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江湖游侠私奔后,娘子悔哭了

和江湖游侠私奔后,娘子悔哭了

主角:秋婉谭天翊
作者:佚名
时间:2024-04-04 16:02:21
状态:已完结
标签: 江湖 娘子
简介:

由作者佚名撰写的小说《和江湖游侠私奔后,娘子悔哭了》,主角是秋婉谭天翊,故事情节生动引人入胜,细节描写到位。这本小说是一部不可多得的好书,让人有一种想一直看下去的冲动。云剑仙变卖了秋婉所有的金银首饰,带她过了一段挥金如土、夜夜笙歌的日子。但很快,钱就不够了,尝过了甜头,云剑仙舍不得这样奢……

和江湖游侠私奔后,娘子悔哭了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云剑仙穿过人群冲了过来,一巴掌甩到秋婉脸上,揪着她的头发怒骂道:“你个贱人,竟然敢趁我喝醉了酒跑出来,怕是对你的惩罚太轻,还没让你长记性,瞧我回去怎么收拾你!”

两人边打边骂,离开了人群。

这就是秋婉梦寐以求的生活。

秋婉剧烈挣扎着,伸出手向我求救,我只是木然地看着。

她忽而面容扭曲地大喊着:“谭天翊,你会后悔的!”

沈青钰松了一口气,笑眯眯对我道:“看来我的翊郎不少人惦记,我可得把你看好了。”

然而,婚前一个月出事了。

秋婉敲了登门鼓。

我收到府尹的消息,刚下朝便急忙去了开封府。

秋婉跪在堂下,声嘶力竭地指着我,痛诉道:“就是这个负心汉,你们的好官谭大人!我上山为他祈福遭遇山匪,被云公子救下,他却污蔑我失了清白,只为吞没我的嫁妆,将我扫地出门,若不是云公子收留,我真的要露宿街头了!”

原来如此。

我笑道:“你可有证据?”

“有!”秋婉血红着眼睛。

我顿时生了不好的预感。

秋夫子带着她弟弟和几个同乡人走了进来,秋婉的父亲是济州的老夫子,极负盛名,他向府尹恭敬地行了一礼。

“此人原为我济州知州,端的是一副清廉端方,内心却是龌龊贪婪的小人,小女那日并未失身,有乡邻为证,他却威胁要将小女吊死,我一把年纪,向他下跪求情,他才放了小女一条生路!”

他一身朴素灰衣,须发银白,一席话掷地有声。

我像是第一次认识秋夫子一样,惊疑不定地看着他。

秋婉目光闪过得意,急忙用袖子掩住,放声哭泣了起来,如同受了天大委屈。

我走到秋夫子面前,目光灼灼:“诚者,天之道也;思诚者,人之道也——这是您当年讲学的时候对我们说过的话,怎么今天您自己却忘了……你到底是出于什么目的,要帮助秋婉作伪证?”

秋夫子眼中闪过一瞬间的慌忙,急忙说道:“我带来的这些乡邻都能作证,请大人明察!”

那些人纷纷顺着秋夫子的话。

我冷笑一声:“夫子可真会避重就轻,我休妻是因为去年济州春日宴上,秋婉与云剑仙于偏院媾和,被我和众大人当场捉奸,这是辩无可辩的事实。”

秋婉突然哭喊道:“都是你骗我去的偏殿,还给我点了迷情香!”

“信口雌黄,你说这些是不是太晚——”

“民女有证据,”秋婉倔强地看着我,报复的快意在她眼中翻滚,“陈九,出来!”

我脑子嗡鸣一声,回头看着陈九从我身后踱了出来,他小心翼翼避开我的眼睛,大声道:“臣可以作证,当日就是谭大人让臣把夫人带到偏院等他,夫人才去的!”

我浑身冰冷,难以置信地看着他。

陈九,是我在少时就挑选的护卫,那时我们都不过十六七岁,这么多年,进京赶考,打马游街,济州上任,每一件事,都是他陪我一起。

他一直是我最信任的人,这么多年来我把他当做兄弟。

此时他却背刺了我。

“为什么要背叛我?”

陈九的肩膀微微颤抖:“夫人并非大恶之人,大人对夫人,何至如此?”

一句话,我串联起了所有。

陈九对秋婉过多的关心,陈九屡次三番帮她求情,陈九在看到秋婉落魄后失神的样子……

他一直喜欢秋婉。

他并不知道前世的那些事,在他眼里,是我把犯了小错的秋婉一步步逼上绝路的。

我扫视着面前所有的人,他们也看着我。

这是一个局,一个专为我设下的局。

我被关进大牢里。

秋婉趾高气昂地带着陈九来看我,她已经梳洗整齐,看起来贤良淑德。

她依偎在陈九怀里,娇笑道:“翊郎,我早说过,你会后悔的,瞧瞧你现在,像一条可怜的落水狗。”

我穿着囚衣,端正地站在他们面前,陈九依旧不敢看我。

“瞧瞧,富贵、权势、美人全都成了泡影,翊郎,你这一世同样悲惨。”秋婉啧啧两声。

“你也重生了?”我心下一动。

“我在被云剑仙折磨地死去活来时,就想起了一切,可惜太迟了,白吃了这么多日的苦头……”秋婉眸下黯淡,旋即用幽怨的眼光看着我。

“翊郎,你也太记仇了,早早就计划好,让我自寻死路,你真的好狠的心啊!”

“你们在说什么?”陈九疑惑地问道。

我没有理会他。

“云剑仙呢?”

秋婉勾了勾唇角:“他呀,那日在酒楼门口,看到沈小姐,惊为天人,应该已经去夜探闺房了。

我终于无法冷静,捏紧拳头,砸向了她和陈九。

陈九急忙把她护在身后,不满地望向我:“大人,你何苦为难一个弱女子,夫人已经吃尽了苦头!”

秋婉呵呵笑着,缠绵地摸过陈九的手臂,眼中闪过怨毒说:“看来你很在意沈小姐,没关系,过了今晚,沈小姐就会变成残花败柳,全汴京的笑柄……像当初的我一样。”

我焦躁不安,自从出事后,沈大人便没有再来看过我,他最珍爱名声,想必是想要彻底放弃我了。

两天后,一个我没想到人造访牢狱。

是那日我在湖边救沈青钰时,所遇到的红衣女子——沈青钰的同父异母的嫡妹沈青冉。

她摘下兜帽,笑意莹莹:“谭大人,你落魄的样子真是别具一番风韵。”

我急切地问道:“青钰怎么样了,没有出事吧!”

沈青冉的笑意更深:“谭大人真是对我姐姐一往情深,看来你好像知道什么……不错,昨晚姐姐房中闯入了一个采花贼,父亲已经将那人抓住,封锁了消息。”

“她有没有出事?”

沈青冉眉头一挑起,笑道:“若姐姐没了清白,谭大人将如何行事?”

展开全部

章节目录