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晚晚程时晏小说(完本)-宁晚晚程时晏无错版阅读

更新时间:2023-03-17 20:01:12

关键角色是宁晚晚程时晏的小说,名字叫做《宁晚晚程时晏》,这是一部由作者“宁晚晚”倾心创作的现代言情爽文,小说内容介绍:几个人心里都有些讶异,但那效果却没有很突兀,只是让人感觉到浑身舒服放松了,所以也就没开口提出来。床上的顾耀……...

宁晚晚程时晏

《宁晚晚程时晏》小说试读

姚金菊眼泪夺眶而出,站起来委屈地说:“娘,您说话也太难听了!不就是几个红薯吗?我不吃了还不行吗?”

她过上好日子了,想想她的娘家人有什么不对吗?

难道她吃香喝辣,眼睁睁地看着娘家人受苦才是对的?

第57章扇白玉玲耳光

姚金菊哭着回屋去了,顾山有些尴尬,想拄着拐杖去看她,可碗里新鲜才挖出来的红薯煮的稀饭实在是香甜,他连忙吃完之后,这才端着饭碗拄着个拐杖回屋去看姚金菊。

宁晚晚跟顾静吃好了,李小草刷刷刷利落地把碗收了,直接呛声道:“老二老三下地,不干活儿的人晌午别想吃饭!”

屋内姚金菊知道婆婆在内涵自己,哭得更凶,一扭头背对着顾山,就是不肯再吃那碗稀饭。

两人才新婚,感情好,前面两次顾山都哄着她。

可现在顾山也有些不明白了:“金菊,现在人日子都紧张,这红薯都是难得能吃到的东西,咱家人也不少,都能吃,确实也没有多余的能送你家去……”

姚金菊哭着看他:“够不够是一回事儿,愿不愿意给又是一回事儿!

咱娘要是说给,我还能真的给吗?我又不是不知道我现在是你顾家的媳妇!

她当着一家人这样对我,不就是看不起我,她看不起我就是看不起你!所以宁愿给陆知青,也不给我娘家!”

顾山瞬间沉默了,他确实觉得二弟更厉害,娘也更喜欢二弟。

姚金菊哭着哭着扑到顾山怀里:“我不是要跟你生气,就是替你委屈而已!”

顾山长叹一口气,抱着她哄:“我知道,只有你最在乎我。金菊你放心吧,红薯我会偷偷地拿几个让你送回去的。就算我少吃点,也不会亏待你娘家人。”

姚金菊抱着他在他脸上狠狠地亲了一口!

等李小草宁晚晚顾静都出去下地之后,顾山先是拄着拐杖悄悄去开了他娘屋子里的门,那门上锁了,但他其实有个本事就算用铁丝能撬开锁。

他把锁打开,进屋找到地窖的钥匙,另外把那一大包李小草没有舍得打开的阿胶糕拿出来五六块给姚金菊。

姚金菊在旁边紧张得心脏乱跳,忍不住说:“顾山,这以后还不知道有没有机会再拿,我再拿两块吧!”

她伸手又拿两块,一边塞嘴里一块,掺了花生芝麻红枣的阿胶糕吃起来很香,她一口气吃了八块!

顾山想了想,没说啥,转头把地窖的钥匙给了姚金菊:“你去拿几个红薯,少拿点,拿多了我跟咱娘也不好交代。”

姚金菊笑道:“我知道!”

她飞快地去打开地窖的锁,瞧见里面堆满了的大红薯时两眼放光!

在顾山的阻拦下,姚金菊只拿了六个,但个个都大得快赶上小南瓜了,她可都是捡大的拿的。

顾山在旁边神色有些不太好看,他在一瞬间甚至有些怀疑自己这样是不是不太好?

姚金菊拿了红薯就劝顾山回屋休息,她则是趁着空立即回娘家去了。

顾山一再叮嘱:“千万别让你娘家人知道咱家收了红薯,要不咱娘肯定生气了!”

姚金菊的红薯送到娘家,她爹娘都吓住了:“这是红薯?咱村谁家也没种出过这么大的红薯呀!哪来的?”

她支支吾吾的:“就,就是顾家去山上扒出来的……”

她娘皱眉:“金菊,你咋还学会撒谎了?咋的,结婚之后你娘就不是你娘了?跟我还撒起谎来了呢!”

