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合欢宗?无所谓我是泥石流by一斤白茶

2023-11-2118:01:41穿书合欢宗?无所谓我是泥石流by一斤白茶已关闭评论
穿书合欢宗?无所谓我是泥石流

穿书合欢宗?无所谓我是泥石流

作者:一斤白茶

主角:许迢迢沈青玉

《穿书合欢宗?无所谓我是泥石流》这本小说真的很好看。一斤白茶的写作文笔也很好,全书精彩,很值得推荐。许迢迢沈青玉是该书的主角,小说内容节选:至于曲莲殊,他但笑不语只看着水镜里的身穿入门弟子服的白色身影。许迢迢,可别让他失望啊。江尧急急忙忙赶过来,眼……...

穿书合欢宗?无所谓我是泥石流

《穿书合欢宗?无所谓我是泥石流》小说试读

热!心中仿佛有一团火在燃烧,而体温也在不断的往上攀升,逐渐快突破临界点。

许迢迢被这难耐的感觉折磨的忍不住从床上跳坐起来睁开了眼。

然而映入眼帘的却不是自己熟悉的房间,而是一片古色古香的绯色纱织帱帐,那材质流光溢彩十分好看。

从帐外隐约飘来袅袅的幽香,许迢迢闻着只觉得身上的燥热不但没有消退反而头也开始晕晕乎乎的。

摇了摇自己的头,许迢迢试图让自己清醒一点,再次睁开眼,面前却还是刚刚那副景象。

我是谁我在哪?许迢迢一脸懵逼的望着面前的这抹红半天缓不过劲。

她的呆滞仿佛引起了身旁人的不满,一只修长白皙的手从她身上搭着的锦被下伸了出来在她眼前晃了晃。

许迢迢的视线下意识的随着那如玉般的手的晃动而移动,她这才反应过来身边还躺着一个人。

**!许迢迢赶紧捂住被子技术性后撤将背抵住帱帐试图与身边的人拉开距离。

“呵,你现下这副呆相倒是比往日有趣讨喜。”雌雄莫辨慵懒的声音蓦地在她的耳边炸开。

这句话成功的让许迢迢炸毛了,她迅速回神望向说话的男人。

只是一眼许迢迢几乎被男人的美貌摄取了心魂,不夸张的说这是她生来见过的最好看的男人。

一张白皙美人脸,柳叶眉斜飞入鬓,一双含媚凤眼似有说不完的情意,樱色的薄唇似笑非笑的勾起。

男人正一手支着头好整以暇的看着她,如瀑的长发肆意披散在身后,一身红衣领口大敞,几缕调皮的发丝悄悄探入,隐隐约约可以看到男人肌理分明的胸膛。

这场面谁看了不赞一句好一个芙蓉帐暖度春宵。

等等,帅哥你谁?看起来她应该在床底不应该在这里。

“请问这是哪里?”许迢迢思前想后才颤颤巍巍的挤出一句。

她明明在自己的房间自己的床上睡着了,怎么会凭空到了这么个地方?

床上的妖孽美男脸上完美的表情随着许迢迢的话突然凝滞了一瞬间,然后咬着牙道:“果然是个傻的,上了我的床还问这是哪里?许迢迢,也就我会要你。”

不是,你在说什么?还有他为什么会知道她的名字?

许迢迢确信她并不认识这个人。

不过美人做什么都是美的,就算是此刻凤目轻佻的望着她也是美极了,眼波流转的光华让她一时之间恍了神红了脸。

沈青玉对许迢迢的反应十分满意,“虽傻但好歹知道美丑,那我们便开始吧。”

“开始什么?”

许迢迢眼睁睁的看着这绝艳似妖的男子慢慢向自己逼近,而她此刻唯一能做的只有抱住手中薄衾。

“迢迢师侄,你以往看着似呆头鹅一般,我倒不知你竟然真的如此纯情。”

沈青玉满脸兴味的坐起,歪着头看着缩在角落如小动物一般的师侄,许迢迢的表现在这合欢宗简直就是异类。

许迢迢愣愣的看着面前的妖孽男子,迢迢师侄?师侄?

