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相思荒芜成殇小说,主角辛萝沈临翰最新章节阅读

2022-12-0214:44:40好看的相思荒芜成殇小说,主角辛萝沈临翰最新章节阅读已关闭评论
相思荒芜成殇

相思荒芜成殇

作者:飞花短歌

主角:辛萝沈临翰

下载阅读器离线看全本

小说《相思荒芜成殇》,本书中的代表人物是辛萝沈临翰。故事内容凄美而曲折,是作者大神飞花短歌所写,文章梗概:“可是这八个月你怎么熬下去,痛苦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医生忍不住说。但辛萝却无比执着:“不!你别说了,这是我的宝宝……...

相思荒芜成殇

《相思荒芜成殇》小说试读

“还不是辛萝害的,我被她囚禁了这么久,现在只要一个人就好怕,怕再被关起来,再有人会害我们母子……”

她说着去抓沈临翰的手,往自己肚子上按,“你摸摸,宝宝也很不安……”

沈临翰猛地抽回手,瞬间沉了脸色,“辛萝已经不在了,有谁会害你!”

若放在以往,见柯以柔如此,他一定早就将她揽入怀里安慰了,可现在辛萝出事让他整个人方寸大乱,一切似乎都变得不同了。

他不想再提那些是是非非,更加不想听她提到辛萝!

偏偏柯以柔毫无知觉,仍然楚楚可怜的说:“她是死了,可是她的手段那么多,谁知道会不会早就安排好来害我们母子,临翰,你不要走了好不好……”

她边说边哭,期间还偷偷瞟了眼沈临翰的反应,就在她满以为目地就要达到,结果沈临翰心烦意乱之下,大手一挥,“好了!既然你没事就好好休息吧,我先走了。”

说完转身就要往外走。

柯以柔眼泪婆娑的追上去,“临翰,你还要去哪里?这么晚了,难道你就不能陪陪我吗?”

沈临翰脚下顿了顿,最终冷冷的道:“辛萝还没回家,我去接她。”

“可是她已经死了!”柯以柔大喊,声音变得有些尖利,带着很明显的妒恨。

闻言,沈临翰背影僵直,过了好几秒才转过脸来,眼底却像是结了冰。

“就算她真的死了,她也是我沈临翰的人!还有,不许再说她死了!”

这已经是第二遍,他的忍耐极其有限。

柯以柔对上他冰冷的眼神,心头顿时一抖,瞬间噤声。

沈临翰转身大步走了,毫无留恋。

柯以柔直直望着他离开的方向,牙齿咬得咯咯作响。

辛萝这个贱人,活着抢走属于她的一切,想不到就算死了,还是这么阴魂不散!不过就算她再怎么厉害,也活不过来了,她迟早会得到沈太太的名分,得到沈家的一切!

……

沈临翰在辛家大门外守了一夜,漫长而痛苦的一夜。

他几次想要冲进去把人带走,但却不知为何,迟迟没有付之行动,或许是因为那点内疚,也或者是还没有准备好如何面对,只是想守在那里,离她近一些……

当清晨的光穿透玻璃,照进车内,沈临翰猛地醒了过来,额间冷汗涔涔。

辛萝呢?

他左右环顾,才发觉自己是做了一个噩梦。

可一切竟然又是那么真实。

她站在家门口,雾气弥漫中,道了一声:“沈临翰,再见。”决绝而清冷,就好像她再也不会回来了……

沈临翰心头一阵揪紧,她确实不会回来了。

“叩叩!”

这时,保镖敲了敲车门,沈临翰一手捏着眉心降下车窗,“什么事?”

保镖回道:“先生,辛……太太已经被辛家送去火化了。”

沈临翰神色一紧,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什么时候的事?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保镖因为他的脸色紧张不已,“就在刚才,我看您熬了一夜就没叫醒您……”

“去追!”沈临翰沉着脸冷冷的道,随即发动车子疾驰而去。

小说《相思荒芜成殇》 第二十章.她再也不会回来了 试读结束。

《相思荒芜成殇》网友点评

终止放荡:我觉得《相思荒芜成殇》这书写的真好,以前看很多书都是看着看着就没兴趣了!觉得没意思!这书我一口气看完了,还想看,就是觉得更新的太慢了[大哭]

静谧:刚开始看,前面的剧情很有代入感,很不错,还会继续看完的。

相思荒芜成殇辛萝沈临翰大结局在线阅读 好书推荐

相思荒芜成殇辛萝沈临翰大结局在线阅读

《相思荒芜成殇》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现代虐恋小说,是作者飞花短歌的一本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辛萝沈临翰,讲述了她盛了碗粥放在他面前,柔声道:“醒了,我做了你喜欢的鸡丝粥。”...
(精品)相思荒芜成殇小说 好书推荐

(精品)相思荒芜成殇小说

《相思荒芜成殇》由老牌作者飞花短歌撰写,主角是辛萝沈临翰,剧情行云流水,妙笔生花,是一篇不得不看的现代虐恋佳作,小说摘要:“我只是担心你,”柯以柔咬着嘴唇低下头,用手抚着平坦的腹部...
熬夜也要看完的相思荒芜成殇小说推荐 好书推荐

熬夜也要看完的相思荒芜成殇小说推荐

飞花短歌创作的《相思荒芜成殇》文笔流畅,故事精彩,文中的辛萝沈临翰都个性十足,每一笔都代表了飞花短歌的创作能力和思想,非常值得一看,《相思荒芜成殇》主要讲的是:“行沈的,你居然真的...
【相思荒芜成殇】主角(辛萝沈临翰)在线阅读 好书推荐

【相思荒芜成殇】主角(辛萝沈临翰)在线阅读

《相思荒芜成殇》非常非常好看,没一个情节重复,不啰嗦,主线很强,辛萝沈临翰人物塑造的很好。主要讲述的是:随着他手松开,辛萝整个人瘫软在地,她摸着自己险些被掐断的脖子,不住喘息着。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