说着姚母抡起来巴掌要打,姚金菊吓得一个瑟缩赶紧说:“娘,我说,我说,是顾家地里长出来的,他们不知道为啥不让往外说。您千万别往外说,不然顾山他娘又要说我了……”

姚母冷笑:“她敢说你一个试试!你现在是顾家才娶的新媳妇!敢对你一点不好,你直接回娘家来,让他们顾家鸡飞蛋打!”

这样一想,姚金菊也觉得确实,自己怕顾家干啥?

因为还要回去喂猪喂鸡扫地洗衣服,不然晌午没饭吃,姚金菊赶紧走了。

她才走,她娘就骂骂咧咧的:“顾家也是小刀割**,让我开了眼了!

这红薯这么大一看收成就不错,就给咱们这六七个够干啥的?他们小气,我就让他们吃不成!”

但姚母是个还算聪明的人,她知道自己这样直接去闹,李小草不会相让。

但明知道顾家是在那一片公共的地方种了红薯,现在又收了这么大一片红薯,谁心里能舒服?

她思来想去,最终跑去找冯翠英了,要把这事儿告诉冯翠英。

村里冯翠英跟李小草不对付是人人皆知的事情,把李小草的这个把柄送到冯翠英的手里,绝对有用!

因为秋收才过,玉米也都晒干入库了,所以这几天大家都在犁地,为了几天后的小麦播种做准备。

晌午李小草干完活,在打谷场遇到程时晏,忙拉住了她。

“陆知青,你站好,婶子给你量量尺寸!”

她说着就用手指去丈量,一个好的裁缝几乎都不需要尺子,用手指都能确定好尺寸。

上次她给程时晏做了的那条裤子很合身,因为李小草眼光毒辣,大致看得出程时晏多高多瘦。

但这上衣要做的正好,就需要量身体了。

程时晏脸一红:“婶子,量尺寸干啥呀?”

李小草笑呵呵的:“傻孩子!给你做衣裳呀!这马上天气快降温了,上次给你做裤子的布没用完,我再给你做一套秋天的厚衣裳穿。”

程时晏忙说:“婶子,我不需要外套,我衣裳多,那布您留着用吧。”

李小草摆摆手:“不成,我都想好了给你做啥款式呢!”

两人说着话,恰好路过的白玉玲羡慕得不行。

她跑去村里壮汉孤儿孙永新家睡了两觉,孙永新也不过是给了她一点吃的而已。

想到之前自己也有很多漂亮的衣服穿,可后来都被程时晏要走送给别人了,她就气!

所以白玉玲灵机一动走上前去:“婶子,能给我也量一量尺寸做一件新褂子吗?等做好了我给您钱!”

南山村李小草手艺最好,有新娘子结婚做新衣裳都找李小草,这是很多人都知道的事情。

白玉玲想的也很简单,反正让李小草先把衣裳做了,至于钱的事情……

她有钱当然会给,没钱她就先穿着,等有钱了再给呗。

李小草本身正笑容可掬地跟程时晏讲话呢,听到这话转头看向白玉玲,当场表演了个绝活变脸!

程时晏正想告诉李小草,白玉玲这个人不可靠的时候,就听到李小草冷笑一声。

“你就是白知青吧?还真他娘的是光**推磨,转着圈地丢人!

让老娘给你做衣裳?你以为老娘不知道你是个什么玩意儿?做你娘的春秋大梦去吧!”

之前白知青欺负程时晏的事情,李小草早就听顾静说了,背地里不知道骂了白玉玲多少回了!

可巧这回白玉玲直接送她跟前了!

白玉玲急得指着她大喊:“你这死老太太你怎么说话呢?!我让你做衣裳又不是不给你钱,你嚷嚷什么啊你?

让你做衣裳是看得起你,不然你一个寡妇谁愿意搭理你!”

李小草听到“寡妇”这两个字脸色大变,但她跟村里其他农妇打架可以,她要是真的跟知青打起来,下手重了人家肯定要告她欺负女知青。

正在李小草酝酿着怎么打的时候,程时晏上去啪啪扇了白玉玲俩耳光!

“白玉玲,你欺负我不行,欺负我婶子更不行!

你这种不要脸的玩意儿怎么好意思说的出口请人帮你做衣裳的?你有那个闲钱赶紧地去把肚子里的野种打掉不好吗?”

