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金儿子

神金儿子

主角:江澈叮咛
作者:加强囚徒
时间:2024-05-16 10:32:37
状态:连载中
简介:

在加强囚徒的笔下,江澈叮咛成为了一名被注定要与命运抗争的英雄。他面对着一个陌生而危险的世界,需要勇气和智慧来战胜邪恶势力。这部玄幻科幻小说融合了冒险、奇幻和爱情元素,带给读者无尽的惊喜和感动,正在重新盛汤的手微微一顿,因为在问及他过往的那一刻,他又闻到了难受、痛苦、伤心的气息。……将让你欲罢不能,引发内心的深思。

神金儿子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江澈声音一落,屋内的恶灵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沾满血锈的锯肉刀滴答滴答的朝着地面滴着鲜血。

“你叫我们什么?”厨房里的屠夫放下不知名的血肉,提着锯肉刀朝着门口的位置走去。

他裤子已经被血水打湿,一路走来拖行了一道血印。

直播间的观众屏住呼吸,有些人已经切换了其他求生者的直播间不忍再看江澈的画面。

【妈的,愣头青!】

【明知是精神病,看见他送人头还是有点难受。】

【虽然是精神病,医院那些人也该科普一下基础的常识吧啊,就是送死也让人去把规则试出来,而不是无所谓的死亡。】

……

自诡异降临现实以后,填进去的人命数不胜数。

大家已经不会再同情任何一个人,只是觉得他这条命没有丢出自己的价值。

屠夫逐渐逼近江澈,观众已经不忍再看。

感受着扑面而来的血腥,江澈只是认真的盯着屠夫的眼睛。

却不见面具后面的双眼残忍又嗜血。

听见对方的问题,江澈也愣了,随后他忍不住皱起眉头,“他们说我家人在副本里,你不是我爸吗?”

眼前的男人虽然闻着一身的血腥恶臭,但江澈绝对不是那种味道嫌弃的人。

无论家人是什么职业,什么工作,他都会和家人在一起。

听见他的话,屠夫似乎也被这突如其来的问题气笑了,他面具上的大嘴狰狞的笑起来。

“是,我就是你爹,来,乖儿子,进来吃饭。”他低沉的桀桀大笑,说是要江澈进去吃饭,但谁都能听得出语气里的讥笑嘲讽。

江澈一开始还有些失望,他只是和以前一样问一句,本来他也没有抱有期望,但是在听见对方承认的那一刻,江澈眼眶不自觉变红,心酸无奈涌上心头。

这么多年,他终于找到自己的家人了。

“你看你,衣服都破了,等会妈妈给你补补。”屋内的护士放下正在缝补皮肉的手,似笑非笑的朝着江澈开口。

她捏着手术刀还有针线的手指在空中晃了晃,身边倒挂着的尸体还在展示其悲惨结局。

江澈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穿了多年的病患服,这多年从来都没有人在乎他穿的好坏,病患服难免有洗不掉的脏污还有破损。

江澈心中感动眼角湿润,重重的点了点头。

屠夫狞笑着走进厨房,伸手一把抓进正在熬煮汤汁的锅里,一滩奇怪的肉糊便被他抓起来放在了盘子里。

他讥笑着将装有食物的盘子摆在桌上,随后转头看向江澈,挥舞着自己的锯肉刀。

“乖儿子,过来吃饭了。”

这一幕让看直播的观众感到窒息,无论是环境还是氛围,都像掐紧脖子的黑手。

【我都快喘不过气来了,看见那滩食物我都想吐。】

【这两个恶灵绝对是故意的,他们就是想要折磨人类,最后再杀了你。】

【你看那护士恶灵,她自己全身皮肉都是针线缝补的痕迹,等会她哪是缝衣服,这明明是缝人!】

【我宁愿死也不想受这种折磨!】

【它俩明显就是把这个精神病人类当做玩具了。】

……

江澈感动的看向两人,屋子里有些脏乱,到处都是血污,但是江澈却丝毫不在意。

他小步跑到桌边放下自己的手提箱。

“爸妈,我这次回来还给你们带了礼物,也不知道你会不会喜欢。”

他打开手提箱的一瞬,两个恶灵警惕的看向他手中的箱子,身子也开始戒备随时都能将其抹杀。

本以为里面会有什么绝杀的秘密武器,但是等箱子打开之后,一瓶好酒被江澈拿起来递到了屠夫面前,除此之外还有一条烟。

屠夫看着江澈那期待的目光,眼里闪过一丝迷惑。

这小子,究竟是装的还是真不怕?

从江澈进门开始,他们就感受不到江澈一点惊恐的情绪,此时他更是期待的盯着自己,似乎想要得到自己的夸奖。

“……,好酒。”

他沉默半晌,从江澈手中接过那瓶藏酒。

他将盖子打开,浓郁的酱香瞬间飘荡在整个房间,醇厚的气味和屋子里那些奇怪的味道混杂在一起,难闻又怪异。

屠夫朝着身边的护士看了一眼,眼里满是迷茫。

“妈,你也有礼物。”江澈拿起箱子里的另一个小盒子,他小心翼翼的将其打开,一条璀璨耀眼的蓝宝石项链便被他捧在手心里。

这可是他在那群富人房间里找了几个房间才找到的。

“妈我给你戴上。”江澈说着就取下项链跑到护士恶灵的身后,将项链放在她脖子上,认真的低头按着上边的卡扣。

两只恶灵停止了手上动作,对视一眼,有些迷茫。

他们能够感受到,无论是酒还是江澈刚刚拿出来的项链,都不是会对恶灵造成伤害的特殊物品。

他眼神清澈的将项链扣好,蓝色的宝石项链圣洁无暇,和黑红脏污的护士服起了鲜明的区别。

“真漂亮!”江澈真心夸赞,丝毫没有注意那两个恶灵逐渐古怪的眼神。

箱子里的东西不少,除了他拿出来的东西之外,还有几个玩偶还有其他东西,一眼扫去,都是外边世界的东西,对恶灵没有任何威胁。

“好了,吃饭吧。”护士恶灵扭着身子走到餐桌边找了一个位置坐下。

“吃吧。”屠夫看了看手中的酒,将其直接倒入桌上那道难闻又诡异的肉糊中。

原本粘稠的肉糊被稀释成了更恶心的汤水,气味也变的更加难闻,稀释之后的汤面上漂浮着一层令人作呕的油脂。

江澈看见他将酒倒进菜中,眼睛一红,鼻子猛地发酸,心中感动更是无以复加。

他知道有人在做菜的时候倒入酒水来祛除腥味,现在自己爸爸倒酒进菜里也是如此。

江澈自然闻得见菜品那难闻的腥臭,

可如今这些都不重要了,

饭菜味道没有去除腥味,老爸不也自责的倒入酒水去腥吗?

家里以前的饭菜都不会如此,肯定是怕他回来无法接受这种气味才会这样。

只要有个家,这种味道算什么?

父母已经做了,他就不会怪他们做的不好。

见他抽着鼻子,眼泪都快流出来,弹幕叹了一口气。

【还以为这精神病不怕呢,这下眼泪都要吓出来了。】

【心理承受能力还是很大了,如果是我就不能面不改色的摸出礼物去戴项链。】

【哎,他马上就没了。】

【恶灵把他当玩具戏弄,还不如早点死了。】

……

展开全部

章节目录

热门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