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问骨

美人问骨

主角:白禹连杪尘
作者:不识非
时间:2024-05-16 16:49:34
状态:连载中
标签: 美人
简介:

古代言情小说《美人问骨》,代表人物白禹连杪尘,演绎关于仇恨和爱情的精彩故事,作者不识非近期完成编著,主要讲述的是秦无殇本身就是西凉勇将,再加上身上穿的西凉特制的玄铁护甲,要得道荷包难上加难。“谁来与我一战。”秦无殇跳到宴席中央,锤着……

美人问骨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第10章

------------

华阳殿的后花园里,连杪尘对着面瘫的离难,白蝶他们则坐在一边的石桌上。

“阿难,你们开始吧。”

随着白蝶的一句话,两人双双亮剑,数十个回合下来,两人各有胜负。

他的剑法多是剑走偏锋,是那种伤敌八百自损一千的打法,连杪尘不想继续打下去了,可现在如火如茶的又不能认输,这可如何是好。

就在他犹豫不决的时候,离难又是一剑刺过来,有了。

连杪尘轻轻往后一退,可又没有避开剑芒,“刺啦,”剑尖入肉,直刺胸膛,殷红的鲜血缓缓流出,染湿了胸前的衣襟。

离难不解的合上鱼肠剑,这一剑他可以躲过去的呀。

“公子,你没事吧。”羽风率先跑了过去。

随后白蝶他们也是反应过来了,“清莲,快去叫太医令。”

望着众人慌乱的模样,这时连杪尘装模作样的晕了过去。

须臾,太医令来了。

太医令先给他止住了血,又诊了诊脉,确认没事后才出去说道,“禀告太子、公主,此人失血过多,需要静养,切勿移动。”

他擦了擦汗,此景此景何其相似,他不久前刚给离难该治完,这才几天又被拖过来,实在是经不起折腾。

此时,屋内的连杪尘已经缓缓醒来。

“公子,你可吓死小的了,这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也不活了我。”

这话听着怎么这么别扭,“别哭了,也不嫌丢人。”你家公子武功卓绝,没看出来这是故意被刺伤的吗。

“哦,对了还不知道公子怎么称呼。”白函夏这时才想起来。

“鄙人陈杪,他是我的仆人羽风。”

陈杪,他不是叫连杪尘吗?到底那一个才是他的真名字,白蝶虽然怀疑,但没有说破。

白函夏说道:“这样,陈公子你先在华阳殿修养数日,姬太子那边我替你知会声。”

连杪尘连连道谢,这可算因祸得福,终于有机会独自和着丫头呆着了。

入夜,华阳殿里静悄悄的一片,连杪尘趁着羽风睡着了,偷偷的起床,白天那点伤对他来说都不算什么。

他凭借白天记忆,依稀来到华阳殿主殿,此时门外的宫女、侍卫走得一干二净,但房间里的灯还亮着。

这样推门进去会不会吓着她,连杪尘的手停留在半空中,小心的在窗户上掏了一个洞。

房间里雾气蒙蒙,偶尔还传出淅沥淅沥的水声,白蝶在水里吹着泡泡,左肩处的胎记若隐若现,根本不知道窗外有个人在偷窥自己。

非礼勿视,连杪尘涨红着脸,立刻把眼移开。

等等,刚才那是什么。

他心里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再次朝着房间里望去。

这......是蝴蝶胎记!!!

连杪尘踉跄了一下,为什么会是她。

耳畔有些声音在响起,那是呼啸的风声,还是多年来父皇母后的叮嘱,遇则杀之、遇则杀之!

他怅然的走回了房间,这时羽风已经醒来,着急的看着连杪尘。

“公子,你去哪里了?”

连杪尘眼神有些空洞,皱着眉毛看着羽风,“我找到蝴蝶女婴了。”

此行来南楚的目的,达到了。但为什么他那么难过,如果可以,他好想从来没遇到过白蝶。

而一边的羽风不禁低语起来,“若遇蝴蝶女婴者,速杀之。”

“不行!”

他不准羽风杀了白蝶,或许这是个巧合也说不定。

“公子,我们来的目的就是为了找到蝴蝶女婴,然后杀之后快,您不能忘记当年巫族大护法说的预言啊!”

公子对白蝶公主的感情他稍微能感觉到,可是为了东宋千秋大业,白蝶公主只能对不起了。

连杪尘还是摇摇头,“明天联络宫里的东宋细作,查清楚再说。”

今夜注定有些人无法入眠。

第二天,白蝶早早的醒来,让小厨房炖了鸡汤亲自给连杪尘端过去。

她怎么感觉今日羽风看自己的眼神都怪怪的。

“这是给你炖的,快些喝了吧。”白蝶看他还在发愣,出言提醒道。

连杪尘喝了两口,“入口顺滑,滋味上佳,厨子做的不错。”

“那当然,我小厨房里面的厨子,都是一等一的好。”

这皇宫要说最好的厨子,不是御膳房的那些人,而是她小厨房的。

这丫头,夸一夸就上天。连杪尘心里高兴,又多喝了几口,而羽风在一边一直沉着脸,似乎是有心事。

“羽风你怎么了?”脸黑的也太明显了些,难不成是在宫里被欺负了。

他慢慢的笑了笑,“没事,我想公主在这深宫肯定无聊,不如我给您表演一下舞剑,就当乐子看一下。”

白蝶对这个自然感兴趣,当即就同意了。

她的身边离难不在,现在正是下手的好机会,而白蝶还不知道灾难将近。

羽风舞着长剑,一点点的靠近白蝶,另一只手中赤色精铁做成的飞镖,紧紧握住。

“舞的真不错,”白蝶看的津津有味。

但是连杪尘却瞪了一眼羽风,看到他还是打算行动,干脆猛烈咳嗦起来。

白蝶一惊,立马低头查看他的伤势,而羽风也是把手中的飞镖藏了起来。

“要不要我去把太医令再找过来。”她关心的说道。

连杪尘摇摇头,“休息一下就好,丫头你先回去吧。”

她还想多待一会,有些问题还想问一下连杪尘,可是他的身体,算了以后有的是机会,嘱咐了几句后,白蝶离开了偏殿。

“你这么着急下手的嘛。”连杪尘有些动怒。

羽风深知自家公子的脾气,从外面偷偷的带回来一个宫女,“公子,还是让她告诉你一切吧。”

“见过太子殿下,”

“让你查的事情怎么样了。”

连杪尘面色严肃,没了刚才的喜悦。

“白蝶公主自出生那蝴蝶胎记便有,确定无误。”

这么说,她真的就是蝴蝶女婴......

羽风看着连杪尘犹豫的样子,自告奋勇的上前,“公子要是下不去手,就让小的来。”

“不可以!”

他厉声一喝,就算她真的是蝴蝶女婴又怎么样,不过是个丫头,又怎么能让东宋无主,万劫不复,这一切不过是危言耸听而已。

连杪尘闭着眼沉思着,片刻又说道:“这件事,就当没发生过,谁也不准再提。”

羽风欲言又止,没有办法只好带着那个宫女走了出去。

“你回去后马上飞鸽传书告诉皇上那边,蝴蝶女婴已经找到,让他们派人过来。”

那宫女有些惊讶,而后看到羽风决绝的神情才答应着,“奴婢明白了。”

既然公子你下不去手,就让他来做这个恶人。

为了公子,为了东宋,白蝶必须要死。

展开全部

章节目录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