附近已经聚集了不少人,白玉玲被打得一个趔趄,听到这话耳朵里轰的一声!

围观的人都震惊地瞪大眼,纷纷都问:“白知青怀孕了?天呐!不会吧?怀的是谁的?秦家的吗?”

“可是……俺娘昨儿还看见她从孙永新家里钻出来呢……一大早的披头散发衣衫不整的,啧啧,这就是城里来的女知青啊?”

第58章白玉玲流产

白玉玲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怀孕的事情遮掩得这么严实,程时晏竟然会知道!

每次她想吐,都是赶紧背过人群去吐的,然后还特意跟知青所里的人都说了,自己是因为胃病犯了才恶心,就怕人怀疑她是怀孕了。

她也想打胎,可打胎身体受苦,医生说了会很疼很疼,流很多血,而且也需要一笔钱。

白玉玲一没有钱,二不想受罪,三不想嫁到秦家,因为现在的秦家实在是穷得响叮当!

生蛆的酱豆她是一眼也不想再多看!

所以白玉玲立即大喊:“我没有!程时晏你这个**你胡说!你污蔑我,我要告发你!村长呢,我要去找村长!”

程时晏漂亮娇嫩的脸蛋上,桃花瓣一样的唇瓣微微启合:“是吗?所以你最近总是犯恶心,本身月事很规律,每个月那两天都疼得死去活来,这个月却好好的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知青所里的几个女知青也下工回来了,听到这话纷纷说:“确实,白知青这个月好像没有来那个……这几天老是说胃不舒服犯恶心……”

李小草故意说:“哎哟,这可真是癞蛤蟆日青蛙,长得丑玩的花!

白知青啊,正好我能摸脉看年轻姑娘是不是真的怀孕了,要不我帮你看看?”

她一伸手,白知青吓得赶紧把手缩在后面,这下子,她到底有没有怀孕一目了然!

人群中窃窃私语的声音更大了,李小草噗嗤一声笑了:“哎哟,可别吓成这样,我不会摸脉,刚刚逗你玩儿的。”

白玉玲气得站起来就要跑,谁知道这个时候冯翠英从前面来了。

原本冯翠英是要来找李小草的麻烦的,毕竟李小草占用了公共的土地种出了大红薯。

这土地就要交出来,收获的红薯也应该让大伙儿分!

谁知道她才来,就有人跟她说:“哎哟冯翠英,你来的真巧!你儿媳妇怀孕了你知道吗?”

冯翠英现在穷得裤头子都烂了,哪来的儿媳妇?

可当她听说是白知青怀了孩子的时候当时就两眼放光,一把抓住要跑的白玉玲:“你去哪?你真怀了俺家的孩子?”

要真的是这样,那可真是太好了!白玉玲必须嫁她秦家,伺候他们一家人!

白玉玲被一群人盯着,臊得真想钻进地缝里,所有人都在笑话她,鄙视她,她脸上**辣的,心里都是满满的对程时晏的恨!

她连忙否认冯翠英的话:“你做梦!我才没有怀秦建业的孩子!”

冯翠英有些失望,要是白玉玲真的怀了建业的孩子,那她可以平白得一个保姆,外加一个孙子!

正闹得不可开交的时候,忽然一个壮汉扛着锄头从人群中挤进来。

他皮肤黝黑,长得一脸凶相,是跟宁晚晚浑然不同的一种形象。

这人正是孙永新,他一把抓住白玉玲的头,五根手指死死地箍着她的头顶,

阴森森地看着她:“白知青,那你来跟我说说,你肚子里的孩子不是秦家的,难道是我的吗?或者,是第三个男人的?”

白知青故意勾引他,他心里一清二楚,因为知道自己太过残暴坐过牢又是孤儿找不到媳妇,所以就允许了白知青的靠近。

他愿意给她一点食物,反正他能干能挣,只要白知青愿意给他当媳妇就行。

床上的时候,白知青说的很好听。

“我跟秦建业的事情我是受害者,我不喜欢他,一点都不喜欢他!

我喜欢的是你这样的硬汉,孙大哥,你让我当你媳妇好不好?我给你掌家,求你疼我,宠我……”

现在想来,白知青的那些话,为的只不过是想找个饭票罢了。

她甚至,怀了别人的种来找他当便宜爹!

