“那个,哥,别生气,我错了,我真错了!”

走过来就要揪耳朵的秦勇,秦橘的身体下意识的就开始躲,但是哪能躲过身高体壮的他哥,被思想教育了两个小时,秦橘从一开始的紧张,到现在都快睡着了。

“橘子,你的结婚证很快就会下来。”

“啊!”

“怎么你不想跟靳彦结婚?”

能说都是意外吗,不用负责吗?看着她哥要杀人的眼神,秦橘不敢说一个不字。

“也不是。。就是,唉。”过不下去再离婚呗,反正脸是不要的。

饿着肚子回了房间,发现头发都干了。

又换了干净的床单,躺在床上,或许是信息量太大导致的疲惫,秦橘一觉睡到了天亮。

在小床上翻个身,嘹亮的起床号吹了起来。

展开全部

章节目录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