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书虫看了N遍的楚衿衿墨隐最新章节

2023-11-2119:46:46老书虫看了N遍的楚衿衿墨隐最新章节已关闭评论
楚衿衿墨隐

楚衿衿墨隐

作者:佚名

主角:楚衿衿墨隐

《楚衿衿墨隐》小说由作者佚名所写,情节波澜起伏,细节描写的惟妙惟肖,小说的主人公是楚衿衿墨隐,讲述了:楚衿衿又卖力的喊了起来:“啊,啊,嗯,嗯……”“刚才应该是换姿势了,不过话说回来,怎么只有师叔祖的声?师叔祖,你别顾着自……...

楚衿衿墨隐

《楚衿衿墨隐》小说试读

楚衿衿忍了又忍,还是没忍住,朝她吼了一声:“滚蛋!”

“这就滚!但在滚之前,我再说最后一句。这灵镜是我留给你的最后一样东西,里间已经有债主灵气,债主会通过这个灵镜与你联系。”

“好了,我说完了,现在就麻溜的滚了。”

声音一落,她的身影就彻底消散在了空气之中,再无半点踪迹。

楚衿衿看着手中的灵镜,郁闷的到想吐血。

她与靳兰乃是好闺蜜,与她出身孤儿院不同,靳兰是市首富家的大小姐,自幼娇生惯养,吃穿用度都是最好的。

两个身份差距极大的人,却在大学里一见如故,成了形影不离的好闺蜜。

好到旁人都以为,故乡百合花开的地步。

然而有一天,靳兰突然无故身亡。

一年过去,楚衿衿都没从靳兰身亡的痛苦中走出来。。

直到有一天,她走在路上一不小心掉进下水道,直接掉到了这个世界,被靳兰接住了。

闺蜜相认,她这才知道,靳兰是穿越了,穿到飞升失败的合欢宗老祖靳兰的身上。

靳兰继承了靳老祖的记忆,有卜算之能,她算到五百年后,楚衿衿会穿越至此,便一直压制修为等她。

所以,这笔灵石,还当真是她们两个一起欠的。

毕竟,若不是靳兰强留在此,就她一个身穿的小白来到这个修仙世界,怕是早就死的渣都不剩。

邱湘湘见她看着灵镜不说话,默默地退了出去。

男子坐起身来,看着她沉默了许久道:“你若能在天骄大比中,爬到榜二的位置,榜一应该就是你的了。”

楚衿衿闻言回神,看着他问道:“为何?”

男子避开她的目光:“传言墨隐隐隐有了突破迹象,此次天骄大比他未必会去。”

楚衿衿眼睛一亮,但很快又暗淡下来,垂头丧气的道:“就算当了榜一又如何,我只是挣了个长工的身份而已!”

男子:……

楚衿衿深深吸了口气,带着几分希冀看着他道:“你说,我有没有可能,发家致富将灵石给还了?”

男子看了她一眼,委婉道:“能够借出这么大一笔灵石的,唯有万宝阁阁主,而万宝阁最低都是五分利,也就是说,仅仅是利息,一年都要两千五百颗极品灵石。”

两千五百颗极品灵石,就是二十五万上品灵石,两千五百万中品灵石,二十五亿下品灵石,这还只是利息!

很好,她确实还不起。

握着灵镜的手都有些抖,楚衿衿咽了咽口水:“若是我不还会如何?”

男子看着她,沉声道:“万宝阁有数万种方式,让人生不如死。”

楚衿衿的嘴角抽了抽,挤出一个笑容来:“忽然觉得,当长工也是很美好的一件事情呢!”

男子默了默,半晌挤出四个字来:“节哀顺变。”

楚衿衿痛心疾首,捶胸顿足,咬牙切齿,唉声叹气。

然而都改变不了,她现在负债累累,就连给债主当长工,都得先证明自己够格的事实。

整整一日,她都沉浸在打击中。

男子也没用同她说话,只***在团蒲上疗伤。

夜幕降临,男子照旧在床榻上休息。

楚衿衿在地铺上,翻来覆去睡不着。

她将灵镜从乾坤袋中取了出来,看了又看,忍不住心念一动,给债主发了讯息过去。

【债主你好,我是合欢宗的楚衿衿,冒昧问一句,天骄大比我必须拿第一么?】

等了半晌没有回应,楚衿衿吸了吸鼻子,有些委屈。

【债主你睡了么?】

【我穷的睡不着。】

远在中州的一座富丽堂皇的宅子内,一男子睁开眼,从乾坤袋中取出灵镜。

楚衿衿三字映入眼帘,与之一道出现的,还有那几句讯息。

男子看着那句穷的睡不着,轻笑出声。

他将灵镜收好,心情极好的闭了眼。

灵镜那头依旧没有回应。

也对,她现在只是个预备长工,债主怎么会纡尊降贵理她。

楚衿衿叹了口气,将灵镜收好,闭了眼。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又来到一个熟悉的场景。

与昨日不同的是,摆在她面前有两个按钮。

一个佚名,一个债主。

佚名她已经知道是谁,而债主……

看到这两个字,楚衿衿就想吐血,她可不想在梦里,还要被追债。

于是她果断的按下了佚名的按钮。

一阵天旋地转。

唇上一片温热柔软的触感,楚衿衿睁开眼,便迎上了男子清冷的凤眸。

而她的唇,正印在他的唇上。

靠!

这梦还是连续剧!

楚衿衿腾的一下直起身子,闹了个大红脸。

身下的男子也没比她好到哪去,脸也涨红了。

更离谱的是,楚衿衿还坐在他的身上。

发现了这点,她连忙动了下身子,就要爬起来。

然而她刚动,身下便传来了一声让人面红心跳,带着隐忍的闷哼。

“别动!”

男子暗哑的声音传来:“这梦有些不大正常。”

她当然知道这梦不正常!

正常的话还能叫春梦?!

楚衿衿看着男子,神色有些一言难尽。

连着两天都做春梦,还都梦到他,到底是他吃了春风三日,还是她吃了春风三日?

“我是指,在梦里人的行为与现实不一样。”

经他这么一说,楚衿衿这才发现不对劲。

她又不是傻白甜,虽然没见过这般阵仗,也不至于从他身上下来简单的动作,就正好按到那个部位。

就好像,梦境有它自己的想法,而她和他都只是在角色扮演!

楚衿衿人麻了。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这只是她的梦,尴尬只有她知道。

身下的灼热让她有些无法冷静,楚衿衿轻咳了一声:“咱们也不能一直这个姿势,反正只是一个梦而已,我先下来,你忍一忍就过去了。”

男子看着她,嗯了一声。

楚衿衿这回学乖了,不再冒冒失失的起身,而是小心翼翼的先把**抬起来。

她刚刚暗中试过了,在梦里她就是个普通人,没法像现实中一样运用灵气,不然她直接纵身走了!

一切都很顺利,她的臀部离开某个尴尬的部位,只要把里面的那条腿挪到外面,就能结束这尴尬的女上男下。

小说《楚衿衿墨隐》 第五章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