头骨几乎被捏碎,白玉玲吓得腿都软了,眼泪哗啦啦地掉:“没有第三个男人,这,这孩子是,是……”

她一时间不知道该咋说,要是说这孩子是秦建业的,那她岂不是必须嫁给秦家?

但要说是孙永新的,他们俩睡第一次离现在也才不到十天,鬼才信这孩子是他的!

白知青远远地看着站在一处树荫下的程时晏,穿得漂漂亮亮,旁边还有李小草给扇扇子呢,活脱脱一个被疼被宠的小姑娘。

怎么到了自己这里就不一样了?

都怪程时晏,就是程时晏这个不要脸的**害的!

最终,在孙永新跟冯翠英的逼迫下,白知青承认了:“孩子是秦建业的……”

大家伙都震惊了!

所以白知青只是怀了秦建业的孩子,转头跑去给孩子找便宜爹?

这真是麻雀啄了牛**,雀食牛逼!

而孙永新冷笑一声,一嘴的黄牙咬在一起,他松开白知青的头,猛地一巴掌往白知青的脸上扇去!

这一巴掌可比刚刚程时晏那两巴掌力道大多了!

白玉玲的牙齿直接飞出去两颗,满嘴的血哗啦啦地流!

人都被打飞出去了!

不愧是糙汉,她白知青千挑万选的糙汉!

白玉玲摸了一把自己吐出来的血,吓得直接晕死过去!

村长那边得知了闹剧,忙不迭地赶过来,拍着大腿叫:“我的个青天大老爷啊!!!咋咋咋咋又是这个白知青!”

南山村有知青脚踏两条船,怀着一个男同志的孩子又去钻另一个男人被窝的事情势必要传遍附近了!

那边李小草劝程时晏:“咱回去吧,这儿热,陆知青,你晌午想吃啥?婶子给你做!”

程时晏笑眯眯的:“婶子,这些天一直都是您做饭给我送来,我这都不好意思了,

今天我想让您也尝尝我的手艺好不好?等会儿我做好了给您送去。”

李小草赶紧拒绝:“哎呀你干了一上午活儿,回去歇着,我来做饭,我做的很快的,你要吃啥我就做啥!”

可程时晏轻轻地帮她把鬓边的乱发抚平,乖巧地说:“婶子,您对我好,可也得给我机会对您好,这样咱们才能走一辈子呢。”

不知道为啥,这句话让李小草差点哭了!

她有儿子有女儿,也有儿媳,但就是从来没有在任何人身上感受过这么温柔关切的情感。

同时李小草也骄傲,陆知青就是她这暗淡的一辈子里,老天爷派来的那束光!

程时晏把李小草说服之后就赶紧回去做饭去了,当然,她并不算特别会做饭,也不是很愿意为了做饭忙活半天,她决定利用一下空间,自己只花一半的功夫,搞一顿美食。

路过知青所的时候,程时晏听到了里面的惨叫。

白玉玲已经醒了,捂着肚子发出野猪般的嚎叫:“疼啊!!!疼!!!妈!!!妈你在哪里!!疼啊啊啊啊!救命啊!谁来救救我!你们杀了我吧!求求你们了,杀了我吧!”

肚子里宛如有刀在反复绞动,疼到人四肢百骸都在抽搐。

那哭声悲惨又绝望,有女知青都忍不住跟着哭了。

程时晏下意识地顿住脚步,望着知青所的窗子出神,她想到了自己上辈子被生剖八个月孩子的时候。

那时候她也是这样哭喊的,在冰冷的手术室里,她哭到头发湿透,嗓子都裂开了,整个人绝望到瞳孔都要涣散了,最终却眼睁睁地看着尚未足月的孩子被从她肚子里取出来。

程时晏匆匆吃了宁晚晚送来的饭,而后立即进了空间,好好地洗了个澡,洗了头发,又做了个面膜。

而后,她决定还是化个淡妆,就是看上去还是像素颜,但人会妩媚一点,精致一点的。

当然这些对于她来说都是锦上添花,毕竟她本身长得就是美人中的极品了,身材窈窕,**,浑身的皮肤没有一丝瑕疵,雪肤乌发,五官甜美动人,活脱脱是画报上的明星似的。

等收拾好,程时晏便悄悄地出门,沿着小路往后山走去。

没走多远就到了南山村北边的一个村口的小路,黑灯瞎火的,村里有树挡着,月光也不是很亮,程时晏有些害怕。

忽然,身后一阵脚步声,传来那令她朝思暮想的声音:“陆知青。”

程时晏欣喜地回头,就看到了宁晚晚那张俊朗到过分迷人的脸庞!

