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铮陈若诗

2022-02-2414:24:15刘铮陈若诗已关闭评论240
我只想当太子爷

我只想当太子爷

作者:雾都老烟斗

主角:刘铮陈若诗

下载阅读器离线看全本

我只想当太子爷

《我只想当太子爷》小说试读

第18章

“噗......”

“这是什么楹联?”

“刘公子,切勿附庸风雅啊!”

陈翔引领着一帮文人,开始了捧腹大笑。

“这是什么东西?确定是楹联?”

“这怕不是哪里的俚语吧?”

这楹联讲究的东西还是颇多的。楹联从内容上和诗歌特别是律诗的关系最为密切,讲究平仄相同,对仗工整。在表现形式上,楹联和书法雕刻又密切相关。

楹联的种类除了常见的春联外,以功能性划分还有寿联,婚联,节日联,挽联等等。作者书写楹联时,须用草隶篆等字体,以示尊敬和慎重。

简单来说,有几个讲究的地方,是必须要注意的。

字数相等,节奏一致。平仄相合,音调和谐。词性相对,句式相同。内容相关,上下衔接。

所以,刘铮这个楹联一出来,众人就笑成一团。

完全没有韵律可言,完全没有意境可言。

郑月茹也忍着笑:“刘兄,这......”

“这怕不是楹联吧?”

众人跟着哄笑。

本以为这县候公子,能写出什么惊世楹联来,没想到,却是这么一个玩意儿。

刘铮笑道:“不是楹联?”

“哈哈哈哈,这是五六岁的孩子写的吧?”

那些人,不少已经笑得伏在桌上。

“这个联,是这么念的。”

刘铮淡淡道:“海水潮,朝朝潮,朝潮朝落。”

全场倏地一静。

郑月茹脸上的笑容,也戛然而止。

这是同字异音的楹联?这么一念,这音律意境节奏,一下子就出来了。原来内有玄机啊!郑月茹眼睛一亮。

“这......”

“蒙的,他就是蒙的!”

陈翔脸色都绿了。

刘铮继续笑道:“还可以这样念。“海水潮,潮朝朝,朝朝潮落!”

众人一惊。

刚才还各种嘲讽的人,登时色变,一个个低下头去,那沈行,更是已经用纸笔记载起来。

“当然,还有另外一种......”

“海水潮,朝朝朝潮,朝朝落!”

砰!

一群人都凌乱了,一个个看疯子一样看着刘铮。

要么普通到不行,要么如此惊艳?

而且而且......

你这楹联玄机这么多,让人怎么对?

甚至,不少人已经在当场开始尝试了。

“这样,风......不对!”

“水?也不对!”

郑月茹也呆呆看着刘铮,这么刁钻的楹联,还只是去第二层的?突然她就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这个刘铮未免也太坏了吧?

这么一搞,给了别人希望,却是这么刁钻别人。

“当然,还有......”

“海水潮,朝潮朝潮,朝潮落!”

“海水朝潮,朝朝潮,朝朝落!”

砰砰砰砰!

现场有一个,算一个,脑子彻底懵了。刚才还差点就对出来的几个文人,此时都是一脸黑线,用仇视的目光看着刘铮。几个人更是直接就将纸笔给摔掉了!

这还让人玩吗?

“海水朝潮,朝朝朝潮朝落!”

够了!

你这个畜生!

这些文人,已经开始恨得咬牙切齿了。

全场都是一样的懵比。

郑月茹更是哭笑不得,这到底是哪来的这么一个妖孽?这么玩,有几个人可以上得去那二层?

全场都是无比凌乱。

“放上去!”

刘铮吩咐管事的,将这楹联给高高挂起来。

“那,望舒台呢?”

郑月茹揉着太阳穴。

刘铮再喊掌管的拿笔来。

“烟沿艳檐烟燕眼!”

砰!

本来还想表现一番的一帮文人,看到这几个字,纷纷装作没事儿地放下手中的笔。

“云端上?”

“烟锁池塘柳!”

三个楹联,不能说每个都是千古绝对,但是这最后一个,那当真算是千古了的!

郑月茹,此时看着刘铮的眼神中,已经充满了震撼。

这到底是什么人?

他的脑子是怎么做的?

她几乎能想象到,这三个对联一出,必会在一段时间后,传遍整个龙炎王朝!很有可能,当然,只是可能,那些文人甚至会被这对联吸引,纷纷来这凤鸣楼来观摩比拼。之所以说可能,是因为银州毕竟还是太过贫瘠。

但是,这应该挡不住那帮人的热情。

为什么?

因为龙炎王朝的选官制度,还停留在举孝廉的阶段。并没有科举,所以文人是很重视名气的,名满天下,自然就不愁变成官身。

好啊!

这刘家公子哥,硬是给这一个酒楼,搞成了一个人才选拔的地方!

你想想,这种千古绝对,要是能当场对出来,那才气,还不是顶了天了?

而没有才华的人呢?

想上去观摩?

简单,花钱!

这一环套一环的,什么叫销售?什么是生意人?这刘家公子哥,当真是把这个社会的人们的心理,都给琢磨了一个透啊!

郑月茹现在是彻底心服口服了。

如此一来,这万花楼......不,这凤鸣楼的生意,能不火爆吗?

“对了,每层配备的花魁,都一定是不一样的!”

刘铮提醒一句。

郑月茹苦笑点头。

这个是必然的。既然有了等级之分,那花魁粉头,自然也必须跟上节奏才行。才艺双馨的,像沈曼青这样的,必须是在云端上的。而其他逊色一些的,自然就是望舒台,水墨轩,以此类推。这点道理,郑月茹还是懂的。

“刘公子,果然大才......”