不等许迢迢应答,沈青玉一把将她身上掩盖的锦被掀开,接着将缩在角落里的许迢迢拉过搂入怀中。

他一手搂住她的腰一手从后托住她的头,专注的望着她的眼睛似乎要把她看透吞吃入腹。

“迢迢...”妖孽美人像是收起了身上绽放的尖刺,语气温柔缱绻的要将许迢迢拖入情欲的漩涡一同溺毙。

许迢迢眼睁睁的看着那勾魂摄魄的美人脸朝自己逐步紧逼,她甚至嗅到男人身上的冷香。

理智逐渐丧失,在被男人攻陷的前一刻许迢迢的脑子里如同炸开一般,所有的线索逐渐串联。

“沈青玉...?”许迢迢喃喃的问道。

沈青玉的脸停在许迢迢一指之处,听这平日里不起眼的妮子得了他的准许越来越放肆,竟然敢直呼他的名讳。

沈青玉手上下意识用力,然而刚说出口的许诺犹在耳侧,男女之事还是要两厢情愿才能得趣,待明日再惩治她也不迟。

“我在。”

沈青玉面上表情不变,原先搂着怀中女子的手也抚上了她略显稚嫩的脸,修长的手指轻轻摩挲着她柔软的唇,仿佛在预谋着要从哪里开始下口才好。

许迢迢?沈青玉?这不是昨晚她看的不可描述睡前读物里的人名吗?

难道这是合欢宗?

许迢迢脸都绿了,她知道沈青玉说的开始是干嘛了。

合欢宗,修仙界四大魔宗之一,礼乐崩坏,臭名昭著。

合欢宗核心秘法注重阴阳调和,靠采补他人提高自己的修为故为大众不耻。

这是她昨晚看过的小说里的合欢宗设定,放在不可描述的小说中作为女主的背景当然很带感,但是现在叫她穿到合欢宗可就没那么有意思了。

毕竟和她同名的许迢迢在这本小说里只是个炮灰,出场描写不过寥寥几句,如果不是和她同名她或许都不记得有这个人物。

正所谓一切女配炮灰都是为了推动剧情的发展而存在。

原著中许迢迢可以说死法极其憋屈见不得人,在和沈青玉初次房中术修炼时当场去世。

从此沈青玉就不举了,直到女主的出现拯救了他。

想到让继续剧情发展下去她就要被采补了,许迢迢强大的求生欲爆发了。

许迢迢使劲的挣脱了一下试图从沈青玉怀里逃出来,然而男人的手看似没有用力实则将她牢牢禁锢在怀里让她根本挣不开。

许迢迢推他的这点子力气软绵绵的在沈青玉看来像是在撒娇一般。

看着送上嘴却吃不得的红衣美人许迢迢捂着自己的腰带快哭了。

“师叔,咳,迢迢前几天书中看到一事非常感兴趣,能否请师叔赐教?”

许迢迢急中生智,一把抓住沈青玉抚在她唇上作乱的手。

师叔,你也不想从此不举变成全宗的笑柄吧?

这才是许迢迢想说的,可惜这话说出来沈青玉是不会信的。

沈青玉垂眸,怀中的女孩此刻正眼泪汪汪的瞅着他,看着倒有几分可爱。

明知道她在耍小花样,他的心情却奇异的变好了。原本只是受师兄的所托,现在看来倒也不是那么无趣。

“哦?你说来听听。”沈青玉笑了。

这一笑如春日灼灼桃花,灼的许迢迢眼底发热差点直接昏过去,要不干脆别抵抗了让她死了算了。

小说《穿书合欢宗?无所谓我是泥石流》 第1章 许迢迢沈青玉妖孽美人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