他直接走到她面前蹲下来:“我背着你。”

程时晏乖顺地爬上去他厚实的脊背,在那一瞬,两人都闻得见对方身上的气味。

宁晚晚也才洗过澡,身上是肥皂的清香,外加他本身自带的糙汉荷尔蒙气味。

而程时晏呢,身上的香味甜甜的,带着一种花草水果的香味儿,偏生身体又软得厉害,她乖巧地爬在宁晚晚的背上,那香气丝丝缕缕无孔不入。

宁晚晚简直恨不得当场把她给吃了!

他步子很快,却也很稳,背着程时晏很快就到了一处隐蔽的山坡上,这儿离村里有点远,大半夜的没人会来。

程时晏从他背上下来,感受着夜晚凉爽的清风吹到面庞上,正想说:“宁晚晚,这里好舒服……”

话说一半,肩膀被他摁下去,她直接倒在了草地上。

而后宁晚晚一手摁着她肩膀,一手捏住她的下巴,轻而易举地含住了她的唇!

山村里的星空璀璨一片,月色朦朦胧胧宛如一层白纱,山坡上有蟋蟀吱吱吱地叫,宛如奏乐。

青草的香气与女人的甜美混合在一起,天地之间,好似只剩他们两个。

清风袭来,程时晏低低的求饶像是小猫一般:“宁晚晚……宁晚晚,你压到我头发了……”

男人的舌瞬间收回,微微往旁边移动了一下。

刚刚沸腾的暧昧气息也冷却了一些,程时晏有些不好意思,一头扎进宁晚晚的怀里,低声埋怨:“你坏!”

她这样撒娇,宁晚晚喜欢的很,便干脆坐起来,把她搂在自己的怀里。

“嗯我坏。”

“宁晚晚,你以后不许压我头发了!”

宁晚晚嗤嗤笑了两声:“好,我记住了。”

程时晏还想说什么,他低头在她额上亲了一下:“我今天来,是想跟你谈谈我们订婚的事情。在我们南山村这边,结婚之前是有订婚的习俗的。叔叔阿姨那边有回信了吗?”

想到自己在京市的父母,程时晏也有些不确定。

“我的信寄出去也有一段时间了,这边离我老家太远了,我父母应该也才收到信。不过没关系的,宁晚晚,你这么优秀,他们肯定会答应我嫁给你的!

更别说……我都是你的人了,难不成还有什么能把咱们分开吗?”

她带着娇羞的模样,让宁晚晚真忍不住把她就地办了,但他不可以,只能凭着意志力克制。

“那这样吧,我们先把订婚办了,订婚会给你一笔小的礼钱,外加一些新衣裳之类的,这些我都准备好了。

到时候东西你留着,钱你先攒着,等结了婚,你把定亲的钱跟彩礼钱一起寄回去给叔叔阿姨。这也算是一个礼数。”

他讲话不疾不徐,程时晏沉浸在幸福中,声音软软的:“我都听你的。”

怀里的人儿宛如乖巧可爱的小猫,宁晚晚忍不住再次吻了上去。

这次吻了很久很久,久到两人的唇都有些肿了,才舍得放开。

而程时晏等于是白洗了个澡,她接吻竟然累出了一身的汗!

宁晚晚看了下月亮,知道时间不早了,抓紧把自己家的事情告诉了程时晏。

“我们家今天闹了一场,这事儿我不该瞒着你。大哥是我的亲大哥,但结婚后各自都有各自的家庭,我不可能为了他而委屈你。

有目共睹,顾家的钱大多都是我赚的,看在兄弟情分上,大屋子我让给他,可他不珍惜,娘已经做主把大屋子给我们了。另外大衣柜也给了我们,当做他们的赔罪。

但我今天仔细思考了,我大哥性子软弱没有主见,内心有些自卑从而也有些自负,我想过帮他,但他听不进去意见。往后我不会再插手他夫妻两个的事情,但我宁晚晚赚的钱,是为了养自己的媳妇跟亲娘的。

顾静还小,我可以帮扶她一二,但大哥那里自己挣工分养自己,我不会再任凭他们占我的便宜。”