突然,郑月茹意识到,自己签订这个什么对赌协议,还真有输掉可能性,这让她心中突然有点挫败感。

谁想,刘铮继续笑道:“当然,这些东西,都是慢慢来的,今天开始,凤鸣楼暂时停业重装,全部按照我的要求来!”

“另外,既然是酒楼,那最吸引人的,当然还是酒了!”

刘铮突然说道。

郑月茹奇怪问道:“酒?我们万......凤鸣楼的酒,可都是上好佳酿!”

她想不通,这个还有什么可以改进的吗?

上好?

刘铮顿时嗤之以鼻。

就他喝的那些粗制滥造的浊酒,也叫上好佳酿?不够这也不能怪他们,这个时代还没有蒸馏器,想要高纯度的白酒,那是不可能的。

并且......

这个时代的酒曲的制造工艺,也不是很成熟。

所以,这种入口都是糟粕的浊酒,才会被人说成佳酿。

“这个不行!”

刘铮果断说道。

郑月茹惊奇道:“莫非刘兄,还会酿酒不成?”

“哈哈哈哈!”

刘铮也不说破。

这里逗留这么久了,看天色也晚了,是该回去了。

“刘兄......”

郑月茹看刘铮转身就走,竟是有点没有反应过来。

那沈曼青更是,刚才刘铮的表现,她都悉数看在眼里。郑月茹尚且觉得此人神奇,更何况是她。

“他,便是连我摘下面纱都不看了吗?”

突然间。

沈曼青觉得有些惆怅,心中酸楚涌起。

......

“儿啊,听说你又去败家了是不是?”

刚回县候府,刘大豪就喜滋滋跑出来。

刘铮这一脸抽搐。

我败家,你就这么开心吗?

看来他“入股”万花楼的消息,已经传遍全城了,那些望族,恐怕还在一旁偷着乐吧,定是已经把自己当成了以前那个纨绔子弟。

刚来银州,先买这种烟花之地,那可不就是声色犬马的公子哥?

“老爹,那些人呢?”

刘铮也不回答他,四顾看着。

“已经差不多了?”

走进县候府,刘铮才惊奇道。

原来这一天的下午,这县候府的重建,已经差不多了。这个时候窗明几净,宽大威严,总体工作已经完成,只剩下一些琐碎的事情再需要处理一下。这个年头也没有什么甲醛,自然是搞好了,就可以直接住进来的。

刘大豪呵呵道:“回去了回去了。只是老爹我在想,这么多乡里乡亲,在咱家帮忙,又热闹,又有银子赚。今天一回去,日后生计又得重新寻摸啊,不容易,活着不容易。”

刘铮意外看了刘大豪一眼,没想到自己这个老爹,竟然还是一个适合当父母官的人。

“那便全部留下来,反正府里也需要人。”

刘铮道。

刘大豪欣喜道:“吾儿也是这么想的......只是,只是,这些人的开销......”

他偷偷看了刘铮一眼,欲言又止。

刘铮旋即反应过来,哈哈大笑。

原来自己这个可爱的老爹,是想告诉自己,咱家没钱了,不能那么败家了!但是又不愿意直接和自己说,生怕影响了这父子感情。

刘铮不由心中一暖,笑着道:“老爹尽管招人,我看县候府,不仅要有马夫,丫鬟,厨师园丁,最重要的,还是府兵啊!”

刘大豪深以为然。

乱世之中,武力最强!

他们两人想要在这银州站住脚跟,一股强大的军事力量,是不可或缺的。

可是......养兵,那可是烧钱的事情。

刘铮看出刘大豪的忧虑,站起来拍了拍自己老爹的肩膀,宽慰道:“老爹尽管放心去做,铮儿如今已非昨日阿蒙,你当好你的父母官,至于银钱的事情,我来帮你想办法!”

“吾儿长大了,长大了!”

刘大豪眼眶通红:“无妨,只要吾儿开心,五千两的花楼,不算什么,不算什么!你娘亲那里,还有些许积蓄的!”

刘铮哭笑不得。

看来自己的赚钱大计,得今早提上日程了。

酿酒?

酒曲的酿造,需要时间可是不断的,就从这里先开始!

小说《我只想当太子爷》 第18章 试读结束。

我只想当太子爷雾都老烟斗最新小说全文阅读 好书推荐

我只想当太子爷雾都老烟斗最新小说全文阅读

小说主人公是刘铮郑月茹的小说叫做《我只想当太子爷》,是作者雾都老烟斗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重生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第13章人多就是力量大。一连三天,县候府热闹非凡,人来人往。每天...
我只想当太子爷雾都老烟斗最新小说全文阅读 好书推荐

我只想当太子爷雾都老烟斗最新小说全文阅读

主角叫刘铮郑月茹的小说是《我只想当太子爷》,是作者雾都老烟斗创作的穿越重生小说,内容主要讲述:第8章坏了!刘铮心叫不好。这胖子正是这阳州城的县候,叫卢正义,此时怒瞪秦长风,喝道:“...
最新小说《我只想当太子爷》大结局阅读 好书推荐

最新小说《我只想当太子爷》大结局阅读

主角叫刘铮陈若诗的小说叫做《我只想当太子爷》,它的作者是雾都老烟斗创作的穿越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第14章“公子,几位啊?”刘...
主角是厉元朗水婷月的小说叫什么《傲世奇才》免费全文阅读 好书推荐

主角是厉元朗水婷月的小说叫什么《傲世奇才》免费全文阅读

官场职场文《傲世奇才》火爆来袭!讲述男女主角厉元朗水婷月之间发生的精彩故事,作者“旖旎小哥”的最新原创作品,作品简介:金胜的出现,让尴尬的局面略微有所缓解。好歹他也是副县长,比钱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