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背叛容怀宴顾星檀by锦千岁

2022-11-1811:16:18第一章背叛容怀宴顾星檀by锦千岁已关闭评论
第一章背叛容怀宴顾星檀

第一章背叛容怀宴顾星檀

作者:锦千岁

主角:顾星檀容怀宴

下载阅读器离线看全本

最新小说第一章背叛容怀宴顾星檀顾星檀容怀宴整体结构设计的不错,心理描写也比较到位,让人痛快淋漓,逻辑感也比较强,非常推荐。故事简介:顾安安激动的手脚在颤抖,她知道,宋锦书完了。这么多年她高高在上,恃靓行凶,什么都不做,站在那便是最耀眼的绝色,理所当然的……...

第一章背叛容怀宴顾星檀

《第一章背叛容怀宴顾星檀》小说试读

第15章

宋锦书倒在沙发上,捂着脖子咳嗽的眼泪都快出来了。

顾安安心里道了一声可惜,跑过去,担忧问:“锦书,你......你怎么样?对不起,都怪我......”

她转头怒斥楚雁声:“你太过分了,怎么能这样对锦书?”

楚雁声鄙夷的扫过她,他听厉卿川的,可顾安安算什么东西,看在川哥的份儿上喊她一声嫂子,她还真以为自己是碟菜了。

顾安安被他的眼神刺了一下,咬唇不敢再吭声。

宋锦书喉咙**辣的疼着,像有火在烧。

她推开顾安安,缓缓将衣服扯上去,起身便走。

楚雁声伸出长腿挡住她:“想走,问过小爷同意了吗?”

“把这个喝了,我就让你走。”

宋锦书瞥一眼满杯的威士忌:“看不起谁呢?”

她将楚雁声的手推开,随手抓起桌子上整瓶酒,仰头灌下去!

她喝的太猛,酒水顺着唇角滑过下巴,沿着细长的脖颈流下去,没I入衣服!

原本看热闹的人群,被这一幕给惊呆了。

随着瓶子里的酒越来越少,那些吵杂声音渐渐没有,直到寂寂无声。

宋锦书这个女人,很奇特,她总是会给你耳目一新,不一样的答案,从不会按照大家猜测的剧本去走。

不哀求,不哭泣,哪怕是被羞辱,被践踏,也不会低下头颅。

她看似轻浮,骨子里却骄傲的很。

一瓶酒喝完,宋锦书脸颊已经通红,可依然站的笔直,酒瓶信手一丢,咚落在地上,滚到厉卿川脚边。

“楚少爷,可以了吗?”

楚雁声嘴唇蠕动,心里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

宋锦书推开他,大步离开。

看着她的背影,楚雁声抬起手,想叫她。

最后却胡乱撸了俩把头发,“我......”

这女人,怎么能这么够味儿,好像完完全全就是贴着他的喜好来的。

跟她一比,他身边那些女人,一个个,全都寡淡如水,没有半点滋味、

他怎么早没注意这个女人!

顾安安假装担忧,“抱歉,失陪,我去看看她!”

楚雁声心里乱糟糟的,他在房间里来回转悠,一**坐在厉卿川身边,瘫在那,半点没说话。

厉卿川看一眼脚边的空酒瓶,瓶口还淡淡的唇印,眼底闪过一抹兴味!

忽然,楚雁声猛地坐起来,郑重其事道:“哥,得不到这个女人,我死都闭不上眼。”

“出息!”

“你不觉得,她太招人了,她身上那股子桀骜的劲头,跟烈酒一样......”

厉卿川手机响了,他没再理会楚雁声,起身离去。

出了房间,宋锦书便冲到洗手间,吐了昏天暗地。

顾安安抬手在她后背拍打:“你就是太要强了,其实服个软,就好了!”

她心里真恨不得,楚雁声当场行动。

每次都以为,她会被羞辱的抬不起头来,可每次结果都让她觉得不如意。

宋锦书身上总有一股子野蛮生长的不服输的劲头,仿佛什么都压不跨她!

“不是我的错,为什么要服软?”她抬头,看到镜子里红了眼眶的自己。

小说《第一章背叛容怀宴顾星檀》 第15章 试读结束。

《第一章背叛容怀宴顾星檀》网友点评

静谧:第一章背叛容怀宴顾星檀在看完文章后,我不敢轻易回复,我担心我庸俗不堪的语言会玷污了这世间少有的文章。但我还是回复了,因为我觉得如果不能在如此精彩的文章后面留下自己的足迹,那将会成为我一生的遗憾。

瑾夏年华:这本书第一章背叛容怀宴顾星檀整体结构设计的不错,而且心理描写也比较到位,有时候让人痛快淋漓,但是整个感觉逻辑感也比较强,不失为一篇佳作!

爆款小说《第一章背叛容怀宴顾星檀》主角顾星檀容怀宴全文在线完本阅读 好书推荐

爆款小说《第一章背叛容怀宴顾星檀》主角顾星檀容怀宴全文在线完本阅读

《第一章背叛容怀宴顾星檀》是锦千岁写的一本逻辑性很强的书,故事张节条理清楚,比较完美。主角是顾星檀容怀宴主要讲述的是:她看到满屋子的人吃了一惊,电话里顾安安没有说有这么多人。那些男...
【抖音】第一章背叛容怀宴顾星檀全文阅读 好书推荐

【抖音】第一章背叛容怀宴顾星檀全文阅读

现代言情小说《第一章背叛容怀宴顾星檀》的主角是顾星檀容怀宴,作者锦千岁把顾星檀容怀宴描绘得有血有肉,看完全篇非常过瘾,故事情节环环相扣,《第一章背叛容怀宴顾星檀》讲的是:顾安安被她...
第一章背叛容怀宴顾星檀全文目录-顾星檀容怀宴小说无弹窗阅读 好书推荐

第一章背叛容怀宴顾星檀全文目录-顾星檀容怀宴小说无弹窗阅读

以顾星檀容怀宴为主角的,小说名字是《第一章背叛容怀宴顾星檀》,该书作者是锦千岁创作,书中主要讲述的内容有:反正,结果也不会比这更坏了。厉卿川握着酒杯的手慢慢收紧,又是那种眼神,桀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