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香难渡

焚香难渡

主角:凌花鹤燕忱
作者:崂山小妖
时间:2024-05-16 14:54:40
状态:已完结
简介:

崂山小妖的《焚香难渡》这本书写的很好!语言丰富,很是值得看,凌花鹤燕忱是本书的主角,小说描述的是:从我是一缕香火精时,他就在我面前诵经打坐,竟也过去那么久。“花鹤你放心,我每天还是……

焚香难渡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第二章

府中的下人们知晓了局势,对我也越发刻薄起来。

我身子本就虚弱,平日里一直都是燕鲍珍肴不断。

现在别说鲍鱼,臭鱼都见不到一条,馊了的汤淅淅沥沥捞出一条肉丝也要立刻吞下。

闷热的柴房呆久了,胸膛上也都是疹子,怎么抓都不止痒。

还有一些色胆包天的喂马奴半夜偷偷瞧我,眼里的谗意让我害怕的缩成一团,只怕燕忱把我扔出去,我下一秒就会被吃摸干净。

我有些后悔和燕忱对着干。

但我被他宠出来的骄傲,不允许我对另一个女人做小伏低。

更不愿相信燕忱是真的不爱我。

通真悄悄来给我送吃的,他胆子小,四处张望着让我快吃。

从我是一缕香火精时,他就在我面前诵经打坐,竟也过去那么久。

“花鹤你放心,我每天还是会把香火偷偷给你点上,虽然不多,但足以维持人形。”

我点点头,现在只能依仗他了。

“你要不然就和将军服个软,要不就化魂回寺里吧。”

我摇摇头,我来这里的要事没成,不能走。

“可香不多了,你若耗尽魂魄,这一世就彻底泯灭了!”

我心里一阵苦涩,看来燕忱的心思已经不在我这里了。

但还是做完我能做的,至少不愧于心。

通真摇摇头,转了转佛珠走了。

**在干草上,想着庙里的存香还有多少。

我越想心越凉,没到十个手指就数完了。

还能......撑到那个时候吗?

后门的庙里传来的吵闹声将我震醒。

我抬眼一看,是下人们拿着家伙什要把庙拆了。

我急的跑了出去,撞见了燕忱和白瑟瑟手挽着手指挥着。

白瑟瑟身上穿着我的衣裳,好不开心地喊我:

“花鹤姐姐你来了?阿忱说要将这座庙推了给我建个清凉台,你没意见吧?”

我怎么可能没意见?

“不行!这座庙是为了给我烧香才建的!”

我不信燕忱就这样让我死掉,至少会保我在世。

可燕忱只顾哄着她,比哄我时还要耐心许多,还会用手帕轻轻地擦去她的泪。

看到这我心窒息的要命,恨不得把帕子抢过来撕烂。

便伸手要夺去下人的铁锹。

但燕忱的神情很是坚定,下人死活不撒手。

“凌花鹤,我说过的,我愧对瑟瑟,所以现在别人家王妃都有的,她也要有,这块地就给瑟瑟建清凉台。”

“至于你的香坛,就另找间屋烧吧。”

我简直不敢相信我的耳朵,燕府这么大,空地可以建一百个清凉台了。

说到底还是白瑟瑟要证明,她在这个家的地位。

眼腾地发酸,腰不得不躬下去,我规规矩矩叩了个头。

第一次恳求燕忱,带着屈辱的泪。

我有想过给他磕头,可应当是在拜天地的时候。

今时不同往日,他也要娶别的女人了。

“将军,臣妾求您,给臣妾留下这么个地方,看在你我的情意上,就答应臣妾吧!”

燕忱一愣,面色所有缓和。

但旁边的白瑟瑟不满地晃着他的袖口。

他立刻大手一挥,指使他们继续挖土。

“你我之间已经没有了情意,瑟瑟的请求我不得不满足。”

多可笑,还没出几日。

他所谓的情意已经没有了。

我呆呆地在庙旁坐了一夜,见证了高高的红墙顷瘫泄在地。

过不了多久,我也就随着一起去了。

通真被白瑟瑟叫走,竟被打的皮开肉绽。

我忙跑到通真旁想拦下。

“这小僧不想要命了!居然敢偷窥我更衣,给我狠狠的往死里打!”

“你别血口喷人!”我拦住下人,对着悠闲自在的白瑟瑟怒目圆瞪。

“我血口喷人?我是万人艳羡的王妃,有必要诬陷一个小僧?”

“只要我和阿忱说一声,你俩的命我就跟捻死蚂蚁一样轻松,你不会还以为阿忱爱的是你吧?”

我真的想把这个**的嘴给撕烂。

通真对我摆摆头,让我不要冲动。

我明白,白瑟瑟是不想让我活,才会如此对待他。

我护着通真,一如我昨日护着庙子那般无力。

重重的棍子落在我俩的身上,我怎么叫唤都没用。

白瑟瑟大笑着,让人把通真拉走,捅烂了他的双眼。

通真惨叫一声,我眼睁睁看着鲜血从他的眼眶流出。

我疯了般捡起旁边的棍子,想要她血债血偿。

“凌花鹤,你岂敢动瑟瑟?”

一句冷喝,我被猛地拽到了地上。

白瑟瑟瞬间涕泣连连:

“阿忱,你要替我做主!”

燕忱狠狠地扇了我一巴掌:

“你一而再再而三,我对你已经没有耐心了!”

我伤心欲绝,恨不得他也跟着白瑟瑟一起消失。

燕忱,你当真是天下第一负心汉!

“来人,把凌花鹤放到山后的镇魂塔,我看她是鬼迷心窍了,让人好好地去掉她身上的邪祟,这个僧人也送回原来的寺庙,都给我滚出去!”

我就这样被捆到了到处都是恶鬼魑魅的镇魂塔。

那里的姑子狠狠地用火烙烧着我的胸口。

我面色惨白,隐隐听见了清凉台弹琴奏乐的欢愉声。

嘴被塞上了破布,姑子一边烧一边狠狠地在上面撒盐。

“这是白**叮嘱我的,要是姑娘疼死了可莫要怪我!”

怎么魂魄还没散尽呢。

我不想活了,我也不想恨你了燕忱。

“花鹤花鹤!”

通真趁着姑子不在,不知怎么摸到这里来的。

“你快走,这里都是不干净的东西。”我连忙把他往外推。

“我是来告诉你,寺庙的姻缘树,结了你的果子,你有孩子了!”

什么?

为什么偏偏是这个时候?

为什么偏偏是燕忱不爱我的时候?

我留不住这个孩子的,即使我想留,燕忱也会杀了以表忠心。

气急攻心,我又吐了好大一团血。

似乎看到了燕忱和白瑟瑟手里抱着他俩的孩子,相濡以沫恩爱无比。

他只会爱他所爱之人的孩子。

宝宝,你找错妈妈了。

展开全部

章节目录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