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少请接招(林冉陆霆骁)最新章节

2022-08-0612:59:29陆少请接招(林冉陆霆骁)最新章节已关闭评论49
陆少请接招

陆少请接招

作者:子窈

主角:林冉陆霆骁

下载阅读器离线看全本

很喜欢陆少请接招这部小说, 林冉陆霆骁实力演技派,情节很吸引人,环环相扣,小说精彩节选林冉听闻,头皮发麻,手指发虚。神秘人发出的新指令像一出笑话,甚至让她感到莫名其妙……...

陆少请接招

《陆少请接招》小说试读

第六章无奈!离不了婚

林冉如实回答:“我不清楚,一醒来就在这里。”

“你是谁?”

“我现在,是你妻子。”女人纯粹的双眼干净、真挚,同时也涤荡着坚毅的平静和隐忍。

陆霆骁眸光如炬地死死盯着女人,设法想用他强大的气场攻破对方的心理防线,谁知,却是徒劳。

明明是第一次见这女人,为何他就是没有办法对她发脾气?

因此,他只能冷漠相对,尽可能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凶一点:“你不是。”

林冉也不反驳,索性将手边的结婚证摊开,“上面写了我的名字,贴了你我的照片。你叫陆霆骁对吧?”

此话一出,张妈、金胖乃至房间里的所有仆人登时屏住呼吸。

这女人,真是不识好歹。

竟敢对陆爷直呼其名?

好大的胆子!

众人纷纷后退半步,就等着陆霆骁雷霆大发。

可令人意外,预想中的狂风骤雨并未如期而至。

唔?

怎么回事?

面对气场压抑的强者,小人物林冉却无丝毫害怕。

她柔里带刚,平静解释:“我的确不知道是如何跟你领证的。我在医院照顾亲人,莫名其妙昏迷过去。等我醒来,人已到这儿。至于这结婚证,我很费解。”

林冉并未撒谎。

从她上了那辆车,她就一直昏迷不醒。等她睁眼,人便已经躺在客房,手边还放着结婚证。

她百思不得其解,因为她完全不记得自己去过民政局。

而结婚证上的照片,并非她原本的样子,而是她戴面具后的丑陋模样。

这件事太诡异了不是?

“别跟我装傻,我不吃这一套。”陆霆骁声音里依旧带着不满。

林冉溜圆的眼眸并未刻意瞠大,可她眼眶实在太大,稍微一睁就带着瞪眼的无辜之感,“没装傻,事实的确如此。”

陆霆骁:“......”

一贯雷厉风行的他,此刻竟有一种束手无策的无奈。

“没撒谎?”

“没有。”

陆霆骁见这女人比自己还惜字如金,也毫不辩解,心中的敌意渐渐消散。

他从她手心将结婚结抽出来,翻开仔细一看,最后又抬眸看向女人,“林冉?”

“对。”

“起床,跟我走一趟。”

林冉一懵,“去哪儿?”

陆霆骁抬腕看时间,薄唇轻启,“离婚。”

离婚?

这就离婚了?

她还没搞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而且,给她打电话的神秘人也并未出现。

若这么快就离婚,神秘人还会救奶奶吗?

林冉定在床上没动,陆霆骁眼神传来一丝不耐烦的情绪,“下床,别让我重复第二遍。”

林冉快速思考,想着如何才能暂时稳住男人。

她倒不是不愿离婚,只是神秘人还没信儿,她一时半会儿不能轻举妄动。

不多时,金胖忽然想到了什么,一拍脑门,“陆爷,您现在还不能跟这林小姐离婚。”

陆霆骁眉头骤然蹙起,凌厉的眸光像一把刻刀,就要狠狠地剜下他身上的一块肉:“找死?”

金胖连忙摆手,迫切解释:

“陆爷您息怒。锦城一个月前公布了《新婚姻法》,现在离婚有三个月的冷静期。所以您和这林小姐,怕是三个月之后才能离婚了。”

小说《陆少请接招》 第六章 无奈!离不了婚 试读结束。

《陆少请接招》网友点评

奈何桥上唱咆哮:我就喜欢这种随时都有境界的书,那些个说水、字数的人就不考虑别人的感受,还说加书签多费时间,搞得自己跟上帝似的

风柔一江水:这个小说模式还是很不错的,我觉得可以用心去看下,虽然章节少但是故事写的很到位,额我个人觉得作者应该把人物描写的更细腻详细一点,或者主角的故事写的生动一些也可以加点开心逗读者笑声,反正到目前为止还是不错的,希望作者可以听到我给的建议。

无弹窗小说隐婚娇妻套路深 作者子窈 好书推荐

无弹窗小说隐婚娇妻套路深 作者子窈

子窈的文章笔触细腻,情节不拖沓,《隐婚娇妻套路深》很棒!林冉陆霆骁是本书的主角,《隐婚娇妻套路深》简介:眼前的男人只阴狠盯着她,缄口不言。林冉咬住下唇,有些没骨气地请求:“拜托,求...
子窈的小说《天价甜妻:陆少追妻成瘾》主角是林冉陆霆骁 好书推荐

子窈的小说《天价甜妻:陆少追妻成瘾》主角是林冉陆霆骁

《天价甜妻:陆少追妻成瘾》的剧情蜿蜒曲折,伏笔埋的好,林冉陆霆骁作为主角,每一个人物都有他出现的意义,很棒的一本书,主要讲述的是:金胖问着,正逢库里南驶入满是废墟的小巷,停在那即将...
主人公林冉陆霆骁在线免费试读《天价甜妻:陆少追妻成瘾》最新章节列表 好书推荐

主人公林冉陆霆骁在线免费试读《天价甜妻:陆少追妻成瘾》最新章节列表

现代言情小说《天价甜妻:陆少追妻成瘾》是由作者“子窈”创作编写,书中内容围绕主角林冉陆霆骁展开,其中精彩剧情简介:【结婚证】这三个字像是触到了陆霆骁的逆鳞,他紧咬牙关,眸光灼灼燃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