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见青山老》花菲雨秦昊言无广告在线阅读

2022-08-0612:31:52《未见青山老》花菲雨秦昊言无广告在线阅读已关闭评论9
未见青山老

未见青山老

作者:风闹

主角:花菲雨秦昊言

下载阅读器离线看全本

小说主人公是花菲雨秦昊言的小说叫《未见青山老》,该文文笔极佳,内容丰富,内容主要讲述:侍卫和贴身太监都跪在破庙里,秦瀚行眉头微皱,神情透着几分不悦。他朝着周围看了一眼,却没有见到想要……...

未见青山老

《未见青山老》小说试读

怎么会。

那日明明是软的,今天怎么变了?

再往下,秦瀚行更是惊慌的松开。

是梦。

都是梦吗?

“滚!”

秦瀚行面色大寒,整个人变得阴郁暴躁起来。

“微臣告退!”花戎朝着他鞠了个躬,这才退下。

男人?

她怎么会是男人,那日的一切都历历在目,这几日他日思夜想都是她。

好不容易以为自己是个正常人,喜欢的也是个女子,还共度良宵。

可现在,又将他狠狠地摔在地上,告诉他这一切都是假的。

他只是做了一个梦。

不仅如此,他心仪的人,对他仍旧冷漠疏离。

贴身太监苏福全还是头一次见圣上如此怒火中烧。

以至于外面想要见圣的臣子都被无辜骂了一顿。

“圣上,龙体为重,当心伤口裂开。”苏富全给秦瀚行端了一杯茶。

秦瀚行一把打翻,“滚,都别来烦朕!”

“圣上,我跟了你十年了。你若是有何心事不凡说出来,让奴才为你分担吧。”

苏福全心疼的看着这天子。

秦瀚行闭上了眼,整个人仿佛都憔悴了许多。

他问道:“你听说过庄周梦蝶吗?朕已经不知道自己到底是那庄周,还是那只蝴蝶了。”

“梦中将军明明是个女子,美貌绝伦,如同仙子。她看朕的眼神也是含情脉脉,春宵一刻也是动情万份。可为何梦醒了,一切都成了假的。”

苏福全明白了。

果然啊。

还是因为花将军。

能够让当今圣上如此乱了心性的,也只有花将军了。

“对了,圣上。奴才倒是有个主意,将军府近日一直在给二小姐物色人选呢。圣上不如把花将军妹妹接入宫中。”苏福全说道,“花将军妹妹和花将军长得那是一模一样,起初,奴才还以为是花将军女装呢。”

听到苏福全的话,秦瀚行整个人都愣住了。

“你刚刚说什么?”

“奴才也是那日跟圣上一同去将军府才见到的,那日我看到花将军的妹妹,穿着一袭飘逸长裙,如同仙女一般,模样还跟将军一模一样。老将军说是龙凤胎,但是二小姐身体不好所以一直在乡下长大……”

嘭地一声。

秦瀚行一拳砸在了墙上,惊得苏福全立马跪在地上。

“你为何现在才同朕说!”

“奴才知错,请圣上责罚!”苏福全吓得面色苍白,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哪里说错了。

秦瀚行大怒之后又是大喜。

“龙凤胎。”

“好,好一个龙凤胎!”

“既是如此,一切都说得通了。她叫什么?”秦瀚行询问道。

苏福全小心翼翼回答着:“花梦筠。”

秦瀚行冷冷勾唇。

好啊,好一个花梦筠。

难怪回朝后,他时常觉得她像两个人,一会和自己很是熟悉,一会又对自己只剩下臣子的卑迎。

花梦筠啊,花梦筠,你可真是朕的好将军,把朕玩惨了。

你说,朕该如何处置你?

小说《未见青山老》 第011章 试读结束。

《未见青山老》网友点评

少女情怀诗:《未见青山老》这本小说很引人入胜,好久没有这么贪婪的追书看了,老公在国外,等他回来也让他看看,第一次会推荐书给老公!真的很喜欢这本书。

月亮是我掰弯的:《未见青山老》这本书写的不错,情景描写入微,人物的內心刻画淋漓尽致,非常喜欢,期待早点更新,有一个完美的结局。

皇帝安好花彩林秦游泽小说最新章节 花菲雨秦昊言结局是什么 好书推荐

皇帝安好花彩林秦游泽小说最新章节 花菲雨秦昊言结局是什么

关键角色是花菲雨秦昊言的小说,名字叫做《皇帝安好花彩林秦游泽》,这是一部由作者“风闹”倾心创作的古代虐情爽文,小说内容介绍:那晚义正言辞跟他表决心,现在又开始儿女私情。好啊,真是好...
花菲雨秦昊言是什么小说免费版阅读抖音热文 好书推荐

花菲雨秦昊言是什么小说免费版阅读抖音热文

风闹的《宫廷喜事花不眠秦朔天》这本书写的很好!语言丰富,很是值得看,花菲雨秦昊言是本书的主角,小说描述的是:看着眼前满满当当的一碗酒,花梦筠本想拒绝,但是奈何皇上正在兴头上,一旁的...
书荒推荐将军下嫁花之语秦贤坤(花菲雨秦昊言)在线试读 好书推荐

书荒推荐将军下嫁花之语秦贤坤(花菲雨秦昊言)在线试读

小说《将军下嫁花之语秦贤坤》是风闹带来的最新古代虐情佳作,小说主角有花菲雨秦昊言,情节紧凑精彩,章节概要:“行了,你的意思朕明白了。之前朕说过的话,你就当没听见。日后,那份情念,朕...
(独家)将门皇后花傲雨秦戚清花菲雨秦昊言小说 好书推荐

(独家)将门皇后花傲雨秦戚清花菲雨秦昊言小说

古代虐情小说《将门皇后花傲雨秦戚清》是一部口碑之作,本文在上线之后引发一阵阅读热潮,不要错过主角花菲雨秦昊言演绎的精彩故事,大神“风闹”带来的内容有:听到皇上的传令,花梦筠也不敢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