程时晏听得很是心疼,但内心觉得宁晚晚做的很对。

他们是一家人,打断骨头连着筋,不可能做太绝,但也不能圣母心,宁晚晚这样处理的很不错。

而宁晚晚又增加了一句话:“我与大哥是亲兄弟,我也知道分家对娘来说不是一件小事,所以我给他留了这次的机会。但如果再有一次,我不会顾忌任何人,一定会分家单过。”

他语气平淡,但却异常坚定。

程时晏越听越心疼,气愤顾家大哥的软弱窝囊,也气姚金菊的奇葩,她握住宁晚晚的手:“你放心吧,我都理解你的!婶子那边一定也气坏了吧?我明天哄哄她。”

听到她这样说,宁晚晚心里一软,摸摸她脑袋:“我娘真的很喜欢你。”

听宁晚晚说顾山会用铁丝开锁,程时晏有些震惊,但再想想有些人就是天生的擅长这些,忍不住跟宁晚晚讨论了一番顾山这个人的性格,以及适合的未来发展。

两人在山坡上又腻歪了好一会儿,宁晚晚这才送程时晏回去。

亲眼看着程时晏进屋,他这才回自己家去。

走到自家门口,宁晚晚恰好看到了拄着拐杖走路东倒西歪的顾山。

顾山有些尴尬,两兄弟换了屋子之后,姚金菊跟他又吵一架,但顾山这次没再顺着姚金菊说话。

此时两兄弟见面,难免尴尬。

宁晚晚倒是打了招呼:“大哥你起夜了?”

顾山点头,正要回屋,宁晚晚又喊他:“大哥,我有两句话想跟你说。”

两兄弟到门口的石头上坐下来,不约而同地想起来小时候光着**一起玩泥巴,抓知了猴的回忆,都有些唏嘘。

以前他们多亲啊,调皮了就一起挨李小草的打,怎么有一天会变成了这样?

顾山垂着头:“二弟,是大哥没本事……”

宁晚晚淡然:“大哥,有没有本事不是你自己说了算的。人贵在踏踏实实,今天娘这样对你,你是不是心里其实还是不服气?”

顾山有些激动:“二弟,是不是连你都要来教训我了?我知道你一直都比我厉害,干活儿一把好手,家里也都指望你,所以娘也偏爱你,但是……”

宁晚晚打断他:“大哥,你知道那双开门的大衣柜是怎么来的吗?”

第63章娘为了你卖血

夜晚寂静,两兄弟坐在顾家门口,顾山在听到宁晚晚提起来双开门大衣柜的时候有些不满:“那不是娘给我我跟你大嫂买的吗……”

宁晚晚嗤笑一声:“家里一穷二白,倾尽全力给你准备了彩礼,哪里来的钱买大衣柜?那是娘卖血给你买的。”

顾山一瞬间站了起来,但因为今天挨打,外加腿上的伤没有好,差点摔倒,他激动地说:“不可能!”

宁晚晚没有跟他废话,直接平静地告诉他:“咱娘不容易,几年前你患病差点撑不下去,娘到处借钱借不到,没办法只能去卖血换钱给你看好了病。

几年之后,为了你结婚,娘又去卖血。你应该也记得有几次娘差点晕倒吧,她说自己是老毛病头晕,实际上就是缺血!就是因为我跟陆知青一起撞见了咱娘去卖血,所以陆知青才送了阿胶过来。”

顾山内心震撼,几次张嘴想说话却什么都说不出来,不知不觉眼眶也已经通红了。

宁晚晚微微咬牙:“静静一岁那年,咱爹的战友托人带消息回来说咱爹执行任务的时候失踪了,十有八九是死了,刚开始咱娘瞒着消息不让村里人知道。

可逐渐的村里人开始笑话咱没有爹,说咱爹死了,咱娘是寡妇。这些年要不是咱娘苦苦支撑,咱们现在这个家还是家吗?

小说《宁晚晚程时晏》 宁晚晚程时晏第2章 试读结束。

《宁晚晚程时晏》网友点评

风柔一江水:《宁晚晚程时晏》小说线索明朗,主题突出,紧紧围绕主角宁晚晚程时晏展开故事,确实是一篇不错的现代言情小说。

情场扛把子:看完了却有一丝不舍,宁晚晚程时晏,再见了,宁晚晚程时晏再见!

宁晚晚程时晏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